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周日話題:工程師學會還是專業團體嗎?

【明報專訊】工程師是專業,但是工程師學會還是專業團體嗎?近年來工程師學會變成維護及爭取業界利益的壓力團體,遺失了守護專業精神的承擔,偏離正道,愈走愈遠。

2018年揭發沙中線幾個站的嚴重施工問題,連工程紀錄都消失,港鐵工程人員和著名外資工程公司涉事,震驚公眾,毁了工程師專業形象,有論者謂「專業精神全線崩潰」(註1),但是工程師學會噤若寒蟬,在公眾眼前消失,沒有半句譴責離譜工程現象,也不見行動懲處破壞專業守則的人員或公司,一點都沒有盡專業團體守住道德底線之責。

同是2018年,巨型人工島概念浮現,工程界似乎對幾千億元預算十分雀躍,個別資深工程師以至工程學會本身多次為概念護航,不惜踩入氣象和海洋他們不熟悉的範疇,但是次次都犯連中學生都明白的低級錯誤,2020年工程師學會向立法會遞意見書,力撐人工島,很不幸言論反映忘掉專業,甚至有誤導公眾和立法會議員之嫌,喪失專業團體的水平和氣節。

以下讓我們一起回顧這幾年與人工島關連的離譜事件,思考:某些工程師和工程師學會是否為了永遠有工開,以致落力推銷大型工程到忘了專業和道德?工程師學會還是專業團體嗎?

外資工程顧問公司的「無知」

2018年10月我指出人工島將要面對颱風的巨浪(註2),受推動人工島團體聘用的著名外資工程顧問公司高層人士通過傳媒高調反駁,聲稱海浪不會轉彎和重申海浪最高只有約2米,結果暴露他的無知,不懂海浪分為「風浪」和「湧浪」,更連中學生都知道的「波浪會轉彎」也不懂,最差勁的是:土木工程拓展署在交椅洲早已有5米浪高的紀錄(註3),該名人士技術犯錯,又沒有做盡責審查,盡丟工程界的面子。

誰知在我提出種種事實後他還在傳媒死撐,我不得不在網誌撰文(註4)質疑該工程師專業水平不足和專業操守失當,以及告訴他:若有再犯,必正式投訴。據聞有行內人士向工程師學會作出投訴,不過外資公司氣勢強勁,事情不了了之,工程師學會所謂守護專業原來只講不做。雖然失望,我以為工程師們和工程師學會能夠從事件汲取教訓,不會再犯隨便踩入不熟悉的氣象學和海洋學的錯誤和亂放厥詞,很不幸事與願違。

工程師學會誤導立法會

2020年12月立法會討論人工島撥款,香港工程師學會由會長署名向立法會提交了撐人工島的意見書,再次「踩過界犯錯和忘掉本行」,意見書提到氣候變化,卻隻字不提海水上升,有兩個可能:一是沒有氣象常識,不知海水上升,二是故意遺漏,學會不是達不到專業技術水平就是有違專業道德。

意見書只提颱風山竹一個例子就請議員安心,稱:「錄得最高風暴潮為(天文潮以上)2.35米…仍低於現時填海土地一般高於「香港主水平基準面」(簡稱PD)6米的水平」,立法會議員都是忙人,沒有時間詳細鑽研,見到「2.35米」遠低於「6米」,以為沒有什麼危險就放心通過撥款,學會的文字遊戲令立法會議員誤會了。

問題是意見書寫了「(天文潮以上)2.35米」,等於明知風暴潮是疊加在天文潮之上的東西,卻不把潮水高度加風暴潮得出真實水位,才跟填海土地高度比較,讓「2.35米」跟「6米」比較,有兩個可能:一是不知「天文潮以上」是什麼意思,二是有意不加上去,令議員減少對危險的警覺,前者是沒有水平,後者就構成誤導了。

更重要一點,香港大型基礎建設工程的設計一向採取200年的視野,工程師學會向立法會提意見只靠一例、沒有統計數據基礎,又忽視氣候變化200年內可能出現的海水上升,犯了工程設計的不可饒恕的根本錯誤,這是為什麼我當時嚴厲批評工程師學會「踩過界就不熟悉的氣候和海洋課題發言,搞錯科學,又只講眼前所見,忘掉香港大型基礎建設工程一向以二百年為設計視野,既違反專業團體行為規範,也涉嫌專業不及格和誤導立法會」(註5),事後工程師學會低調發了一篇含糊的新聞稿了事,不敢對我的指摘作出任何爭辯。

高級副會長再踩界犯錯誤導香港

故事沒有結束,4月12日工程師學會高級副會長鍾國輝在電視一個不知由誰贊助的古怪短片系列裏,宣傳填海建人工島是解決香港土地問題的最佳方案,他努力游說香港市民海水上升不會影響人工島,論點包括:(1)近年颱風天鴿和山竹都沒有水浸機場,所以不用擔心海水淹浸人工島,(2)在電腦計算的未來氣候裏海水上升只有0.5米,幅度小不用擔心,(3)工程師懂得對付海水上升,例如建「弱波石」、「緩衝區」之類。他推銷人工島世紀工程心切,沒有遵循專業守則,忘了盡責審查,甚至丟了本業知識,言論犯了低級錯誤,他的專業稱謂絕不匹配。

鍾國輝稱颱風天鴿和山竹都沒有水浸機場,所以未來海水上升也不用擔心,這是非常幼稚的邏輯錯誤。

山竹襲港後天文台指出:香港十分幸運,如果山竹稍為移近一點和在當日晚上掠過,由於遇上天文高潮,水位會高出1米以上,今次不浸機場,或者下次就浸!

