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廣東歌達人}麥濠麟(Colin) 廣東歌記港歷史 唱出共鳴

【明報專訊】闊別現場觀眾兩年,今年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重返坐滿觀眾的舞台,燈牌上的歌手名字也改朝換代,到處都是「姜濤」、「Anson Lo」、「Edan」。2021年香港樂壇百花齊放,新歌手輩出,叱咤將生力軍獎分拆為生力軍男、女歌手、組合金、銀、銅合共9個獎項,香港人也格外留意廣東歌。但今年叱咤台上少了一張熟悉的面孔,主持廣東歌音樂節目《廣東爆谷》的DJ麥濠麟(Colin)在去年9月離開商台,轉做幕後,參與音樂創作團隊,即使位置不同,他說廣東歌對他的意義依然一樣,只要有廣東歌,就不會有世界末日。

廣東歌如何記錄香港人?

記者聯絡Colin時,他剛從芬蘭回港,正在酒店隔離。去年9月離職後,他第一時間買了12月24日飛往芬蘭的機票,去聖誕老人村,在零下30℃看浩瀚極光,這是他10年來第一次年底去旅行,「過去咁多年我都在忙叱咤,所以沒有試過年尾飛,過聖誕和跨年」。以往為籌備叱咤,前期工夫夠他由9月開始忙到1月。今年1月1日不再身於其中,而是在地球另一邊的雪地看叱咤,他說的確有點不習慣,「本身我都是因為不習慣,所以我才更加想飛」。

Colin聽《1872遊花園》、《嘩!嘩!嘩!打到嚟!》長大,大學主持校園電台,「想做DJ是從讀書時期已開始,我入行是因為我讀大學的時候,黃志淙是我的老師」。黃志淙在商台叱咤903當DJ,找Colin幫忙準備節目,於是Colin在2011年踏入商台,擔任《在晴朗的一天出發》的製作助理,負責當天新聞的資料蒐集,替同事買早餐。慢慢由兼職做到全職,有自己的個人節目,一路走來10年光陰。他說從沒想過如果沒有入行做DJ,自己現在會是什麼模樣,他還記得在商台的第一天,「第一天上班前一晚睡不着,然後凌晨4時就去麥當勞吃個早餐,就飛的返公司」。

他以往多聽電台的搞笑、talk show節目,入行後才更留意音樂節目在大氣電波中以音樂連結聽眾的意義。但在那個時候,廣東歌卻不被主流重視,「我剛剛開始做商台的時候,有個永遠都不會說的潛台詞,是當時廣東歌已經變成一個小眾」。與音樂關係密不可分的DJ,也明瞭大眾愈來愈不關心廣東歌,年輕人的歌單是Super Junior、Taylor Swift,每年叱咤過後,網絡討論只有「邊位?」、「完全唔識」、「樂壇已死」,「關注廣東歌的人不多,每一年關注得最多的不是廣東歌,而是關於廣東歌的(詆譭)文章」。

《廣東爆谷》的出現也因為「樂壇已死」。2013年有聲音批評香港填詞人是文盲,新一代樂壇比不上上一代,903 一眾DJ就想開一個關於廣東歌的音樂節目,「將新歌和舊歌放在一起播,然後看看效果如何,讓一些聽舊歌的人聽新歌,聽新歌的人又覺得以前的歌幾好聽」。Colin生於1988年,成長時聽的是陳奕迅、Twins、容祖兒,主持《廣東爆谷》前,對2000年代前的歌涉獵不多,為準備節目看了不少書做功課,他還研究歌詞,跟聽眾分析新舊歌的歌詞文學。

選歌貼近聽眾心情

後來《廣東爆谷》慢慢演變成陪伴聽眾的comfort zone,大家在Colin的playlist找到共鳴,「聽眾和DJ的關係是某一種氛圍,你是這種氛圍的人,我們就聚埋一齊」。1980年代的DJ一大重要工作是為大眾推介新歌,但現在聽眾從歌手社交平台、YouTube就能聽到新歌,Colin相信DJ陪伴的角色更重要,他想以歌詞、旋律呼應香港人的喜與悲,分享同一刻的脈搏,「從那天發生什麼事去揀歌,未必只是從一件事,可能是一種心情,或者大家集體意識去揀,給這個城市的人聽,一起度過這一晚」。如2016年迷你倉大火後歌單,有RubberBand和方皓玟的《終於好天氣》;2019年有C AllStar的《別讓小島沉沒》;2020年3月26日,盧凱彤生忌的前一天,兩個小時播的都是at17和盧凱彤的歌;疫情時有陳健安的《未知道》和許廷鏗的《無力感》。

不獨我一人需要廣東歌

錄音室內自成一角,但走到街上,人們耳機裏依然播放着Kpop,對廣東歌不以為然,《廣東爆谷》真的有人共鳴嗎?「我一路做一路都有這個疑惑,但有些事就是,當你相信那件事就一直去做囉」,Colin相信廣東歌撫慰人心的力量,「因為我需要,當我自己需要廣東歌的時候,我覺得我不會是世界的唯一,當我需要的時候,我覺得總會有其他人需要」。廣東歌的獨特之處,因為我們的母語是廣東話,創作人和聽眾都有一樣的經歷,感受一樣的情緒,作品更能貼近香港人心,「曲詞編監全部都是香港人, 大部分廣東歌都是,所以大家都呼吸着同一樣的空氣去做這些歌,這種touch,這種精神是其他歌不會有」。廣東歌能夠承載香港人重視的意義,也只有香港人最明白廣東歌。

