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兩者以外

【明報專訊】七一刺警案的餘波將港大學生會捲入涉嫌違反《國安法》的深淵。記者隨30年前的港大學生會會長張銳輝走一趟校園,攝記拍下他的後尾枕(圖),他跟前那大片乾淨的紅色地磚,不就是經典名著《追憶似水年華》裏面的瑪德蓮蛋糕?

刺警案在當局迅速定性後,除進而引伸法律釋義並以行動禁制這樣那樣的「悼念」,一直沒能見到半點關於刺警者生前或遇刺警員事後的相關事實浮現,而又不論誰似乎都不覺得有需要知道更多。葉蔭聰便想到,要評論好像只剩下兩個可能:一是同情共感一起「哀悼」,一是指摘「美化暴力」、「挑戰道德底線」;兩者以外,應是抵住排山倒海的公眾情緒去達至合乎公義的公論,他認為對一般人來說不易,但「一個大學學生會,一個公民團體,這個責任是無法迴避的。」

非此即彼是社會撕裂的病狀,譬如你想說兩者以外,發掘事實剖析現象,加深公眾的理解和認識,有些人就是無論如何都只會數算出「黃絲文宣」;間中我們邀約訪問卻又疑因被認作「藍媒」而遭婉拒,我唯有安慰記者請她食藍莓。又好像鄭思思筆下那些被離職的《鏗鏘集》編導,是誰不管社會需要更多事實和記錄?

近來很少再聽到官員建制說修補撕裂,他們更想看見壓倒性的「歸邊」。30年前學生在地上寫滿大字的熱鬧和熱情,那些思想碰撞和交鋒;以至近日那些對學術專業的執著和堅持,今日變得不合時宜,因而更加彌足珍貴。

編者話˙黎佩芬

編輯•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