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沒有燭光的日子

【明報專訊】今年是「港區國安法」生效後首個六四周年。支聯會原訂今日舉辦遊行集會,警方以防疫理由拒絕申請,周五也不能舉行維園燭光集會。過去每年報紙頭版新聞大相都是維園燭光的亮度和濃密程度,驟眼看除了天氣陰晴變幻都相對穩定,鏡頭下其實有過暗湧,包括「肉餅論」的事實非議,還有代際之間「是否仲值得記住」的論爭,但到時到候,便有相當數目的香港人,心心念念一群痛失孩子的母親,又憶起年少懵懂時一些深刻片段,或自個兒或聯群結隊的,去到維園燃點白燭。

多年來,這個和平有序的集體悼念畫面,也漸漸成為體現及象徵香港擁有自由和一國兩制的關鍵符號。至去年雖然集會被禁,不少人還是繼續去了維園,其中幾個青年領袖卻因而下獄;來到周年前夕,泛民大老紛紛繫獄,更有風聲傳出要取締支聯會;安徒今期文章〈不再倖存,當下六四〉便說,今年六四將更令人懷念,懷念可以點燭光的昔日和那個「借來的時間」,而當有港人因六四坐牢蒙難,說明香港也已身在六四當中,而不再是心存愧疚的倖存者。

維園限聚,白雙全以無光的黑暗代替燭光,以關燈表達悼念。社民連黃浩銘數算自己坐監的日子,說赤柱監獄堪稱他的「第二個家」,談到今年六四,他也想到不如約定大家關燈三分鐘。至於酷暑之下的監房有多難以想像,他有大量補充。

編者話˙黎佩芬

圖˙白雙全

編輯•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