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

當代舞者×粵劇生旦 舞動身分反思

【明報專訊】跨媒介的實驗表演雖然愈來愈常見,但部分觀眾還是覺得摸不着頭腦,認為只是藝術家在挑戰普通人不明白的框架和概念。以剛因疫情而取消的《男.旦.女.生》為例,節目簡介說要讓表演者嘗試在「傳統」與「當代」的框架找到身體的自由,具體的表演是請當代舞者學習粵劇的動作,而粵劇演員再與當代舞者的動作互動,繼而捉住其中的火花,呈現對文化身分反思。(註:因應政府防疫措施,本版介紹節目及展覽開放時間以官方公布為準)

在《男.旦.女.生》中,共有4名年輕的表演者,兩男兩女。兩名當代舞藝術家馬師雅和岑智頤,均來自香港演藝學院,馬師雅主修現代舞及編舞,岑智頤主修中國舞,後來投身當代舞演出及創作。至於粵劇藝術家袁善婷、菊紫雲,袁善婷是主要演生角的女演員,菊紫雲則是專攻旦角的男演員。這個創作團隊,單看各自的背景與學科訓練已覺張力十足。

負責是次策劃和創作的,是小龍鳳舞蹈劇場藝術總監許俊傑。他受訪時由自己的學科訓練說起——他在演藝學院畢業後前往德國進修,曾學習舞蹈劇場等德國當代舞的重要形式;離鄉別井的學習,讓他發覺自己成長以來一直都在西方舞蹈體系中學習,並反思︰「我現在跳的舞,有多表達到我自己呢?」

許俊傑回港後參與多個當代舞創作和表演,發現自己無法不面對自我與表演媒介之間的拉扯,不時叩問過去學習經驗有否局限了自己的創作。於是他選擇在《男.旦.女.生》作品中,直面表演藝術的問題核心,邀請4名年輕藝術家共同探索自己的文化身分。

在兩個女生馬師雅和袁善婷合作表演的部分,當代舞者馬師雅將學習粵劇的動作,粵劇演員袁善婷則會教授一套粵劇表演的「程式」。程式是既定的排場動作,例如袁善婷今次教的「馬蕩子」,是讓演員在舞台表演騎馬的一連串動作;同一時間,馬師雅將會因應袁善婷的動作,在她附近做一些舞蹈動作,兩人會互相影響,新的舞蹈表演形式便漸漸成形。

粵劇「程式」再創作

至於兩名男生岑智頤和菊紫雲,則會用上另一粵劇程式「水波浪」,在粵劇中用以演繹猶豫不決的心理狀態,例如尋物、覓路等情節。舞者岑智頤會不斷重複男花旦菊紫雲的表演動作,並把動作轉化再創作。兩名表演者會代入折子戲《焚香記‧打神》的角色,岑智頤會在表演中時而投入、時而抽離,以動作呈現表演內與外的狀態。

團隊希望作品不止停留在創作和表演的層次,許俊傑因此請來他在演藝學院念書時的同學,自由身舞者劉詠芝擔任研究員,亦請舞者李家祺為計劃拍紀錄片。劉詠芝借用馬師雅的說話指粵劇「每個動作都有意思」;至於在當代舞中,狀態是最重要的,着重舞者的身體,呈現的畫面是否漂亮,相對簡單直接。

融入hip hop 演繹點頭揮手

4名表演者性格迥異,也讓兩個組合的作品風格甚為不同。許俊傑表示馬師雅和袁善婷喜歡試、喜歡玩,會從電影尋找靈感達至形式上的突破,許俊傑形容兩人的合作為「織冷衫」;岑智頤和菊紫雲則傾向以各自專業,嚴肅認真地討論創作。最後表演會有4人同時演出的部分,許俊傑運用他在舞蹈劇場形式中的所學,請4人用各自方法演繹日常生活的動作,如點頭、揮手等。演繹方法除了有粵劇生、旦的動作外,還有hip hop等舞蹈形式。

表演題為《男.旦.女.生》,原以為會牽涉性別議題,許俊傑表示其實當代舞較中性,是在演繹任何人共有的狀態。作品主要是對藝術形式的探索,以及希望從當代舞與較貼近香港文化的粵劇交流,在實驗中了解香港表演者的文化身分意識,回答許俊傑最初如何表達「我」這個問題。

■男.旦.女.生

網址︰bit.ly/3JN6QEn

註︰因疫情關係,原訂下周舉行的表演將會取消,相關舞蹈劇場的實驗結果,將於今年內以研究集及紀錄片形式發布

文:胡筱雯

編輯:王翠麗

相關字詞﹕傳統 舞蹈 粵劇 當代舞 男.旦.女.生 跨媒介藝術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