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人物

FEATURE

稱讚高學歷 或隱含歧視

【明報專訊】部分香港人一提起菲律賓人就想起菲傭,但居港的菲律賓人當然不只是當家庭傭工一職。Crisel直言,這些刻板印象往往帶來不少隱含在日常生活中的歧視。例如《淪落人》於電影節的一場放映會上,便有觀眾先入為主地認為Crisel必定曾當過傭工,問她:「你當傭工的經歷,如何幫助你演繹電影中的女傭角色?」當時Crisel自己的家傭更坐在觀眾席上。Crisel每次都不得不小心地思考如何回答:「一方面,我不想貶低女傭的辛勤付出,還有她們為這裏和家鄉的家庭、經濟所作的貢獻;另一方面,我覺得這些偏見有必要被糾正。」

菲籍教師被阻見家長

作為教育工作者,Crisel也曾聽聞其他菲籍教師在香港遭受歧視,例如一名菲律賓籍幼稚園教師被管理層阻止跟家長見面,原因是怕家長以為子女被菲傭所教。或許有人會認為女傭的教育程度低,但Crisel說,其實來港當外傭的,不少是大學畢業生,更有人曾任教師、醫護人員、會計等。每一次有人向她說:「原來你的英語這麼流利!」、「原來你教育程度這麼高!」她都不會放過這些機會,反問對方,為什麼他們會覺得菲傭必然學歷低?為什麼會有這些想法?「這些都是日常生活中的微歧視(microaggression),看似無害,但其實也會造成傷害。」Crisel說。

作為在香港有較多發言和曝光機會的菲律賓女性,她深感自己要負上為同鄉發聲的責任。在訪問中,Crisel總是小心選擇措辭,不想輕易地把菲律賓人約化為一個整體印象:「這種輕易地把一群人概括為一個整體的想法,並不必然正確;即使同為女傭,每一個人也有她獨特的背景和故事。」在香港作為主流群體的我們,若在日常生活中都能檢視自己對另一族群的印象,不輕易以偏概全,也許就可以減少許多偏見帶來的不必要傷害。

相關字詞﹕人物專訪 淪落人 菲傭 菲律賓 微歧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