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未來城市:NFT熱潮捲到香港 fans贊助模式 養起創作人?

【明報專訊】音樂人陳奐仁上月底以NFT推出新曲Nobody gets me,最後以7個以太幣售出,當時約值11萬港元。他說NFT「可能為下一代華語音樂人帶來曙光」,所以當一回白老鼠,試探這炙手可熱的區塊鏈發展是否可行。陳奐仁接受我們訪問談背後理念,原來他是幾星期前在Clubhouse一間房認識NFT。這跟記者開始聽聞這3個如密碼般的英文字母時間相若,自此近1個月之間,即感受到NFT熱潮浪接浪,一個tweet、一個Gif、一首歌都可以是NFT,轉眼潮流就掀到香港。攝影師夏永康與台灣歌手周興哲亦聯手在NFT交易平台「OpenSea」發布作品,背後主理的香港公司是什麼來頭?除了創作者、中介,LikeCoin創辦人高重建最近亦成了買家,購入小朋友齊打交角色NFT,他與陳奐仁對創作者給的建議都是不要等,快試試,究竟咩玩法?不少相關討論與「泡沫」掛鈎,當中又有沒有風險?

「鑄」到出售 4步驟

說到區塊鏈,很多人仍聽到就頭痕,你可能會想:「總之複雜高科技嘢啦」,先帶大家跳過嚇怕自己的黑洞,來個簡易入門版。說說步驟,如果你是創作人,畫了一幅畫,想「鑄」(mint)成NFT在平台出售,選擇所用的區塊鏈如「以太坊」(Ethereum)後,需要4步:1.建立加密貨幣銀包,如MetaMask、Trust Wallet;2.買加密貨幣(以太坊為例便用以太幣,ETH)「責袋」,因為通常在一個「市集(marketplace,即交易平台)」將作品上架會收費,收費水平隨時間可升可跌;3.在平台將銀包連上帳戶;4.將作品上載並上架。

想知陳奐仁作品的交易過程,可以輕易在「市集」OpenSea上查到。他在3月28日「鑄」一個NFT,底價0.07ETH(以太幣),當天約值931港元,帳戶scientificray先出手以0.17ETH投標,在6個帳戶十多次競價後,一星期後到期,這個NFT以7ETH成交,當時約值11萬港元,交易費用0.04ETH(約640港元)。其時1ETH約值2077美元,至4月16日,1ETH約值2448美元。

我們向高重建請教,用3個問題初步弄懂搞邊科:

1. 以太坊與比特幣的區塊鏈有什麼分別?

是否兩種不同平台?

「唔係。是兩條區塊鏈,我不將它稱為平台,亦不建議這樣叫。」NFT全名non-fungible token,有譯非同質化代幣,高譯為「非同質通證」,「同質」是我們理解的一般貨幣,銀包內這張100蚊紙與另一張100蚊紙本質上是一樣的,但NFT每個是獨一無二,以創作者作品鑄造,在區塊鏈上持有人及轉手紀錄不可篡改,價值來自創作者及社會賦予它的意義。「以太坊開始時也是同質(代幣),但因以太坊有很強的延伸性,有團隊就基於以太坊設計出NFT,而NFT亦不是以太坊獨有,其他鏈都可支援NFT,不過以太坊是公信力、認受性最強。」NFT始於2017年,高重建認為近期興起並非由於單一作品捲起的聲浪,「這些技術永遠不是漸漸多人受落,都是長時間沒什麼發生,忽然間幾個月發生晒,一直都有人做很多鋪墊,當儲夠能量就會爆」。

2. 不同「市集」與區塊鏈有什麼關係?

「以OpenSea為例,它技術上可以支持不同的區塊鏈,但它主要做以太坊,以它的說法,以太坊做NFT的部分似畫廊,OpenSea就似望入畫廊的一個窗口」,在這市集可拍賣或以定價出售「畫廊」內的作品。

3.買了一首歌的NFT是什麼意思?

