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人物

FEATURE

香港虛擬網紅先驅Ruby 虛擬療癒現實 活出真我

【明報專訊】虛擬網紅近年崛起,他們永遠年輕貌美,無遠弗屆。香港也有一名代表,她由半退居幕後的網紅Ruby Gloom塑造而成,每天動動鼠標,她便能輕易地為自己易容換臉,甚至裝上機械臂、鑽頭腳、玻璃眼球。活在虛擬世界,她沒有掣肘,再前衛的衣服也敢穿,再離奇的地方也能去。「在她身上,我找到自信心和安全感。」虛擬人物儘管沒有血肉之軀,卻實實在在地療癒了Ruby,教她反璞歸真,以虛擬治癒現實。

在KOL一詞還未在網絡世界興起的年代,Ruby Gloom已是網紅。2012年就讀大專時,把短髮染得一半粉紅一半藍的她在社交媒體冒起,常常渾身粉紅、粉藍、粉紫色打扮,腳踏動輒3吋的鬆糕鞋,集原宿風、Kawaii風、cyber grunge風格於一身。有人說她可愛,也有人說她怪誕。但毋庸置疑的是,穿得浮誇吸睛的她名氣漸大,卓韻芝找過她當造型師,Lady Gaga造型師越洋邀請她拍造型照。當時她不過20出頭,已嘗到成名滋味。

所以,當Ruby今次爽快地答應在她家受訪時,記者自然幻想,那裏會是個充滿粉色事物的少女天地。以前的她擁有一個粉色的工作間,鍵盤、咕𠱸、桌布、杯墊、文件夾,無一不是粉嫩夢幻風,彷彿只有待在那鋪天蓋地都是粉色的空間,她才安心自在。但來到她與新婚丈夫共築的居所,竟然一派簡約踏實,窗明几淨,沒半點花巧裝飾。家具一律白色和淺木色,廳邊小露台很開揚,可望到外面大樹林立。她養了一頭黏人的貓、一隻年邁的倉鼠。「老了,心態不一樣,想有簡單舒適的空間,多於被那些東西圍住,况且清潔好麻煩。」即將踏入30歲的她,毋須再靠那些粉色身外物來定義自己。難得受訪,她才久違地打扮一番,「當你擁有虛擬的第二身分,現實的自己會慢慢反璞歸真,做回自己,不用再扮演角色」。

「扮外向」做網紅 有苦自己知

網紅世界表面光鮮,其實有苦自己知。「好多嘢係做畀人睇,唔係我自己嚟嘅。」她強調「其實我好毒」,本來就不太有自信,亦不外向健談,但做網紅必須拋頭露面,活躍於社交圈子,「以前出席完公開活動,我會不舒服,會焦慮,於是一星期不出街,也不懂得與人打交道,說話很awkward的」。網民一句負評,就動搖她的自信心,「會覺得天塌下來」。記者質疑,她以前喜歡上載穿搭照,不也是享受拋頭露面嗎?「小時候沒自信,打扮才誇張。起初我沒想過是否喜歡做網紅,純粹有機會就做」,她笑說:「唔通你同人鬥靚咩,搞唔掂㗎喎。」

以前拍照,她偶爾會「P相」,用軟件美化外形,「愈沒自信的人,愈希望在網上表現完美的自己,想被關心、被認同」。幾年下來,她一邊找尋滿足感,一邊消耗自己「扮外向」的能耐,慢慢消耗到受不了,她便無心再發展網紅事業。後來試過開設時裝品牌,又一度為養家轉行當上班族,但總找不到樂趣。到2016年,Ruby陪男友到美國工作1個月,無聊沒事幹,便在電腦下載了3D繪圖程式自學。那時虛擬人像設計還未如今天般大行其道,Ruby乘上了潮流的早班車,開始設計虛擬的自己。

虛擬突破生理限制 發掘自我

虛擬的她幾乎無所不能。她能隨時易容,變換膚色,想穿什麼就穿什麼,甚至打扮得比Ruby本人更前衛奔放。有時她把機械臂植入四肢,配一套水手裝,在富未來感的都市馳騁;又或者身穿鱗片般的銀色盔甲,戴着亮晶晶的玻璃眼球亮相,連頭髮也調配得具有銀片的質感。現實中的生理限制,一概形同虛設。 

「我把3D的我用到最盡,她比我走得更前。」Ruby說,骨子裏的她是傳統女性,結婚、做家務、孝順父母等責任,她統統履行,「但虛擬的我不用管這些日常。我老了好少穿得誇張暴露,但她會,因為她不完全代表我,她有她的發揮」。Ruby甚至與身為音樂人的丈夫合作,請demo歌手代唱,年尾計劃為虛擬的她推出單曲。廣告方面,名牌如Fendi、adidas及Nike也請她拍攝宣傳,正巧香港沒有類似的虛擬角色,Ruby可謂吃到了本地市場的頭啖湯。

但即使走得再遠,虛擬Ruby始終是Ruby Gloom的延伸。與其他虛擬網紅相比,會發現虛擬Ruby孤僻、非主流,從來獨來獨往,不愛吃喝玩樂,打扮亦非主流,處處皆見Ruby本人的怪誕因子。「這是我發掘自我的方式,我會花時間去探索她的self expression。」虛擬Ruby享受獨處,需要work life balance,不隨便接受工作邀約,與現實的她有幾分相似。

又private又高調 接受人無完美

Ruby的IG逐漸被虛擬的她佔據,真實的她漸漸不再露面。以虛擬身分示人的4年來,她走過了需要觀眾認同的階段,「把社交媒體與現實生活拉得遠遠,讓我重新找到安全感,我可以好private,同時好高調」。她打趣說,現在不怕負評:「啲人唔可以話我P圖啦,𠵱家擺明係假,你咪講囉。」以前她事事上網訴說,現在她透過3D創作抒發日常感悟,憑一張圖、幾個字間接寄意,她不在意別人是否完全明白,只要有片刻共鳴就已足夠。

從虛擬回到現實,人的瑕疵仍然存在,多少人沉迷虛擬,迷失於現實,但Ruby從容地應對虛擬與真實之間的巨大落差。她從不繪製絕對完美的Ruby,圖中人往往臉帶雀斑、白蝕,那都是取材自她自己的元素。「有些人用虛擬身分代替自己,會覺得現實中的自己好sad,但我經虛擬找到自己。學懂如何面對自己,這才是存活最應該聚焦的事。」有虛擬版本代她亮相,Ruby活得更反璞歸真,每天工作5、6小時,然後關掉電腦,埋頭日常生活,煮煮菜、調調醬汁,或給倉鼠和小貓設計料理,好好過她腳踏實地的日子。

文:宋霖鈴

編輯:林曉慧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相關字詞﹕虛擬網紅 網紅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