愈太平愈難選歌

在《廣東爆谷》8年,Colin說愈太平盛世反而愈難選歌,縱使這兩年的時勢大起大跌、風高浪急,但無論有多大的困難,這個城市的人都一起經歷,他更容易選歌表達大家的共同情緒。而這些起跌也讓他想好好記錄廣東歌,「因為看到這一兩年好多未知,整個世界發生好多不同的是,你這一刻仍然存在,但可能下一秒已經無咗」。他在2020年7月1日開展「明日之廣東歌」企劃,製作一本「當年今日」日曆,整合365天裏,歷史上每一天樂壇發生什麼事。4月30日,1988年的這天Beyond舉辦演唱會;1995年則有梅艷芳的紅館演唱會;翌年4月30日,姜濤呱呱墜地,「究竟這麼多年的廣東歌發生什麼事呢?當時想法就是,會不會我可以用365日回顧廣東歌的歷史呢?」

他最想記錄的,是廣東歌如何記錄香港人。1970年代的廣東歌如《半斤八兩》圍繞民生議題;80年代開始湧現不同類型風格的歌手、組合,如達明一派;90年代有四大天王,「當時好多情歌,可能大家真的沒有太多苦惱和負擔,只想開心,好多時間去想一些『情情塔塔』的一個年代」。偶像派持續到2000年代,2000年代中期如唱作人王菀之出現,樂隊文化冒起,「他們都用作品去講自己想講的東西,我覺得這是有別於以前這麼多年做音樂的方法」。到2013、2014年開始聚焦大環境和社會議題,2021年就訴說離別,如Ciao、《留下來的人》和《勿念》。

「明日之廣東歌」計劃 回顧樂壇

Colin以「明日之廣東歌」回顧香港樂壇歷史,也總結自己在商台的10年,記載自己和廣東歌之間的故事,自己低潮時聽的是哪首歌,看過哪場演唱會,哪張專輯自己有份參與製作,「其實只不過是一些歷史而已,但這些歷史承載好多故事和感情,而這些故事和感情是每個人都不同的」。他說這也正是廣東歌獨特之處,聽同一首歌,不同人都能找到獨有的感受,有獨特的回憶。「明日之廣東歌」企劃展開一年後,他舉辦展覽和出書,不少香港人捧場,「當時令我最驚訝的是,有好多穿著校服的學生,去看一個關於廣東歌的展覽,對於我來說,這件事好amazing,原來他們會聽廣東歌」。

他說自己堅持《廣東爆谷》,因為只要一直相信,總有一日可看到成果。《廣東爆谷》來到第8個年頭,廣東歌再次成為香港的主流,香港人以廣東歌抒發情緒,更留意叱咤由誰得獎,為什麼2020年度叱咤「我最喜愛的男歌手」是姜濤不是林家謙。Colin觀察,《全民造星》、MIRROR的出現,的確帶起大眾更關注樂壇,「因為聽MIRROR而多聽了廣東歌,然後再從廣東歌的pool中,發現原來還有很多單位值得他們留意,我覺得都在推動成件事發展」。在VIU製作《全民造星》、Chill Club前,Colin形容樂壇較碎片化,「大家不知道着眼點、注意力應該放在哪裏」。VIU的大力推動開始改變這個情况,「VIU加上叱咤,大家知道焦點應該要放在這班人,或這些媒體上」。

《風的形狀》啟發 向未知進發

如果要用一首歌總結Colin的2021年,他想起岑寧兒的《風的形狀》,歌中有一句「為了找人生不同形狀/未知的 放手去擁抱一趟/換個比回憶廣闊的視角」,因為聽到這首歌,令他想離開商台,尋找更多的可能,「不如離開一個做了10年的崗位,離開這個崗位之後,我的形狀又可以怎樣呢?其實充滿好多未知」。但如歌詞所寫,他想向未知進發,重新摸索,接受新挑戰,換個更廣闊的視角。這個決定對他來說並不容易,他曾經把DJ當成終身職業,DJ於他而言是一種生活態度,「如果去到呢個世界,或者呢個城市係發生咩事,我都仍然喺直播室播緊歌直到最後一秒,我覺得係一件幾浪漫嘅事」。在這一兩年,他兼顧DJ的工作同時接下其他freelance,嘗試做VO、主持,又為黎曉陽Before I Forget專輯拍照,擔任黃妍《九道痕跡》專輯的創作團隊,令他發現自己對幕後工作也有興趣,開始萌生離職的念頭。

投入幕後工作 突出歌曲靈魂

現在他繼續參與廣東歌的幕後工作,也用到以前做電台DJ的思維,「之前收到一些歌,或者收到一張專輯,你會覺得,好似爭啲嘢,或者當你收到歌或者專輯,你會好想即刻撳入去聽」。角色由接收者變成創作者,他更理解幕後工作的重要性,「作為一個DJ每一日收好多歌,好多email,然後我撳一首歌出來,撳嗰個掣太容易喇」。他現在的工作是表達歌曲的靈魂,將歌手的經歷、信息度身訂做成一張專輯或演唱會,「好多歌的背後其實不止音符和歌詞這麼簡單,它承載好多,可能作曲人,可能填詞人,可能是歌手,可能是監製的好多故事,去將它combine成一個結晶品」。在2022年,他希望不辜負這些故事,繼續把廣東歌的意義承傳下去。

他更深信,2022年的香港樂壇只會更加發光發熱,「因為大家都仲未有得飛,其他國家歌手未來到香港啦」,他笑說:「二來大家都好需要喺香港找娛樂。所以接下來一兩年,我覺得不會比之前差,大家只會愈來愈瘋狂。」

文˙ 朱琳琳

{ 圖 } 受訪者提供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