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在面目全非之時憧憬日常

【明報專訊】去年5月,我為了創作計劃,剛好為自己計劃了一趟另類「本地遊」,嘗試在一天之內,到訪全香港所有大學。香港會頒授學士學位的院校凡幾,我在地圖上點下全部有「大學」二字在名稱中的院校,結果有了11個目的地。從早到晚,我從屯門出發,半夜前到達清水灣。

這趟「集郵之旅」,讓我見到11所大學,各有動人風景。當天我給自己的「任務」是去記錄和量度每一大學民主牆的狀態,而且行程趕急,也沒拍下多少民主牆之外的照片,見到美景也沒久待,倒是想着要逐一再訪,更仔細地欣賞它們的空間與設計。

那天過後,不久就迎來大半年的香港抗爭,也沒料到這場抗爭最激烈的幾天,讓大學校園成了戰場。誤打誤撞下,那天的另類遊,竟也成了「最後一次」。如今,不僅所有大學都重門深鎖,自由進出已不再可能,香港所有大學校園本身,也從此不再一樣,我不可能「再訪」去年5月見過的那些環境了。

這一星期,打開社交媒體的介面,無時無刻都看到大學校園去年頓成戰場、學生被傷害的慘痛畫面,讀着不同人書寫無法磨滅的憤恨和傷痛,我也陷入了無比抑鬱中。這周快要結束之時,我打開電腦的資料夾,重尋去年5月在每一大學拍下的風景照,嘗試憶記那時的校園,是何許模樣。許多人都說,我們回不去了,也說千萬別習慣日常,而事實是,日常亦已不再可能。

我選取去年在每一大學拍下的其中一張照片,送給各位,沒有列出校名,有的也許你一眼就認出,有的也許你要猜一下。在香港面目全非之時,想像有一天,除了可「煲底相見」,在「那即將到來的日子」,也可重新遇上曾經存在過的美麗校園,和曾經存在過,讓人有閒情細意欣賞的香港。

創作˙黃宇軒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