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力場

文化

藝文青:移民為題 奧斯卡遺珠《農情家園》

【明報專訊】與筆者同行觀看《農情家園》的朋友略懂韓語,告訴筆者一個字幕沒有翻譯出來的細節:電影中居住在美國的韓裔父母,呼喚子女時會叫他們的英文名字David和Anne,子女其實有韓文名字李志勳和李志暎,但只有父母會用來稱對方為「志勳爸爸」、「志暎媽媽」。

移民故事在香港媒體接連上演,有些人迫不得已離開,也有人期望在外地開展第二人生。韓裔美籍導演鄭李爍的電影《農情家園》(Minari),又譯為《夢想之地》,主角離開故鄉韓國往美國找新生活,他最初靠鑑定小雞性別的工作餬口,後來到郊外居住,努力實現營運農場的夢想。此電影在美國迴響甚佳,入圍奧斯卡最佳導演、最佳影片等6個獎項提名,最後只有飾演外婆的韓國演員尹汝貞獲最佳女配角獎。

有評論認為電影是典型高舉美國夢的戲碼,筆者無法同意,只因電影處處流露移民失根漂泊的感覺,主角家庭無法融入美國教會,與戲中美國人的交流尷尬突兀;另外主角的農場,是希望種植韓國蔬菜,銷售給在美韓國人;加上父母不去叫孩子的韓國名字,已突顯新移民的困窘,以及兩代之間的張力——說穿了就是堅持自己的歷史與出身,抑或要拋棄過去融入新地方。有趣是,觀眾也隱約如此分成兩派。

水芹菜:新移民生命力

故事讓筆者想起水芹菜以外的另一棵植物,失根的蘭花,到了美國的陳之藩寫道:「在夜裏的夢中,常常是家裏的小屋在風雨中坍塌了,或是母親的頭髮一根一根的白了。在白天的生活中,常常是不愛看與故鄉不同的東西,而又不敢看與故鄉相同的東西。」有說水芹菜象徵新移民的生命力,可以適應任何地方,不過大部分觀眾可能忘了,故事中的外婆並不會隨便種水芹菜,找到適合種植水芹菜的溪澗,水芹菜才茁壯成長。

很多好作品,都是對自身出身有深刻反思創作而成,可以說這個主題貫穿全劇。戲內小朋友David,也就是小時候的導演鄭李爍,因患先天性心臟病無法跑動而耿耿於懷,後來喝山水而病情好轉後,終於跑起來,阻止本來討厭的韓國外婆離開,那幕相當感人。鄭李爍本身為第二代韓國移民,他改編自己的成長經歷,透露不少私密,以至他在訪問說帶父親看戲時壓力很大。最後鄭李爍憑電影獲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等多個獎項,可以繼續追逐電影夢,並將執導日本動畫《你的名字。》真人版。

其實夢想之地從來不在任何民族國家的土地,而是適合自己的地方,就像水芹菜無論在韓國和美國,也會在溪澗中好好成長。

文:劉螢

相關字詞﹕奧斯卡 鄭李爍 尹汝貞 夢想之地 藝文青 農情家園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