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

歌手樂隊做監製 與上班族攜手錄歌

【明報專訊】在香港玩音樂很難,放工後跑到band房,或躲在睡房創作,隔天一早回公司工作,少點毅力也難堅持。有天你公司說找專業歌手擔任監製,幫你做歌出歌,千載難逢的機會當然要把握;但更重要是藉歌曲唱出心聲,樂隊拾荒客的熱血歌曲《地球防衛軍》,唱作歌手Elphie K談及與地球萬物共存的Someday We'll Be Okay,3人組合夢遊人寫親情的《小徑》,好聽之餘各有特色。

林奕匡 孫曉賢 ToNICK助陣

由太古坊主辦的「PROJECT AFTER 6︰我們的音樂協作」項目,請來歌手林奕匡、孫曉賢(香港歌唱組合Robynn & Kendy成員)和樂隊ToNICK,分別為3個年輕音樂單位,包括拾荒客(Ragpickers)、Elphie K及夢遊人(The Sleepwalkers)擔任歌曲監製。3個單位都有太古坊員工在其中,主辦方透過與音樂庫MOOV合作,連結專業音樂人與上班族,交流音樂創作。3首歌曲在錄音室製作,歌曲質素的確更高,錄音製作專業,在編曲上運用更多樂器及和弦創作。

拾荒客共有6個成員,要夾到時間齊人練團更為困難。主音之一Michael是太古坊租戶員工,他表示平日每星期只有1、2天放工夾band,每次2至3小時,還多數在星期二,第二天繼續上班。歌曲《地球防衛軍》的風格與日本搖滾(J-Rock)相似,內容關於面對外來的期望和壓力,以電腦遊戲中怪獸入侵地球比喻,Michael說唱出以下歌詞︰

噩夢中見盡人生百態/自私自利嘅走得最快/但被選中嘅小孩/從未打算未戰就言敗。

Michael說很高興能與林奕匡的團隊在GIG Studio錄音,在他身上學到甚多。例如說唱和唱歌部分,學習唱歌咬字,有些問題是專業音樂人始能聽到,最後錄製主音部分花了近兩小時,樂手亦跟團隊學習到編曲和錄音的母帶後期製作(mastering)等。

唱作歌手Elphie K本身是一名律師,她的歌曲Someday We'll Be Okay,靈感來自疫情和澳洲山火,談人與地球的關係,從而反思人際關係。歌曲中加入了美國詩人Robert Frost的詩A Minor Bird,念詩與歌曲融為一體,是Elphie K最喜歡的部分︰

The bird was not to blame for his key/And of course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wrong/In wanting to silence any song.

在編曲上,孫曉賢協助Elphie K用上更多樂器與和弦,歌曲層次更豐富;唱法上,Elphie K說自己本來比較簡樸,但在孫曉賢指導下不同段落的對比更大。本來她多在睡房中創作,放工後的晚上花數小時寫歌,這次她能接觸新的編曲創作方法,學到如何和專業音樂人交流。

見識專業錄音 大開眼界

至於3人組合夢遊人,他們的歌《小徑》寫於6年前,從事金融行業的貝斯手Bonnie表示創作此歌時仍是學生,總往外面跑,回家又常發家人脾氣,寫此歌是反思自己較少花時間陪伴他們,希望聽眾都能多關心家人,如歌詞中寫到:

共您只有十秒祝好的耐性/成年後不吭一聲/亦不堪安靜/不過誰傾聽。

Bonnie說因為工作關係,每周可能只有一次機會夾band,也需要時間各自創作。而監製樂隊ToNICK教會他們分析一首歌曲,本來平鋪直敘的demo,在新編曲中高潮跌宕,加入的結他solo扣人心弦。Bonnie也學到彈奏技巧,見識到專業的錄音如何顧及各種音樂元素,樂手只需專心完成彈奏,大開眼界。

讓員工發揮自己的機會

業餘音樂人或者正如Michael所言,不再是十八廿二,不再視音樂為夢想;但各種專業製作、表演的機會,能讓創作者擁有自己作品,商業公司履行其社會責任時,是否也可以給予員工更多發揮自己的機會呢?PROJECT AFTER 6同時邀請了其他歌手和以上3個音樂單位到辦公室表演,未來亦將會有音樂劇等表演。

■PROJECT AFTER 6︰我們的音樂協作

歌曲網站︰bit.ly/3ikLkcQ

文:胡筱雯

編輯:王素怡

相關字詞﹕孫曉賢 林奕匡 小徑 夢遊人 地球防衛軍 拾荒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