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星期日現場:如果你在等…… 港大鼻噴疫苗料副作用少效用高 幾時面世?

【明報專訊】香港開展疫苗接種計劃後,兩個選擇不論科興及復必泰,過程中都有多宗導致嚴重副作用的報告個案甚或懷疑死亡事件,其中復必泰因包裝出現瑕疵需要暫停接種。至今香港的疫苗接種率仍然偏低,已接種第一劑疫苗的只有數十萬人。這時候,大家或會記起港大研發中的港版新冠疫苗,十劃之中,會不會多咗幾撇?

「我哋係要囈(求)廈門大學幫忙找疫苗廠㗎。」連日來奔波於不同傳播鏈現場的袁國勇教授上周三晚上匆匆致電記者,再三講解今次研發港大鼻噴式新冠疫苗之難,「根本是好困難,難在無錢、香港無疫苗廠,將疫苗(種子)運上內地好困難,將疫苗運來香港又難。最弊是香港無疫苗監管部門,香港做疫苗是不是OK呢?都無人試過」。

雖然艱難,仍要繼續,因為袁國勇預計這隻港版新冠疫苗副作用很少,而且比打針更能夠對症下藥;加上這款疫苗很百搭,日後可以輕易改造為MERS或流感等等疫苗,永久地造福世界。

有關何時面世的問題,港大將疫苗種子交予兩間內地藥廠生產,第一隻在內地正在做第二期臨牀實驗;第二隻剛運抵香港、下月開始做第一期臨牀實驗。

港大鼻噴疫苗是全球第一隻獲准開展臨牀試驗的噴鼻式新冠疫苗,可謂早着了先機。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系傳染病學講座教授袁國勇解釋,他們早在三四年前已開始研究鼻噴式疫苗技術,原本目標為改善香港市面唯一一隻鼻噴式流感減活疫苗FluMist的接種限制。FluMist是由美國藥廠MedImmune(後被阿斯利康收購)生產,並在2003年推出市場,疫苗適用於2至49歲的人接種,但懷孕者、正接受免疫抑制治療的病人、患有哮喘、氣喘等呼吸道疾病的人都不適宜接種疫苗。

港大微生物學系團隊研究後發現,這些接種限制是源於疫苗中仍然含有名為NS1的病毒性基因,NS1在進入人體後會產生一種蛋白質,對抗宿主體內的干擾素(抗衡病毒感染的細胞信號傳送蛋白)反應,並誘發炎症。因此港大改良疫苗時,拿走NS1基因,相信能夠令適宜接種者不再局限在2至49歲的人。而取走NS1後,剩餘一個空白區域,他們於是放入新冠肺炎病毒刺突蛋白的受體結合區基因,製造出這款鼻噴式新冠疫苗。

鼻腔免疫反應 阻病毒入體內

與科興的滅活病毒疫苗不同,袁國勇解釋港大鼻噴疫苗屬於減活疫苗(病毒未完全殺死),噴鼻後病毒會在上呼吸道(鼻咽)細胞中繁殖一圈,產生鼻咽黏膜免疫反應,但不會進一步進入肺內繁殖和在體內傳播。

港大臨牀試驗中心執行總監游廣智補充,疫苗針對鼻咽黏膜的好處是,新冠病毒和流感的主要感染途徑都是通過呼吸道感染病毒,而現時無論是科興滅活疫苗或BioNTech的mRNA疫苗,打針後都是在血液中製造免疫反應,而在鼻腔或呼吸道的免疫反應並不明顯。「你都聽到好多人說打針後,其實都是會感染到病毒,只不過感染後症狀會輕微好多或沒有症狀。但噴鼻有這個可能性是直程不感染,在鼻腔已經有免疫反應,阻截新冠病毒進入人體。」

游廣智指,動物實驗已見證這隻疫苗能夠在動物鼻腔產生免疫反應,但仍然有待進一步人類臨牀實驗證實。他們相信鼻噴疫苗對於鼻咽造成的免疫反應,理應快過傳統打針,「我們估計鼻咽位置好快有免疫反應,可能是接種後一個星期內已經見到,但水平有幾高?能否提供足夠保護?暫時不能夠說得太進取」。

改良自鼻噴流感疫苗

袁國勇預期港大鼻噴疫苗的副作用應該很少,諸如過敏。游廣智補充,所有疫苗都一定有副作用,就算是流感疫苗亦會有部分人出現發燒或骨痛症狀,但他們不預期港大鼻噴疫苗會出現如科興和復必泰疫苗那些很嚴重的副作用。

何解?游解釋因為復必泰採用mRNA新技術做疫苗,副作用本身就較難估計;而科興的滅活技術雖然有很長歷史,但新冠病毒卻是新的,「它是用現在的新冠病毒,然後打死它嘛,簡單來說」。而港大鼻噴疫苗是基於現有鼻噴流感疫苗技術作改良,技術不新,而且病毒亦不新,疫苗是用流感病毒做底(作為載體),再加入新冠病毒基因,「基本上你可以當我們是一隻流感疫苗來的」。所以預期港大鼻噴疫苗安全度比科興、復必泰等新冠疫苗高,副作用較少。

