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Collect

Life & Style

Double F:平衡故事:鈕扣與位置

【明報專訊】我們總在談的三件頭西裝,並不是固定概念,而是隨時代而變,由褲子、背心馬甲到西裝外套,廓形、長短、排扣方式、翻領款式、布料花色等,已是無窮組合,外套下襟長了又短、褲身窄了又闊,一個身體在衣裝中見禮儀階級或經年累月的家世——但當西裝精簡至只餘下簡單元素,一方面更易入門,如同一條適合大多數場合、抹平女裝不同階級的小黑裙;但另一方面,配搭愈簡單便愈講究,魔鬼細節展現穿衣魅力。

1666年10月8日,政治家Samuel Pepys在日記記下,國王查理二世宣布了新的服裝風格——在當時的長尾外套內穿上緊身及膝背心,配搭及膝馬褲與長筒襪,這成為後人追溯三件頭西裝的起源之一。Samuel Pepys沒預見這配搭將成為貴族穿衣潮流,還影響原本帶領男裝風潮的法國,成為三件頭的雛形。300年後,馬甲背心逐漸退出衣著場景,正裝發展亦不再只是由上而下,或單純由貴族人物帶領。

電影《驚爆13天》(Thirteen Days)拍下古巴導彈危機期間,甘迺迪及團隊怎樣在不同戰略中決策,大部分場景都在政要間的會議與商談中展開,呈現當時美國的穿衣風格。時值1962年,大部分政要都穿兩件裝西裝,只餘很少人穿著三件頭。甘迺迪兄弟身穿Ivy Style學院風格西裝,整體乾凈利落,自然貼合的肩線、較窄的駁領、極窄細領結,飾以白色袋巾回應深色西裝,看上去那些兩鈕西裝外套都差不多,但仔細看就發現已融入很多休閒元素。比如不少人已穿上左右領尖上縫有鈕扣的恤衫(button down shirt),源自運動員穿的運動型上衣。很多兩鈕外套其實是three-roll-two jacket,當兩鈕西裝外套流行時,負擔不起新西裝的大學生將原本三鈕西裝的翻領向下翻至中間鈕扣處,最上方的鈕扣因而被翻領遮蓋,將三鈕外套當成兩鈕穿著,形成新的穿衣風格。甘迺迪兄弟當然不是買不起新西裝外套,但他們就是喜歡這種three-roll-two穿法。

底鈕扣不扣 視乎剪裁

電影也好,舊照片也好,常看見John Kennedy把西裝外套的兩顆鈕扣都扣好。西裝禮儀喜歡說第一顆鈕有時(sometimes)扣上,第二顆鈕永遠(always)扣上,最後一顆鈕永不(never)扣上,規矩有時總被認為是固定的,但有時是把潮流都簡化了。John Kennedy以外,他父親Joseph Kennedy和被視為西裝模板的溫莎公爵,以及英國政治家Anthony Eden,也喜歡將兩鈕西裝的鈕扣都扣上。扣與不扣底鈕的竅妙在於位置:有一種兩鈕西裝以paddock cut剪裁,將鈕扣位置提高,使得底扣靠近腰部,當兩顆鈕扣都扣上,上胸翻領形成的V線與下襬的開岔比例便相若,在觀感上更平衡。尤其Eden在1930、40年代,還會在外套內穿上背心,將上方V形收得更小,提高了的鈕扣也避免一般外套因扣上底扣而造成下襬的摺痕。在甘迺迪兄弟舊照中,確實可看到John Kennedy的底扣位置比弟弟Robert Kennedy的底扣更高,他扣滿兩顆扣後,下襬的開岔與扣上一鈕的Robert差不多。但更多時他也照穿普通的兩鈕西裝,同樣扣滿,有說是他要遮着因腰患而穿的護腰,卻不影響時人對他穿衣魅力的贊同。

這時的男裝發展已潮向更具個人風格,除美國運動風格、休閒風格對正裝的影響,1950年代英國的teddy boy風格,1960年代The Beatles的灰色無領西裝等均影響男裝走向,並將單品如西裝外套抽出來配搭其他衣物。這其實是很有趣的現象,曾經西裝着重上下身不同色或內外不同物料,以表現貴族的奢侈,但此後卻已變成表現個人創意與個性。

文:方太初

相關字詞﹕方太初 甘迺迪 男裝 西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