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Collect

Life & Style

一紙一字藏端倪 國畫真迹鑑證實錄

【明報專訊】當提起律師,或會令人想起英語流利、觀察力強、熟讀法律文獻的專業人士。記者最近認識兩位醉心收藏中國書畫的律師,他們為覓得珍品,會像查案般查考畫作源頭;又像法證般考據畫家的簽名筆迹,甚至「傳召」專家協助。不過,多年前兩人初涉收藏界時卻碰壁,首次買畫便中伏,但他們沒因此打退堂鼓,反而激發研畫鬥志。

游藝堂堂主唐楚男、蔡克昭任職律師,收藏中國書畫逾3000張,最近在中國嘉德(香港)拍賣行會場展出百多張秘藏。系列不但獲專家肯定,甚至獲編成專書。這批畫作只供會場欣賞、不設發售,不少藏家也垂涎三尺。

中伏丟臉 苦練成鑑證神探

蔡克昭少年時於學校藝術課接觸書畫,自此萌生興趣。「我生於傳統中國家庭,爸爸、外公也收藏國畫。當年家中有不少珍品,但很多被蟲蛀掉。」長大後,他和喜愛書畫的唐楚男合伙做律師樓,並一起探索書畫世界。唐楚男在1989年起收藏書畫,不過首次買畫便中伏,交上「學費」。「當年在澳門認識一名古董商,說張大千的作品每張售兩萬元,好便宜。但原來是假貨。中招不止損失金錢,還丟臉!」

「中招後就好小心,買畫時會留意來源。」唐楚男說藏家「買錯畫」一般會收埋不敢給人看、不願被人知。這次經歷卻令他發憤圖強,和拍檔努力研究當中學問。他們細讀「案例」,閱讀專門介紹藝術的《大成雜誌》。「畫作有reference好緊要。」唐楚男說曾被出版、展覽的作品,可追蹤其交易紀錄。他笑說自中伏後看畫時像「驗屍官」,會巨細無遺地鑑證。「目前科技先進,假畫和真的一模一樣!」他說曾有個案,有人把真品的底、面兩層宣紙牽開、一分為二,再在底層宣紙表面按上面淡淡的墨迹着色,然後出售圖利。

買畫慎找可靠「證供」

「首次在市場釋出的作品也要特別小心。」二人異口同聲說跟畫家本人買畫會較安全,唐楚男便曾兩度親身上門拜訪著名畫家趙少昂購入作品。另外,畫家的子女大部分也是可靠。蔡克昭說畫家子女不會胡亂為非父母真迹蓋上其印章,來源為畫家後人的作品一般價值非凡。他們一幅《黃山倒掛松》藏品長達200多厘米,是張大千寫給七子張心夷。「這是大千晚年的創作,寫畫時綁起鬍子、口裏含着參片提神,繪成後足足休息了一星期!」唐楚男說畫家亦會寫畫給學生,但這類要極留神,需研究其「證供」是否可靠,如考證同期作品的近似度作分析。他告訴記者一個貼士:「最重要是考證書畫上的文字,特別是核對簽名,有不少專書記載張大千各時期的簽名。留意他晚年視力不好,字體會稍有不同。」

當找不到來源,亦可邀請資深裱畫師傅過目,分析紙質,例如其殘舊程度是否脗合創作年代,而畫家的生平亦有助分析。「如遇上聲稱是傅抱石在貧窮時期的大幅作品便要小心。試想像畫家於赤貧時,有否能力購買巨幅的名貴宣紙創作?」唐楚男說。

唐楚男、蔡克昭熟識張大千的作品,多得一個重要的「專家證人」。他便是《大成雜誌》總編輯、大千的好友沈葦窗。蔡克昭當年因為和沈葦窗同樣愛看京劇而結緣,因而獲得很多寶貴資訊,甚至介紹他購買大千的作品。唐楚男大讚沈是大千專家,從其口述、文字可得悉很多大千的生平往事。

「外國人愛大千的潑彩,我卻喜歡他中年時的作品。當時他視力還好、畫工細緻。」唐楚男拿起張老的《婀娜娉婷》細說當中典故。「作品是大千寫給好友蔡孟堅的。」此作是張大千在敦煌研習後的作品,仕女畫工進步神速。唐楚男說大千曾因得罪蔣介石而未能前往台灣,透過和蔣介石關係密切的蔡孟堅和跟蔣夫人的交誼才讓他成行,自此在當地聲名大噪。唐楚男說此作背後故事引人入勝,但也不及畫中人吸引。

《婀娜娉婷》主角的雙手放在身後,原來有段古。蔡克昭說大千筆下女像的手是繪得「不理想」的。「可能他受敦煌壁畫的女像影響,繪畫女性的手一般比例會較大,有些作品還像男人手﹗」《婀娜娉婷》的女主角雙手放在身後,便至臻完美。唐楚男大讚大千技術全面,但畫西方風景山水時仍堅持用國畫筆法,對中國文化極固執。另外,他又讚大千擁有厚道和世故的美德,知朋友買了冒充他的畫作也不會直接指出,免其傷心;有時遇上餐廳侍應向他「求畫」,也會隨筆寫一張簡單作品給對方,十分慷慨;當面對漂亮的女明星,更樂意揮筆寫贈。

擺放隨心 80萬名作掛洗手間

唐楚男、蔡克昭多年發奮研畫、購入大批珍品,結集成優質的收藏系列。雖然得來不易,但唐楚男笑說自己擺放也很隨心,在家中四處擺,80萬元的書畫也會掛在洗手間門口。「當年大千寫一首詩賣數萬元,今天已可能炒至過百萬,現在我們買不起了﹗」他說內地富豪把珍品炒賣至天價,頂級作品每幅炒至過千萬元,「這批畫作我們應該不出售!」

文:呂一心

編輯:王素怡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相關字詞﹕南豐紗廠 林風眠 孫文 徐悲鴻 蔡克昭 唐楚男 中國嘉德香港 張大千 收藏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