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The Buzz

Life & Style

the buzz:17個藝術創作單位 重新演繹經典圓背椅

【明報專訊】Christian Dior生於1905年,1946年創立同名品牌,並以簡潔華麗的設計風格,以及超越時代的審美眼光而傳誦後世,1957年只有52歲的他因心臟病撒手人寰,從創立品牌到離世只得匆匆11年,卻留下無數為人津津樂道的時尚經典。他鍾情於椅子,經典袋款Lady Dior的Cannage藤格紋的靈感,就是源自一張拿破崙三世風格的椅子坐墊。他的另一張心頭愛,則是品牌創立之初,用以接待時裝展座上客的一張名為Louis XVI Medallion Chair圓背椅。在剛剛過去的米蘭設計周(Salone del Mobile),Dior就邀請了17個藝術創作單位,重新演繹品牌視為經典圖騰的Dior圓背椅。

Christian Dior曾在回憶錄中記述,品牌初創時他選取了一張象徵路易十六風格的圓背椅,用以接待時裝展的座上客,為展場營造「簡約素淨、經典非凡的巴黎風尚」(圖4)。這張椅的橢圓形椅邊飾有Fontanges蝴蝶結,這成了巴黎蒙田大道30號Dior總店的設計主軸。1947年品牌設立的首間專門店「Colfichets」時,圓背椅亦成了店內擺設,橢圓形椅背為Cannage藤格紋,坐墊則為toile de Jouy圖案,現在這兩個設計元素仍然見於經典袋款Lady Dior和Book Tote之上。

Dior在今次米蘭設計周邀請的17個蜚聲國際的藝術創作單位,分別來自日本、意大利、韓國、黎巴嫩及法國等地,他們以不同角度探討椅子設計的可能,並重新構想和演繹這張經歷時間磨礪而不衰的Dior圓背椅。首先介紹的是Dimorestudio,他們曾設計Fendi、Lanvin專門店,以及Maison Kitsuné的Café Kitsuné的室內裝修,與Dior更擁有長期合作關係,品牌位於迪拜、紐約和法國聖特羅佩的專門店設計均出自Dimorestudio手筆,他們今次就以多重靈感重新演繹Dior圓背椅(A),極具現代感的黑白間條紋帆布為椅背和坐墊,椅框則用上優雅的淺藍色,看似損壞的部分外露了金色內部,似要表達這張經典椅子的「含金量」。

戶外搖搖椅 添生活情趣

伊朗和埃及裔的法國設計師India Mahdavi,以一種帶有女性氣質、熱情而自然的創作特色,把Dior圓背椅的椅背和坐墊換上色彩斑斕的絢麗圖案(B),營造她作品一貫帶出的大都會與愉悅氛圍。法國設計師Constance Guisset的Dior圓背椅(C),是由碎木製成的摺疊椅,實用的結構配合純黑的椅框和黑白漸變色的椅墊,為椅子帶來超凡的高雅氣質。法國建築設計師Pierre Yovanovitch的設計稱為Dior先生和Dior女士(D),以精鋼製成的黑色椅框,線條既陽剛又柔美,飾以創新色調的Dior Oblique經典提花,精緻刺繡由著名佛蒙特州工坊工匠特別製作。現居倫敦的意大利設計師Martino Gamper重新演繹的Dior圓背椅(E),結合了不同色彩和布料,並簡化了椅子線條,卻依然保留其獨特魅力。想像豐富的法國設計師Sam Baron,其Dior圓背椅是17個創作中唯一專作戶外使用,包括一組椅背靠椅背的組合椅,以及如遊樂場見到的搖搖椅(F),突顯椅子帶來優雅的生活情趣。

金色花卉圓背椅 充滿詩意

法國藝術家、畫家兼雕塑家Joy de Rohan Chabot,透過金屬把如夢境般的金色花卉雕塑,栩栩如生地活現於Dior圓背椅之上(G),充滿詩意的圓背椅既是向Christian Dior及他一生對花卉的鍾愛而致敬,同時亦帶出由Maria Grazia Chiuri設計的2020春夏季系列主題,頌揚偉大的植物世界。西班牙設計師Nacho Carbonell的Dior圓背椅同樣以金屬打造(H),層層疊的金屬片亦像極有機的植物,抽象而粗獷的質感賦予作品一種另類美感。

空心橢圓椅背 虛空意味

不過論及抽象,就不得不提以下幾個創作單位。荷蘭藝術家Linde Freya Tangelder把Dior圓背椅的形態抽象簡化,變成一張鋁質的3腳椅(I),橢圓椅背的體積被縮小並作橫放,大大改變了椅子的功能和面貌。另一極簡主義作品由法國藝術家Pierre Charpin設計,他形容自己的作品是「在存在和不存在之間佔據的不確定位置」,其演繹的Dior圓背椅(J)只以幾條粗黑線條所構成,椅背是個空心橢圓,座位則為一片橢圓鏡面,瀰漫一片虛空的意味。日本設計師吉岡德仁(Tokujin Yoshioka)擅長將當代藝術結合建築,他的Dior圓背椅(K)用上橫紋透明物料,將光的折射也轉化為材料一部分,創作出一件模糊時空界限的作品。韓國設計師Seungjin Yang設計了另一張透明的Dior圓背椅(L),造型卻以充滿玩味的氣球組成。Nendo設計工作室的Dior圓背椅(M),是設計師佐藤大(Oki Sato)把原本圓背椅的橢圓形鏤空於一大片半圓彎曲膠片,膠片同時作為椅背和椅腳,好像把圓背椅原型陰陽挪移倒置,設計極具禪意。

來自南非開普敦的設計師Atang Tshikare,把自身的非洲文化融入Dior圓背椅(N),以古代班圖語象形文點綴於椅上,傳遞「我們」、「靈魂」及「不朽」等信息,椅背和坐墊飾有非洲春天時分貫穿南半球和北半球的星座,以表示他與Christian Dior同樣着迷於星座的愛好。黎巴嫩設計師Khaled El Mays的Dior圓背椅(O)同樣充滿原始質感,作品以其家鄉的精湛工藝和負責任物料所製,設計透過東西方之間的對話形成。

來自韓國的藝術家Jinyeong Yeon喜歡透過轉變日常使用的物料展現它們的美態,他所創作的Dior圓背椅(P),以自己的簽名式物料——砂模鑄造的管子所重塑。最後一位設計師是來自中國的馬岩松,他所創作的是一張充滿動態的Dior圓背椅(Q),椅背位置好像急速移動而產生氣流,營造超越時間界限的效果,概念可能有分別,但視覺效果卻與十多年前由法國設計師Cédric Ragot創作的Fast Vase花瓶如出一轍。

● 查詢:Dior dior.com

文:溫兆明

編輯:陳淑安

facebook @明報副刊

Instagram @mp_lifeandstyle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相關字詞﹕男裝 米蘭家俬展 米蘭設計周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