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周日話題:專訪戴雅門——我係香港人都嬲,但嬲不是策略

【明報專訊】拜登與特朗普的美國總統寶座之爭牽動香港人情緒,到了今周4名立法會議員被DQ,餘下一個只剩建制派的議會,人民又抱着憤怒坐了一趟情緒過山車。議會戰線消失後,港人對國際線如何受美國大選結果影響的憂慮也許更深。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戴雅門(Larry Diamond)近日在《紐約時報》刊登〈處在崩潰邊緣的美國民主制度〉一文,評論總統選戰,我們以電郵訪問他如何看美國換總統對香港的影響,他在議員被DQ當日傳來答覆,說非常明白港人因對抗中國而支持特朗普,但不能將憤怒當作策略(anger is not a strategy)。

「中共領導人正在粉碎香港的自由和自治,並背棄對一國兩制的承諾。 如果我是香港人,我也會生氣和激動,希望能有個美國領袖捉緊每個機會抨擊中國領導人。 但憤怒不是一種策略。 香港人看着他們的自由被逐漸扼殺,不止需要一個每隔一段時間會攻擊北京的美國電視名人。他們需要的,是自由世界國家能站在一起對抗北京領導人,表明他們將會為不斷加重的鎮壓及欺凌付出代價。

期待拜登「復興民主聯盟」

對於香港及台灣支持特朗普的民眾都偏向相信拜登上台後,會着手修補對華關係,他說「過去一段時間,我已建議過香港和台灣支持民主運動的朋友,別對特朗普太熱中,那是非常表面、沒經深思熟慮的」。他認為特朗普政府帶起對中國貿易及戰狼外交等方面採取強硬路線,是「重要及歷史性」的,亦值得欣賞,但特朗普不會關心本國及其他地方的民主,雖然他與北京對着幹令香港及台灣的民主派感覺良好,但特朗普本人「其實只做了很少實際幫香港人的事,對為自由陷困的人民也不是一個可靠的盟友」,比較之下,「拜登雖沒那麼公然與北京對抗」,但同時「亦更真誠捍衛民主和人權。」

拜登更能召集自由國家抵抗中國

有種說法,拜登當選,中央最開心,但戴雅門則言:「老實說,我想很多中國領導人會為特朗普落台難過(sorry to see Trump go)。他的傲慢、 無能及對我們追求民主盟友的蔑視,正在損害美國可領導世界的能力,這才是真的向中共領導人送上禮物。」他期待拜登上台能「復興民主聯盟」,如此方為中國領導人不樂見的,因為這並不利中國追求主導世界的目標。美國大選開票結果出現「藍移」(blue shift)是否涉及選舉造假?他說指控無證據,「這個指控才是造假」,提及政治學者包括他自己在內在投票前幾個月已預測,因為郵寄選票,拜登在開票初期會落後,計算郵寄選票後會領先,後來亦確實言中。

特朗普堅持不承認落敗,戴雅門說「拜登已勝出選舉,是下一任總統,很多共和黨人都知道這點,私底下已是往前看」,他在訪問最後留下一個問題,「問問自己,未來幾年誰更有可能召集自由世界國家抵抗中國?是特朗普還是拜登? 答案是顯而易見的。」

文•曾曉玲

編輯•陳志暘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