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力場

文化

《狂舞派3》金馬台上唱好廣東話 香港hip-hop還可rap什麼?

【明報專訊】「舉起拳頭/我哋話畀你哋知/我哋就係代表住呢一個城市」,在台灣金馬獎頒獎典禮的舞台上,Heyo(霍嘉豪)和阿弗,舉起拳頭,用廣東話唱出《狂舞派3》主題曲《歡迎嚟到呢座城市》,這首歌在2020年11月27日推出官方音樂錄像,當時在網絡瘋傳,今日訪問兩名主唱Heyo和阿弗,原來這首歌過後,一人決定留下,一人決定離開,香港的嘻哈(hip-hop)和說唱(rap)文化,在政治限制及商業社會夾擊下,還找到去路嗎?

在金馬獎獲得6項提名的電影《狂舞派3》,包括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也就是文章要介紹的電影主題曲《歡迎嚟到呢座城市》。此歌早在電影開拍時開始創作,配合《狂舞派3》的故事片段。電影由陳心遙監製、黃修平導演,故事講述不同範疇的創作人因便宜的租金雲集在工廈區,他們擔任《狂舞派》及《狂舞派2》幕前及幕後,然而地產商希望把工廈區打造成商貿區,所以加租和巡查,同時又邀請創作人參加優化工廈計劃。阿弗說︰「這件事的性質和hip-hop好原始、自發地做出來的事情,有沒有衝突呢……在這些事件中,就會體會到(嘻哈)背後的精神是什麼,究竟應何去何從?」電影暫定今年農曆新年在香港上映。

大合唱與說唱拼合 

這些歌詞最為突出,就是說唱(rap)及大合唱部分的對比。Heyo說︰「我(們)的創作方式是把電影中rap的段落,抽出來再組合,加多一段chorus(副歌),形成衝突位。」他說的副歌,其中一段歌詞是這樣的︰「全城來/肩並肩/人連人/手挽手/齊祈求/快樂到永久」,這段由小朋友合唱而成。阿弗說,當時大家把電影中說唱部分抽出來的時候,發覺可以串連成一個敘事,他們和負責電影配樂的戴偉、陳心遙及黃修平一起討論時又覺得要有大合唱部分︰「大家覺得那些大合唱、正能量等,好多時候都變成維穩(的工具),好像沒有了背後的精神,那種大合唱的能量不同了……但正能量、和諧等,都是一些人心入面想要的東西。」

他們把大合唱和比較有衝撞感覺的說唱拼合起來,就是現在的版本,不少網民留言說聽歌後很感動,也有人認為MV畫面中的一堵牆,是「文宣被撕走的牆壁」,把歌連結到近年的社會運動。那些因為劇本故事寫的歌,料不到兩年後電影未上映,歌詞先打入民心,「所以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我們坐下來跟導演構思故事,談這齣戲,好多時候都會講到社會上的事情,或者生活上的事情……令這齣戲沉澱下來的東西,可以呼應社會。」阿弗說。

嘻哈和說唱,其實是兩回事。說唱是嘻哈文化的一部分,嘻哈文化還有另外3大要素,唱片騎師(DJ)、地板霹靂舞及塗鴉。黃修平在發布電影海報時也引起一時哄動,電影海報中的年輕人站在推土機面前,他也特意提到嘻哈文化的源頭。一般認為,嘻哈來自1970年代紐約最貧窮的區域南布朗克斯(South Bronx),年輕人失業,教育水平低,對現實不滿,把精力放在音樂和舞蹈派對,卻由此創立了嘻哈文化,在1980年代影響力更遍及全球。

邊緣文化創作人 絕處求生

Heyo和阿弗也是今次電影中的演員,Heyo的角色是龍城的獨立唱作人,阿弗是他的師父,兩人密謀發起反對行動。現實中,兩人在香港說唱圈也打滾了一段日子,面對過不少困難。阿弗在2000年代開始說唱及創作嘻哈音樂,曾經是嘻哈組合生番的成員。Heyo在香港說唱圈被譽為「說唱詩人」,在自己成立公司前,推出過一些混音帶(mixtape)和個人專輯《花華》,都是以獨立歌手身分自資發行。

