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4期

Happy Pa Ma

論盡教育:教師任人糟質

【明報專訊】本文命題看似誇張,王師奶下筆猶豫凡10分鐘,同情、心酸、憐憫兼而有之。教師本是崇高工作,淪落到呼之則來,揮之則去地步,任人糟質,孔老二再世都一定轉行,寧願匿埋後欄洗大餅。斯文何價!

教師曾否有過黃金時期?有,那是大陸人攀山越嶺,冒死游水偷渡香港的1950年代,木屋漫山遍野,學校被迫改上、下午班制,徙置大廈連天台都變成學校,學生日曬雨淋,教師供不應求,那是香港教師最搶手的年代。十年河東,十年河西,香港教師如今變成地底泥,任人踩,任人糟質。王師奶看盡香港教育演變,從硬件的進步(校舍設備現代化)、軟件的停頓、思維的僵化,一一看在眼內。小學的半日制改為全日制,從大班變小班,電腦觀念從零到雛形,這都是硬件的進步;軟件成功的例子就搜索枯腸都好難找到,勉強說電子教學吧,結果爛尾收場;最後是教育思維的僵化,歷任教育龍頭無遠見,少做少錯,不做不錯,不求有功,但求少過。無一個局長為香港教育長遠打算,只望無驚無險,5年後陽光海灘。也許王師奶偏見,只有一個羅范椒芬曾為香港教育動過腦筋,可惜她想三扒兩撥把羅馬建成。欲速不達,搞出好多大頭佛。

逾半曾遇職場欺凌

香港教師點慘?極端的被迫到跳樓,患抑鬱症的據說不少於30%,食緊藥唔敢畀人知;仍有教育大學畢業生到現在仍做緊合約教師,年年換竇,今年旺角,幸運的明年沙頭角,唔好彩的踎墩食穀種。寫兩句見工對白給讀者諸君聽聽,就知一年合約教師何等悲情。校長問:「陳先生,你畢咗業6年,轉咗6間學校,無一間做得長,你似乎係一個唔安定嘅人。」應徵者一肚氣,回答說:「校長,呢份工只係1年合約,明年我去見工,那個校長又會質疑我7年教7間學校。」有些校長明明可以請常額教師,但仍空住個位,寧願請合約教師,因為合約教師好使好用,又聽話,又搏命,樣樣做到加零一,希望博校長青睞,有份實職,用不着東漂西泊,但這機會難過跑馬射蚊鬚。

教協話逾半教師過去6個月曾遭遇一次或以上職場欺凌,七成教師認為目前申訴機制不能妥善處理,建議校董與教師之間設恆常機制,讓教職員直接接觸校董表達意見。唉,職場欺凌分分鐘都有,點會半年才一次吖。如果你被列入欺凌對象,一入校門已經被凌厲的眼神,被玄壇的冷面孔拮到打冷震,呢啲唔係欺凌係乜?教協建議校董和教師設恆常溝通機制,反映意見,反映乜嘢意見,投訴被校長糟質乎?馮偉華葉建源兩位,你哋唔係天真到以為這樣就可以解決欺凌投訴,咁樣係將受委屈的教師推落深淵。也許王師奶睇得監獄片多,每當太平紳士巡監獄時,如果有囚犯敢投訴的,太平紳士走了以後,呢個勇士一定在水飯房不見天日,頭腫面腫一兩個月。這是制度的缺陷,要教師活得有尊嚴,受公平看待,法團校董會這制度一定要煎皮拆骨。講句公道話,不是所有校長都是土皇帝,也不是所有教師都能恪守師道,小婦人見識過好多全無師德的人之患。

走筆至此,新聞報道有幼稚園校長被指強迫教師畫壁畫美化私人寓所。唉,教師係一份乜嘢工嚟㗎!

文:王師奶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wongszelai@yahoo.com.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4期]

相關字詞﹕校董 教師 職場欺凌 合約教師 王師奶 名人KOL 論盡教育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