「在iTunes買首歌,跟在OpenSea買一首歌意義很不一樣。前者是你有權聽這首歌,或有權放在你的音樂庫隨時聽;在數位世界這首歌可以無限複製,而NFT的意義是帶有「唯一」的特質,雖然看上去都是同一張圖,或聽上去是同一首歌,但其實不同,就像簽名版」,但不等於擁有歌的版權,卻是買來具有獨特數碼印記的版本,一查紀錄便可認證。

陳奐仁興奮地說這次實驗成功,用最簡單的方法完成,是給新手或現任音樂人「做個demo」。有玩Clubhouse的人應該都知道他是常客,他說:「大概在幾星期前,我在Clubhouse一間討論NFT的房間中被其他人邀請做moderator(主持),同一間房還有兩個我很喜歡的人MC hammer及Tiffany Haddish,結果因為我在那間房聽了多個小時,然後就對NFT產生興趣。」他的NFT是一個組合,包括歌曲Nobody gets me的7秒MP4單曲連封面、歌曲的24bit/192khz WAV音頻,以及與他Zoom對話1小時。新歌當然是作品內容,但為何還加入7秒封面和Zoom對話的機會?「因為在NFT的市場上,大家慣了看視像藝術,當然可以做一個still(靜態圖),但對新手或獨立音樂人來說,要把它整靚壓力好大,所以我建議大家用動畫,會簡單好多。」這7秒人人點入連結都可以看到(網址:bit.ly/32h5D3n),他以自己的一張照片與代表他的公仔重疊移動,製作出這個NFT的「簡介」。而與他在Zoom對話,「是表達誠意最簡單的一個方法,因為在疫情中約見面也困難,Zoom可與買家即fans有直接的溝通交流,讓音樂人可與買家建立贊助人與創作人的關係,是1對20個的第一步」。

NFT賣點是建立1000 true fans,陳奐仁說希望以此「拉近音樂行業的貧富懸殊問題」,「在免費平台上好紅的歌手養了一班fans,習慣免費消費,當他們要fans付錢時,fans就會擰轉頭,NFT呈現的出路,是建立1對20或1對50的音樂人與贊助人關係,就好似文藝復興古典年代,莫札特、貝多芬有王室給他們錢寫隻歌,為他們演奏,其他人見到流口水,又會請他給他錢,這樣幾個贊助人養活一個音樂人的模式來產生音樂,他們的產量大,質素也高。這個方法就讓我們不會錯失下一代的李宗盛誕生」。他曾談及與眾籌比較,「眾籌需要很多人,而多數年輕或獨立的音樂人並沒有龐大的fans群,1對20NFT贊助人的模式就比較適合他們」。

擁有權與使用權 分開看

Twitter創辦人Jack Dorsey以NFT拍賣2006年首則帖文「just setting up my twttr」,以超過2000萬港元售出;拍賣行佳士得在NFT市場拍賣藝術家Beeple的Everydays:TheFirst 5000 Days更以約5.4億港元天價轉手。高重建說現時NFT市場與傳統的藝術市場相似,多是單對單一個帳戶高價買下一個NFT,而他較期待被稱為「半同質」做法的發展。一片熱潮之中,村上隆宣布延遲將作品鑄成NFT,其中提及還要些時間了解及考慮ERC721及1155的好處、壞處,高重建解釋,「NFT類似一個統稱,真正的技術語言或技術標準是ERC721,近期又有人寫出另一個標準ERC1155,可以理解它是一個半NFT,可以發一批數量而非一個」,他以自己出的書《區塊鏈社會學》為例,便以NFT發行一批十「本」,「就如畫家在畫作的10個複製本上1/10、2/10,是限量但不是唯一」。

花錢買支持創作者

高重建所期望的與陳奐仁口中的贊助人相似,「這是一個實驗,你不付錢都可以下載到這本書,但買NFT就知是正版,而且是簽名版,我只會mint 10個NFT,這10個人是欣賞認同這本書,所以肯花錢買,但跟他能否得到本書是兩回事」。他說這個概念要很小心弄清,「將擁有權(ownership)與使用權(access)拆開,因為在物理世界是綁在一起的」。半同質的理想發展,在他眼中「不是一小撮作品賣到好鬼死多錢,而是好多人都可以將他的作品賣到若干錢」,亦不在於購入後才可享受到作品,而是表達對作品的支持肯定。他以0.138ETH拍得「小朋友齊打交」首個角色Davis的NFT,亦是為支持創作者此後仍不倦開發其他遊戲的堅持。

陳奐仁着緊地對新手及獨立音樂人喊話,「我哋要快手啲喇,如果大公司一開始出NFT,他們就會好高價拍賣,你想想,一個有30年年資的大明星,第一次上紅館的紀念品或第一個音樂獎(若被製作出NFT),價值點都遠遠高過一個新人的作品喇啩,佢一出咗,新人就會怯,現在我最需要做的是鞏固大家的信心,快點開始培養贊助人模式,哪怕大公司介入這個界別,他們的小天地亦不會受影響」。

