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ear HER Say...

Life & Style

打破身形框架 多元審美觀 身體自主 宣揚自信自愛

【明報專訊】曾經,唐代人視豐滿圓潤為美女的標準,但古時的審美觀早已不再適用,現代社會視「瘦」為一把衡量外觀美態的尺,縱使近年社會探討多元共融和身體自主,但不符合這套審美標準的人士,仍然要在世俗的評頭品足下活受罪。像加大碼模特兒Lezlie,日常生活經常遇到他人鄙夷的目光,這些經歷讓她明瞭自身價值非建基於外界的見解,令她積極於媒體和社交平台宣揚自信與自愛的價值,努力打破各種社會的期待和框架,支持不同身形、性別、膚色的人士,可以活出自由愉快的模樣。

1. 你如何定義自己?

Big and Bright,盛大又燦爛。我很喜歡用這一句形容自己,或應用在自己的目標上。其實big不一定是形容身體,可以是指我想宣揚身體自主和自愛的理念,這種理念就像花一樣,可以開得很燦爛,綻放開去影響身邊的人。花不能感染全世界,但至少能感染生活中的一部分。

2.模特兒攝影和音樂創作(Lo-fi)為你帶來什麼樂趣和啟發?

音樂對我而言是最緊密的一種抒發,可以讓我抒發當刻所想或擁有的情感。自從接下model工作後,我會更積極發掘哪裏有漂亮的衣服或東西買,和大家分享。

3. 你對香港時下社會的審美文化,以及身體自主的運動發展有何看法?

香港人的審美觀建立於主流媒體,例如電視劇,肥的女性經常被塑造得很污穢,對住靚仔好似「癡咗線」,他們如何塑造這些角色,社會便會怎樣看待這些人。我覺得是不健康的,因為現在已不是非男即女的年代,任何膚色或體態都有其美,這個審美文化有待改進;至於現時很流行討論的body positivity,雖然香港人的看法普遍依然保守,但會開始探究何謂自主,當然有人會鬧,但有攻擊、有討論,才會有進展,我認為這是很好的進步。

4. 可分享一次因你的身形外貌而引發過最難忘的遭遇?

以往的我不懂反駁bullies,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那些目光。有一次在澳門的酒店泳池,我穿著一件one-piece泳衣攤在水泡上,竟被途人說:「嘩!咁肥仲著泳衣!」我聽到後立即縮返落水,很遺憾當時沒有為自己出頭,如果現在或將來遇到同類的事,我一定會直接上前跟他對峙。

5. 你如何面對和克服外界眼光,尋回自信與自我價值?

我每天都會定時定候反思自己的人生去向,或自己做得好不好。自信是自己給自己的,身邊人只能給予你鼓勵和陪伴,要找到自己的定位,就不要管太多外界的評語。如果你介意的話,別說走在街上,根本連街都出不到,因為樓下的保安都可以戴有色眼鏡看你,難道你以後不外出嗎?

6. 現今的時裝媒體和品牌找來更多矮、胖或黝黑的女孩拍攝,以推崇身體自主和自愛,你認為這種商業化的內容能有助宣揚多元的體態美,還是加深了這些群組在社會身為非主流分子的定型?

我覺得we have to be seen。因為toxic的主流媒體文化,很多人不知道原來女性可以有不同的性取向、社會性別和體態。當然,這些品牌如何發展這回事,是貴公司的做法,但至少它將我們展示給別人看,已是很好的開始,說不定還會因我們的存在,推出更大尺碼或不同類別的衣服,從而宣揚多元的審美觀和體態美。

7. 你追求怎樣的美?

我追求體態或樣貌美以外,亦追求由內而外的一種自信。相信自己,對自己誠實,學Billie Eilish這樣說:你對此刻自己的狀態覺得舒服,就是你最信任自己,最美的一面。

8. 你最欣賞自己哪個身體部位?

我喜歡所有,特別是指甲。因為最近開始美甲,指甲是最快可以改變自己外觀形象的一個方法,就算不用指甲油,直接用指甲貼已經可以扮靚,所以我覺得很開心,又可以經常轉換造型。

9. 喜歡怎樣的穿衣風格?有沒有特定的配搭造型或時裝必備單品?

香港比較濕熱,我喜歡清爽舒服的衣物,例如裙,很有自由自在的感覺。附帶一提,我不介意男生穿裙,這不是女生的專利。另外我也喜歡pattern,girly造型時會穿碎花,型格時則喜歡不同顏色或形狀的配搭。除了落街買餸食飯,基本上我都會畫眼線,還有閃閃的眼影。

10. 現今社會有什麼被低估?

女性的力量,以及尋找歡愉的方式。我一直主張sex and body positivity,其實任何女性,都需要有一個展示身體、展示自己,或展示情慾一面的空間,但因為社會一直充斥着低估和批評,令很多想展現自己的人都害怕被打壓。希望接下來男性和女性都能被同等看待,因為除了身體器官上的不同,基本上我們一樣都是有情感,有情慾的人。

■陳映同 Lezlie

求學時期主修流行音樂與設計,曾於唱片公司工作,並擔任香港歌手王嘉儀的歌曲《翩翩》 MV監製,現為加大碼模特兒、唱作歌手。

文:康詠然

編輯:陳淑安

facebook @明報副刊

Instagram @mp_lifeandstyle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