港大下月開展第一期臨牀實驗

港大鼻噴疫苗有兩種可行的生產方法,一種是用細胞培養病毒,另一種是利用雞胚培養。由於香港沒有疫苗製造廠,所以港大在研發和製造出疫苗種子、並取得專利後,委託廈門大學尋找到兩間內地公司生產,包括北京萬泰生物使用細胞培養,長春百克用雞胚培養。

港大和兩間公司的合作方式有異,萬泰獲授權在生產疫苗後自行在內地推行臨牀試驗。而長春則只是受港大委託生產疫苗,疫苗生產後會運回香港,由港大在香港做臨牀試驗。

去年9月萬泰生產的港大鼻噴疫苗已獲得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開展第一期臨牀實驗,而去年底亦獲發第二期臨牀實驗批文。至於香港,長春生產的雞胚疫苗剛剛運抵香港,港大臨牀試驗中心將在下月開展本港第一期臨牀實驗,預期9月前完成;而第二期臨牀實驗料再花約9個月時間,至於大型的第三期臨牀實驗,袁國勇指由於需要在持續爆發疫情的地方進行,暫時未有時間表。

缺錢兼無廠 開發「好困難」

何解香港臨牀實驗滯後逾半年?袁國勇在短短4分鐘說了5次「好困難」,首先香港缺乏投資者,他指在3年前就已經完成初步研究的流感鼻噴疫苗改良,但因為投資者都擔心風險,不願意支持,而無法開展臨牀實驗。直至新冠疫情爆發,他們終於有資金做新冠鼻噴疫苗臨牀測試。國際組織流行病預防創新聯盟(CEPI)在去年3月,向港大提供首階段62萬美元(約484萬港元)種子基金,而近日再資助489萬美元(約3812萬港元)予港大做第一期臨牀研究。港府食衛局醫療衛生研究基金亦曾於去年向港大撥款2000萬元支持研發。

此外,袁國勇指香港缺乏疫苗製造廠,他們必須尋找國內藥廠合作。更大問題是香港沒有監管機構檢查和批准本地疫苗,亦從來沒有人試過將香港研發疫苗運往內地生產,因此亦沒有明確進出口機制或優先權,在這些交涉工作上耗掉不少時間和精力。他慨嘆:「萬泰在國內已經做完第一期臨牀試驗,證明到我們這隻疫苗是安全的,現在正在進行第二期,雖然有無效(對付新冠肺炎)就未知,因為內地都無人確診;而現在長春才運到第一批疫苗下來給我們。」

港大鼻噴疫苗在香港的第一期臨牀實驗將於下月正式開始,由港大臨牀試驗中心負責,游廣智解釋第一期臨牀實驗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測試劑量,30名參加者會分別接種高劑量和低劑量兩種疫苗,以衡量哪種劑量更符合利益和風險。第二部分是將已選劑量的疫苗接種到共85名參加者,持續觀察他們的免疫反應。他指出免疫反應包括兩類,即抗體和稱為T細胞的免疫反應,一隻好的疫苗應該同時激發兩種免疫反應。

港大鼻噴疫苗的設計同樣需要接種兩劑,第一劑和第二劑相隔4星期。他指出市民對於臨牀實驗反應熱烈,現在已經有足夠參加者報名。

百搭疫苗 對世界裨益大

雖然港大鼻噴式新冠疫苗正式面世時間無期,但仍然要繼續做的理由是一旦成功應用,將對世界裨益很大。

對於新冠疫情,游廣智指由於這些鼻噴式疫苗不需要如復必泰疫苗般低溫冷藏,只需要普通冷藏在攝氏2至8度雪櫃,因此這隻新冠疫苗在儲存、運送和應用上都很容易,有助日後條件較差和落後國家廣泛接種。此外,袁國勇指若出現變種新冠病毒,他們可以輕鬆改變疫苗中的刺突蛋白受體結合區基因,去抵禦任何病毒抗原性變化(antigenic changes),不過暫時未知第一代疫苗針對這些變種病毒的功效如何。

對於其他疾病,這隻疫苗亦同樣重要。袁國勇指在移除了NS1後,預計可以令鼻噴流感疫苗的接種人士不再局限於2至49歲的人身上,除了對疫苗蛋白和成分敏感的人之外,這隻改良版疫苗只會有很少禁忌症(little contraindications),雖然仍然有待臨牀試驗確認。此外,在移除NS1之後,這隻疫苗其實相當百搭,空白區域除了可以加入新冠病毒刺突蛋白受體結合區基因外,亦可以同時加入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MERS)等病毒基因,港大其實是用這個技術組成了一個安全黏膜疫苗接種平台(safe mucosal vaccine platform),日後可繼續發展其他鼻噴式病毒疫苗。

排除萬難,港版疫苗終於投入第一期臨牀實驗固然值得欣喜,但袁國勇亦不忘說前路仍長,現時只有第一期臨牀實驗資金,第二三期仍然要再募集。其實就在本月,港大研發的這個鼻噴新冠疫苗技術剛在「2021年日內瓦國際發明展」獲得「評判特別嘉許金獎」的最高殊榮,但袁國勇慨嘆:「儘管有出色的基礎研究,我們的困難依然巨大。」

文˙彭麗芳

編輯•林曉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