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恐怖如常

【明報專訊】中國人社會忌諱死亡,死過人的樓房會叫凶宅,死過人的角落都免不了人們一重陰森的目光,因為就算事過境遷,個心仲會形住形住,唔得安樂。七.一夜透過記者和目擊者鏡頭,全城目睹了一場兇案發生,受襲警察倒地之後,兇嫌據報拿刀再往自己的心房刺進去,最終失救死亡。

事出突然也萬分驚嚇,保安局長說那是「孤狼式本土恐怖襲擊」,同時有人慨言說那是「楊佳案的香港版」,之後竟有不少人冒着被發告票的風險去獻白花。照片中疑人以手按着正在淌血的心胸,裏面到底積藏什麼的痛、什麼樣的抑鬱與不滿,以至他不得不作出如此極端的行為?事發後有人說,這種事在其他地方也是恐怖襲擊了,又有人說,襲擊警察除此處以外都只會理解為「社會報復」,於是我跟留美學人李宇森邀了稿,我問他,美國發生的襲警案也是恐怖主義嗎?(另文)

截稿前記者再到事發現場,駐守警察減少了,案發痕迹也已清洗,這個全香港最熙攘的角落之一,漸漸也回復到沒事兒那般,但會不會這樣才是最恐怖?好像死者的同事和友人們所見,死者生前在日常也是沒事兒一般——畢竟那些埋藏在人心裏的積鬱,不會平白無事自己煙消雲散掉。

另邊廂,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再被拘捕,並遭撤銷保釋,記掛她同時預期要面臨長期兩地分隔的作家及維權人士野渡傳來了文章。今期並有關於「警察國家」的補充,現在人人爭着否認,但追源溯始到古代,那倒真是善治之名。

編者話˙黎佩芬

編輯•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