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周日話題:特朗普玩火自焚

【明報專訊】美國總統特朗普正陷於他政治生涯(到目前為止)的最低潮。國會已認證拜登當選總統;特朗普的兩位內閣成員和幾位白宮要員在短時間內相繼辭職;民主共和兩黨皆有國會議員呼籲特朗普立即請辭,甚至有議員建議再度彈劾他或動用憲法第25條修正案解除他的職權;社交網站facebook、Instagram和Twitter先後宣布無限期中止他的帳戶(封特朗普的 Twitter 簡直是廢他武功了);連他的一些忠心支持者,所謂的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faithful,也公開指摘他。一言以蔽之,特朗普現在是千夫所指。

這毫無疑問是自作孽。特朗普死不認輸的性格和伎倆,早在2016年總統初選中已表露無遺;當時他在愛荷華州輸給了克魯兹(Ted Cruz),便立即指控克魯兹舞弊,要求選舉結果作廢。特朗普更揚言要爆克魯兹老婆的「醜事」(「I will spill the beans on your wife! 」),並誣揑克魯兹的父親有份參與暗殺甘迺迪總統。(特朗普當選總統後,克魯兹「不計前嫌」,甘作契弟,那是後話。)2020年總統選舉結果出後,特朗普再來一次死不認輸,實屬意料之內;况且他在競選期間不斷鋪排,例如毫無理據地質疑郵寄投票(雖則他自己也是用這個方式投票),力圖令他的支持者相信他必勝無疑,相信如果他輸了,就一定是由於選舉舞弊。

無政治智慧 賠政治本錢

雖然大家都知道特朗普這次會死不認輸,但他最終撒賴到哪一個地步,則較難預料。結果特朗普「去到盡」,沒有看準形勢、收放自如的政治智慧,賠了大大的政治本錢。

那些選舉舞弊謠言和陰謀論,在特朗普一方聲稱有證據支持卻從沒能拿出確實證據的情况下,由於被重複又重複地廣泛散播,尤其是特朗普本人也不遺餘力地散播,令到他的很多(或全部?)支持者信以為真。假如特朗普就此收手,一方面堅持有大規模的選舉舞弊,另一方面表示由於政治現實而不得不讓拜登當下一任總統,那麼,他便可以挾着7000多萬選票以強勢退下;那是非常重大的政治本錢,大得可以讓他繼續左右共和黨內的政治取向和權力分配。

然而,特朗普並不是什麼政治天才,而只是一個時勢造出來、能滿足不少人政治幻想的虛假英雄。他以為自己做生意的無賴手段,運用到政治上,一樣可以「起死回生」。於是,他「努力不懈」力求「翻盤」,到了在各級法院連連敗北之後,仍然不認輸,仍然重複那些選舉舞弊謠言和陰謀論。直到他呼籲自己的支持者在1月6日國會確認拜登當選那天到首都華盛頓抗議,為他發聲,他便是去得太盡了。特朗普不知道自己在玩火,結果被火燒傷,傷得頗重。

特朗普並不明白他的狂熱擁躉

為什麼說特朗普是玩火呢?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會被他鼓動而跑到首都華盛頓抗議者,大多比較狂熱,而這些狂熱支持者中的特別狂熱分子,不是QAnon的「黐線」陰謀論信徒,便是右翼極端分子(或同時是兩者),包括武裝的 right-wing militia。這些狂熱分子是怎樣的心態,有可能做出什麼離譜的事來,特朗普是不明白的。這情况有點像當年老布殊在競選期間被問到超市的牛奶價錢而不知道答案—— 對於生活在平民世界的人,那些政治或經濟上的elites並不真正關心;平民中的某一類人有什麼特別的心態和想法,他們自然不會明白。請不要說特朗普不是 elite,那簡直是傻話。

玩火的結局是特朗普支持者衝擊國會山莊事件,破壞了不少物件,死了5人,包括一名警察。這是令美國大大丟臉的事。其中一個衝入了國會山莊的特朗普支持者喊道:「是總統先生邀請我們來的,我們不會離開!」(「The president invited us here, and we're not leaving!」)確實是總統先生邀請他們來的,但也是總統先生在事件發生後義正詞嚴地譴責他們。有人玩火自焚,有人被當「condom」,真是各有前因莫怨人。

文˙王偉雄

美術•胡春煌

編輯•王俊杰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