在NFT市場摩拳擦掌的,還有成立3年的「數碼藝術作品中介人企業」光尚文化,近日發布夏永康聯乘周興哲的NFT,由周興哲為夏永康5張相片配上音樂組成故事,以及邀本地視覺效果師製作1分鐘動態圖片,稱為「亞洲首個共同創作NFT加密音樂影像作品」。記者到訪這間公司,總經理張浩德遞上卡片,開宗明義介紹光尚文化是太陽娛樂集團旗下公司,「太陽娛樂在香港一路做開傳統演唱會、電影投資、藝人發展等各方面的業務,光尚文化就希望發掘新業務,老實說,我們正式接觸NFT也只是個多月前」。他們之前為夏永康出版攝影集《CHAOS》,周興哲則是旗下藝人,張浩德說作為中介,他們可以憑公司的網絡等優勢撮合不同創作者合作。他亦不諱言需花工夫與創作者及傳媒解釋什麼是NFT,同時就作品性質挑選合適的平台,如Nifty gateway雖是活躍市集,作品質素好,但較多數碼動畫,攝影作品未必與其平台風格相合,最後還是選擇較多亞洲人注意的OpenSea來試水溫。

對他們來說,低門檻同樣有好處,「平時做音樂好多計算,首歌出街時,我們的鋪排要構思藝人有幾多嘢返來(回報)、令公司有benefit。而用這個模式,計算可以少很多,亦可以實驗好多,藝人可以玩的也闊很多」,「我們看到長遠有很多發展可能,如買演唱會飛的認證、線上結合線下展覽,都可以透過NFT技術去實現」。而他說光尚文化的角色是推動本地藝術家多作嘗試及推動更多合作,「你唔想煩,我們可以幫你,成本低好多,試10秒又得、試5秒都得,淆的話就先試一兩件作品。我們想擴大這個圈子,亞洲與香港有好多artists,可能國際只識某幾個,能否擺埋一齊變成一個大team推上去?這就是我們的角色」。

鑄造者是否創作者? NFT的版權問題

另一個常在NFT討論中出現的關鍵字是「泡沫」,Beeple的作品以天價轉手後,台灣科技媒體「科技島讀」曾刊出分析文章,質疑當中操作,提出專門收藏Beeple作品的買家Metapurse,亦發行加密貨幣B.20,而Beeple正持有2%,質疑藝術家與買家的關係,Metapurse投得作品會帶動B.20升值,Beeple有可能從中獲益。高重建說NFT的獨特價值造就二級市場,買家除了是支持者,也有可能是希望轉手賺一筆的人。炒賣之風原本在傳統藝術市場亦會出現,而區塊鏈銀包持有人可隱身,亦會更便利「左手交右手」的操作。

但作為創作者,似乎未需承受太大風險,甚至一些交易可訂明轉讓時作者可享10%分成,保障他們的收入。高重建稱NFT在這個階段面對其中一個最嚴重的問題,「是mint的人是否創作者,現在大部分情况是沒機制處理,技術上如mint小朋友齊打交的NFT,我都可以在取得Gif之後做到,平台幾乎沒方法判斷我與作品的關係」,產權是NFT機制未能解決的問題。對於創作者,他的建議亦是「唔好等,一定要快,要落手試,不要企圖明白晒先做,一定要透過做去明白」,他補充雖對中介角色沒意見,視乎他們所得是否與創造的價值相符,不過也「不建議創作者經中介,就算要經,莊都應該係自己揸,例如wallet是自己的,可以找人幫忙,但應保持自己的主導角色,唔係識晒所有嘢,至少要有個態度去理解明白」。張浩德說將來更多藝術家懂得自行鑄幣,他們也樂見新發展,亦沒打算涉足二級市場。

談及將來,陳奐仁在NFT的新土地躍躍欲試,計劃推出純音樂作品或與其他人合作;LikeCoin團隊將協助獨立攝影師蕭雲將過去兩年在香港街頭拍攝的其中一張照片鑄成NFT,並將拍賣收益捐予慈善機構。而「小朋友齊打交」作者Marti Wong亦宣布推出「萬人齊打機NFT計劃」,進一步打破框架。高重建說:「NFT能向創作者賦權是肯定的,我不會視它為烏托邦,有變化仍好過沒變化。」

文˙ 曾曉玲

{ 圖 } 受訪者提供、網上圖片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