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人生下半場

健康

安老2.0:放下標籤 年輕人推動安老創新

【明報專訊】「只要幫到照顧者,洗碗洗得零舍開心。」小編W說。

上星期我們如常舉辦軟餐學堂,每次興高采烈教照顧者製作軟餐之後,都是一大輪善後工作。洗碗、執枱、清理食材、打掃……是我們平常工作,年輕同事做得很落力,尤其當他們見到照顧者滿心歡喜將剛做好的軟餐帶回家,特別感受到工作的意義。

年輕小編W告訴我,未加入社企之前,她埋首在千篇一律的工作時感到若有所失,漸漸迷失方向。加入The Project Futurus後,工作不再單調,有更多機會走出辦公室,親身接觸長者及照顧者,與照顧者分享製作軟餐技巧,向公眾宣傳樂齡新知,或與學生分享安老創新,感覺就像成為了推動安老創新的一分子!

安老業=厭惡? 年輕人=嬌生慣養?

跟其他行業一樣,我們都希望吸納年輕新血加入。然而提起安老業,一般會聯想起「厭惡」和「辛苦」的工作;被標籤為「嬌生慣養」的年輕新一代,真會感興趣嗎?

The Project Futurus最近在招聘人手,面試時問到年輕應徵者,為何有興趣加入社企團隊,他們不約而同地回答,即使待遇未能與商界看齊,但他們渴望從事有意義工作,服務社會。

我們團隊成員不多,每個同事負責的工作範圍甚廣,小至洗碗、打掃、倒垃圾、清潔工作室,大至項目管理、活動統籌都涵蓋。工作談不上輕鬆,而且涉及清潔打掃,在一般人眼中幾近「厭惡」,但同事卻告訢我,他們很高興能為長者及照顧者提供實際支援。我們深入院舍廚房做培訓,走進安老中心示範軟餐教學,親身服務長者及照顧者的工作,讓他們感到自豪;這就是工作的意義。

招聘以外,我們在軟餐學堂、樂齡分享會、照顧者工作坊不時見到年輕一代的身影。他們不一定是照顧者或從事安老業,但他們懷抱着一顆同理心,希望為身邊長輩帶來有用資訊。以軟餐製作為例,我們不時收到各大院校查詢,邀請我們以軟餐為題,舉辦樂齡活動,參與的學生也對相關議題很感興趣,有的更會自行鑽研食譜,甚至藉此開發更多社會創新項目,擴大軟餐膳食的服務層面。

「這麼熱心的年輕人,一定是品學兼優的模範生吧。」大家或許會有此猜想,但答案卻不如預期。

還記得早年為一班高中生籌辦「樂齡生活」工作坊,活動前教師一臉不好意思地提醒我們:「先讓你們有些心理準備,這班學生的成績不甚理想,平日上課亦不時打瞌睡、聊天,萬一他們在活動上不專心或不禮貌,請不要放在心上。」

學生投入活動 主動幫忙收拾

最後,沒想到這群「傳說中不怎麼專注及有禮」的學生,在活動中相當投入,顯然對樂齡議題很感興趣。參觀工作室的樂齡設計時,他們不時提出問題,在自由時間積極與我們討論相關議題。到離開時,他們更主動幫忙收拾,又感謝工作人員的協助,連串得體有禮的表現讓一旁的教師也感到驚訝。工作坊過後數天,教師向我們轉達學生的感受,他們覺得眼界大開,沒想過老,也可以如此有趣。

誰說安老議題厭惡無趣?這個行業也許不甚「sexy」,難以讓人一見鍾情,但當中以人為本的精神亦吸引到不少年輕新血投身,發揮創意,繼續活化安老行業。誰先入為主,假定年輕一代自我中心,對高齡議題缺乏興致?安老行業與年輕人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只有放下有色眼鏡,摒除成見,才能讓兩個看似對立的世界重新連結,建立關係。

文:文慧妍(The Project Futurus創辦人)

相關字詞﹕軟餐學堂 年輕人 軟餐 安老2.0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