更重要的是:氣候變化背景下,平均海平面上升,颱風強度會增加,兩者疊加的後果是未來颱風襲港有能力帶來比山竹更高的水位,今次不水淹不等於未來不會,道理顯淺至極,時代變遷,怎可能用「過去」來論證「未來」?何以堂堂一個專業團體的高級副會長會不明白呢?

海水上升 忽視高數字之嫌

對不起,工程師真的不懂氣象、不懂氣候、不懂海水上升、不懂推算未來的「情景」、不懂最新研究對於兩極冰融加速為海水上升帶來的潛在嚴重隱患。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簡稱IPCC),2019年發表了《氣候轉變下海洋與冰圈特別報告》(註6),稱全球海平面在各種「情景」下可能上升幅度由0.29米至1.1米,中位數是0.7米,因此新聞報道或科普文章中大家經常聽到本世紀海水上升0.7米的數字,必須注意,平均數或中位數是沒有意義的,我們知道海平面上升的推算與未來溫室氣體排放量(即是所謂「情景」)是緊密掛鈎的。

做防災工作,我們必須做最好的準備,作最壞的打算,因而海邊城市如香港不可能只防禦「平均」海水上升,事實上數十年來,直到今天,全球始終處於IPCC的高排放情景中,從防災角度看必須選擇高排放情景下的海水上升為防禦目標,以前已經寫了文章解釋本世紀要防海水上升1.5米(註7),鍾國輝在宣傳片裏聲稱未來海水上升0.5米,希望市民不要太過擔心海水上升水浸人工島,既是不認識問題複雜性的盲目樂觀,也有違防災的基本原則,情况相當於應付酷熱,我們不會只講「平均溫度」而會防禦「極端溫度」。

更有甚者,由於近年格陵蘭和南極洲冰融現象急劇變化,不少科學家認為IPCC的數字過於保守(註8),舉例說美國國家海洋與大氣局(NOAA)2017年發表的報告指出:如果南極洲冰融加速(目前已有迹象),世紀末海水上升可達2.5米(見圖,註9),鍾國輝口中的0.5米,有為人工島護航而隻眼開隻眼閉,只看低數字而忽視高數字之嫌。

弱波石緩衝區沒有用的

鍾國輝提出「弱波石」作為防禦海水上升的工程方案,是風馬牛不相及,用錯工具解決問題。弱波石顧名思義是減弱海浪的裝置,而波浪的周期是以分秒計算的,但是由氣候變化產生的海平面上升是以年計的長期變化,根本不是海浪,所以弱波石擋不住長期海平面上升,是毫無作用的。

至於「緩衝區」,也是對付海浪的工程,溢過海堤的波浪帶來的海水被安置在一個儲水空間,由於個別颱風過程中溢過的海水量不太大,可以暫儲和於風浪減退之後泵回大海,達到防止海水入侵內陸的目的,但是遇上氣候變化帶來的海水上升,高過海堤後海水就不停流入,這個空間是沒有用的,難道將來人工島要靠永遠開動的水泵把不斷入侵的海水泵回大海?到時停電怎麼辦?想起都捧腹大笑,不過是笑中帶淚。

以弱波石和緩衝區去擋海水上升,反映不認識海水上升的本質,鍾先生用錯工具對付問題,技術不合格。

總結

這幾年工程界出現害群之馬,令「工程師」這個金漆招牌蒙污,香港工程師學會沒有嚴肅處理犯規人等,甚至本身也涉嫌忘掉專業,參與誤導社會,令人扼腕嘆息。

工程師學會作為專業團體,不應該為了自己或某些集團的利益,盲撐某些工程,罔顧事實發言,把不需要建的講成必須建,把存在的危險講成不存在,更不應踩入其他不熟悉的專業(如氣象和海洋),胡亂拼湊對所撐工程有利的外行說法,誤導市民、議員和政府。

專業的存在是為了人民福祉,偏離這個立場就不再受人尊敬,專業團體的任務是為本行業技術水平把關和保障從業員遵守道德規範,做不好這兩件事就不配稱為「專業團體」。

香港工程師學會請撫心自問,究竟做到人民的要求,達到人民的期望嗎?還配稱為「專業團體」?

註1:劉細良,2018年8月13日:港鐵沉降 香港淪亡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B8%AF%E9%90%B5%E6%B2%89%E9%99%8D-%E9%A6%99%E6%B8%AF%E6%B7%AA%E4%BA%A1/

註2:《草雲居》,2018年10月13日:東大嶼人工島有多大浪?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10/2-1-2-1957-1971-1971-2-10.html

註3:《草雲居》,2018年10月15日:海浪不懂轉彎?顧問搞錯了!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10/blog-post_15.html

註4:《草雲居》,2018年10月17日:敬告工程顧問先生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10/blog-post_17.html

註5:《草雲居》,2020年12月12日:人工島:香港工程師學會踩過界犯錯和忘掉本行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20/12/blog-post.html

註6:UN/IPCC, 2019:Special Report on the Ocean and Cryosphere in a Changing Climate

註7:《草雲居》,2018年10月30日:要防海水會升多高 - 香港和人工島的世紀考慮 https://tiandiyouqing.blogspot.com/2018/10/blog-post_30.html

註8:NRDC, 2019:IPCC Report: Sea Level Rise Is a Present and Future Danger. https://www.nrdc.org/experts/rob-moore/new-ipcc-report-sea-level-rise-challenges-are-growing

註9:NOAA, 2017:Global and Regional Sea Level Rise Scenarios for the United States. NOAA Technical Report NOS CO-OPS 083. https://tidesandcurrents.noaa.gov/publications/techrpt83_Global_and_Regional_SLR_Scenarios_for_the_US_final.pdf

文˙林超英

編輯•林曉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