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ear HER Say...

Life & Style

hear her say...:說故事的人 謝曉陽 以詩作通行證 隨意表達自己

【明報專訊】N年前曾見於《明報》的時裝模特兒Milo,自命為「𡃁模」年代的產物,認為自己五官太大令臉顯得擠迫,穿衣也不講究牌子價錢,好像沒太在意本身是個美女。或許美醜只是一種外在的枷鎖,對果敢的Milo來說,創作能讓她盡情表達自己的內心,滿足感和深度似乎遠超於扮靚。

1. Milo(美祿)是港孩喜歡的飲品,你的名字又叫Milo,究竟有什麼特別含意?

由中三開始就叫Milo,我用過Sophie、Florence,但這些名字太優雅了,不適合我。後來在英文閱讀課看到一本故事書,裏面有個外星男孩叫Milo,覺得這個名字很啱feel,便用上了。

2. 你試過最勇敢的一次經歷是什麼?

一直以來,我也沒有做過違背自己的事,所以我覺得自己很多時都很勇敢。大概兩年前有一個廣告工作,在臨開拍前一天才收到對白,但這句對白違背我相信的價值,因此我拒絕拍攝。結果角色要臨時換人,亦觸怒了介紹這份工作給我的朋友,但面對這樣的事情,我會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會維護自己的意願。

也有些事只要我想做就會去做,例如我養了一隻小羊,那時牠有一個被30多條蠅蛆咬的一個大傷口,若不把牠帶回家而留在室外的牧場,傷口便無法復元,於是在整整一個月裏我為牠找草糧、清理牠在家裏周圍便溺的爛攤子。牠對我太重要了,為牠我會盡一切努力去做應該做的事。

3. 你會寫詩、手作、攝影、藝術創作,亦參與模特兒和演員工作,每個媒介分別給你什麼不同的創作靈感和發揮?當中你又最喜歡哪個?

手作只為「搵食」(笑)。其實不同媒介的創作靈感都能互相引領,我最近的一個藝術創作帶有故事性,會配合文本,為作品加上對白,受過戲劇訓練的我會有更佳的表現。但說到寫詩,特別之處在於它能給我一個通行證,讓我隨意表達自己,不用太多標籤。

4. 創作令你最享受的是什麼?

創作讓我享受的是說故事,訴說我生活的經驗。

5. 你何以會自資推出詩集?你會怎樣看現時香港的閱讀風氣和市場氣氛?

早前大館有個小型書展,只需付200元就能在中環這樣的核心地帶參展,令我決定自資出版詩集。最近我與台灣的一家出版社簽了合約,詩集會增添內容再版,亦會在台、港發售。

我覺得現在人們可能更多閱讀,只是比較偏向淺層的文字和速食資訊。以詩為例,人們喜歡從中很快找出精警句子或雋語,對詩人來說若能投讀者所好而受歡迎,當然是一種誘惑。但我希望我的詩能提供自己的視覺,令讀者更加敏感和對身邊事物有另一番體會。迅速將資訊傳達甚至是將之當成娛樂,並不是我想寫的詩。

6.時裝對你來說是什麼?

從環保角度來看,現在是否還需要時裝呢?時裝生產過剩同時令消費增加。我有朋友就同一款裙子買了5個顏色,之後把其中3條給了我,今天穿的就是其中一條。所以近幾年我喜歡與朋友交換衣服穿,亦喜歡買二手衫,它們很多都很新很美。

7. 怎樣形容自己的穿衣風格?

我會因應心情和場合選擇不同顏色的衣服,例如我想顯得沉實一點就會穿灰色;期待一次艷遇或想有被寵愛的感覺就會穿鮮色一點。所以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很喜歡逛Uniqlo,因為它們衣服的顏色很美,有藍藍綠綠的turquoise、burnt umber(土紅色)和橄欖綠等。我喜歡單色的衣服,若配襯同色系的口罩,我便會覺得很完美。

8. 若疫情退卻,不用戴口罩,你最想做什麼?

我想當街與愛人擁吻。

9. 假如今天是你生命中的最後一天,你會穿什麼?

我會選擇全裸,讓全身的毛孔沒有阻隔去感受微風的撫摸,哈哈!

10. 你嚮往的生活是什麼?或嚮往在什麼地方生活?

我最近看到一個綜藝節目,覺得非常難看,原因是我認為兩個主持的說話有很多掣肘和恐懼,令他們完全喪失幽默感。我喜歡生活在一個有空間開玩笑的地方。

■謝曉陽(Milo)

畢業於香港大學文學院比較文學系,後於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修畢純藝術學士。集模特兒、演員、藝術家及詩人於一身,早前自資出版詩集《不要在我月經來時逼迫我》,抒發關於女性身體的經驗,女性在社會的角色和掙扎,也關於情愛和動物。

文:溫兆明

編輯:陳淑安

facebook @明報副刊

Instagram @mp_lifeandstyle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