他們笑言在說唱圈有不少「傷心的回憶」,但問到電影故事是否呼應個人經歷,Heyo只說︰「呼應到的,不單是做hip-hop的人,還有從事藝術、文化的人,他們絕處求生的情况。」他覺得《狂舞派3》會是在邊緣的文化創作人,他們生存狀態和嘗試尋找出路的示範。「我覺得如果這齣戲可以給人作為一個參考,相當程度可達到(我們)預期的價值。」

「現在很多事情不能說……」

在《狂舞派3》的故事,主要講資本主義、地產霸權的問題;而作為創作人,就要小心自己的創作、自己的藝術,淪為替政權及地產商塗脂抹粉的工程。Heyo和阿弗不諱言,在香港,政治、文化藝術及商業,處於一種失衡的狀態。Heyo先講商業︰「商業的東西,只是看錢,文化的東西不應該只是看錢。」然後再講政治︰「政府部門默默地去做一件事,但他們沒有切切實實去理解其他人的生活是怎樣。」他提到自己參加金馬獎的酒會,「文化局長會主動過來,凌晨兩三點的時候,主動過來派卡片,你明唔明,我也試過在林鄭(林鄭月娥)面前表演,她會不會話好主動走過來?不會呀。我試過這些情况,我會比較到,就是大家處事、對待文化(的方式)都不一樣」。

兩年前Heyo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原律流」,他也格外留意香港嘻哈文化的生態環境。在他心中,文化與次文化的分別就在於,「如果你在商業世界賺錢,再把錢投放去這個地方的話,它就只是次文化。它要自己可以行(持續發展),吸納到其他文化的人(去支持它)」。他認為香港的說唱,暫時還不是一個自給自足的文化。「我們這齣戲本身就是關於社會上沒有一個榜樣,我們都想尋求一個榜樣,但心知已經好難找到,因為(現在)跟以前的世界不同了……只能大家一齊去摸索。」而阿弗在訪問時說他將會退休,也就是離開說唱圈。他說到政治上的失衡︰「現在很多事情不能說……很多事情,在腦海想過後,會怕危險,之後把它改了。」這樣失衡的情况,香港嘻哈文化如何發展下去?

廣東話 香港說唱特色

問他們香港說唱的特色是什麼,原來很簡單,Heyo說︰「粵語、廣東話。這個是一定的,其他地方不會用我們的語言。」 阿弗說︰「廣東話是麻煩的,高調少少又會不同了。」說的是廣東話總共有九聲六調,相比之下,韓文,或者只有四聲的普通話,創作說唱的難度較低。他又舉例,「膠袋」和「交代」,聲調不同,可以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詞。

然而,也有很多人嘗試用廣東話做特別的創作。例如德國有一對組合Symbiz,創作以廣東話為主的歌曲《快啲》,收錄在他們的Broken Chinese EP,Heyo即興rap了兩句「快啲快啲起身快啲/我哋打個鼓我哋用隻筷子」,文法上、字句順序上跟我們日常不太一樣,卻又能表達其意思。又例如另一本地製作人及歌手阿鼠MouseFx,用廣東話唱雷鬼(Reggae),這個音樂類型一般是來自牙買加的舞曲總稱。之後又談到近年成立的獨立唱片廠牌「撒野作風」,他們的說唱歌手包括Matt Force及YoungQueenz,亦頗受歡迎。

談到香港嘻哈音樂的未來,Heyo說︰「多了人去從事嘻哈的音樂創作和跳舞等,他們沒有什麼,但會相信,有些人是相信了就去做的,有些人要看到個結果才去相信,是兩種不同的人。」他們認為近年香港嘻哈音樂發展不俗,在網上不時發現新的組合有一些好的創作,而且已經有了固定的粉絲,Heyo續說︰「嘻哈懂得『搵窿捐』。」阿弗說︰「香港這個地方(有沒有生命力)我不知道,但這裏的人,是很有生命力。」

●《狂舞派3》

前導預告連結︰bit.ly/3ozMoMd

主題曲《歡迎嚟到呢座城市》

MV連結︰bit.ly/2Xf2XRv

文:胡筱雯

編輯:蔡曉彤

美術:張欲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

相關字詞﹕嘻哈文化 狂舞派3 阿弗 歡迎嚟到呢座城市 文化力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