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綠色生活:行山露營 人有三急 自己糞便自己帶走?

【明報專訊】「自己垃圾自己帶走」這句呼籲市民郊遊要留意的口號,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最近台灣有戶外活動組織提倡「自己糞便自己帶走」,你又接受到嗎?該組織提出的理由是因為人類進食太多高油、高鹽和加工食物,因此就地解決會對大自然造成負面衝擊。到底這種說法孰真孰假?

雖則大部分香港露營人都會選擇設有廁所的營地,但如果倒楣地遇上在荒野間突然肚痛的時刻,可怎樣盡量減低對環境和他人的影響?原來,山友自有一套全球通用的法則,現在供大家參考傍身。

香港野外廁所足夠?

都說數量多與少是相對概念,學者和露營人的答案完全相反。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副教授伍世良說香港野外公廁數量基本足夠,尤其是郊野公園廁所設施非常完善,又有自來水。

不過,中國香港攀山及攀登總會山藝委員會委員盧澤琛和野外活動教練趙善施都說,香港野外廁所數量不足夠。雖說漁護署轄下41個指定露營地點設有廁所,但就只有16個營地的洗手間設有冲水設備,另有5個營地設有流動廁所,其餘20個營地都只有旱廁。旱廁內環境與氣味惡劣,因此對於部分人來說「有廁所等於無」。

受到新冠病毒疫情影響,漁護署所有指定露營地點自7月15日起關閉,至今仍未解禁,因此很多人改到非指定露營地點,例如塔門和西貢赤徑露營。但這些地方的公廁距離營地較遠,而且數量不多,現時露營的人流完全超出公廁的負荷。

更甚是,香港愈來愈多行山露營者追求探索隱世「秘位」,要去「山旮旯」的位置即意味沒有公廁,因此行山時遇上遍地「黃金」與紙巾的場面並不罕見。趙善施隨口就能說出,訪問前幾天到粉嶺行山,走進小徑探路時就不幸踩中糞便。

人類糞便 衝擊大自然?

台灣戶外冒險工作室ZA Adventure上月撰文介紹,人們在進行野外活動時處理糞便的方法,包括使用糞便袋和挖貓洞。作者較為建議使用糞便袋,因為現在人類進食太多加工食物,糞便亦含有很高的鹽分、油脂以及人工添加物,糞便一旦落在泥土上會對動植物造成負面影響。加上,由於自然分解需要適當溫度、充足水氣、氧氣和微生物,因此在台灣高山環境中需要一段頗長時間才能分解糞便。

不過,浸會大學生物系講師余英傑認為上文作者的說法有點吹毛求疵,因為他相信人類糞便的毒素要對周遭環境產生明顯影響,其數量要累積至工業化程度。而且糞便是有機物質,一般而言自然分解是沒有難度。伍世良亦說,甚至有外國人鼓勵山友在野外方便,好像為大地施肥,但必須以挖貓洞和妥善掩埋處理。不過,伍世良補充香港不少露營熱點人流太密集,如果人人都在山頭挖洞如廁,後果將不堪設想。

所有受訪者都說在香港野外活動時,最理想的首選方法必然是到廁所解決,但萬一遇上突如其來的肚痛,就要記緊遠離水源和妥善掩埋的兩大原則。

全球野外如廁通用指南

1.挖貓洞掩埋 遠離水源

趙善施解說,在外國進行較長時間、例如五日四夜的露營活動時,露營人會使用貓鏟在遠離水源約200呎(約60米)位置,挖出6至8吋深的貓洞。除了因為有礙觀瞻之外,亦考慮到太接近水源會有傳播細菌病毒的風險。每次如廁後,應蓋上泥土,並用密實袋帶走用過的紙巾,因為現在的紙巾紙質非常堅韌,較難被大自然分解。

「始終人類的排泄物本身並不屬於這個環境,人類進食的物品又不是太健康。所以如果人們隨便去草叢堆如廁,然後動物又食回或接觸這些糞便,對環境衝擊就好大。」趙善施說。無痕山林(Leave No Trace)有一個好重要的原則是離開營地時,應該還原營地本來面貌甚或比前更乾淨,「露營時每日都要移動少少帳幕,以免留有壓痕。挖貓洞(Cathole)時,每個人用完都要掩埋」。

不過要留意的是,香港郊野公園是禁止挖貓洞。據《郊野公園條例》第26條,禁止或限制在郊野公園或特別地區內拿取、摧毀或干擾花草樹木、土壤的事情。

2.糞便袋

糞便袋的概念對於香港人或許較為陌生,但外國有不少人會專程住進山中數日,因此外國部分需要事先申請登山許可的森林,都會向登山者免費派發糞便袋,例如日本富士山每年舉行環馬拉松越野賽就會在補給站免費向參加者派發糞便袋。糞便袋的設計一般設有一個小型垃圾袋、一個拉鏈密實袋和一包吸濕珠。

香港的露營商店亦有出售現成糞便袋,不過趙善施說自製糞便袋亦很容易,只需用上密實袋、牛皮膠紙和貓砂即成。為何要用牛皮膠紙?趙善施笑說:「用密實袋都可以,但你不會想見到入面的東西,所以找一些有顏色的膠紙覆蓋,一來令個袋加厚,二來令你看不到裏面。」至於市面上亦出現了不少新式可攜式馬桶、甚至是帳篷馬桶設計,他並不建議使用,因為露營人攜帶的東西愈輕愈好,愈少愈好。

不過,盧澤琛相信不會有太多香港人能夠做到帶走自己的糞便,「因為以我自己教班為例,我們提出要帶走自己用過的廁紙,對於大部分人來說心理關口已很大,所以可想而知要他們將自己的排泄物帶走,是比較難接受」。

無痕山林 價值觀取態 無分對錯

趙善施與記者分享一張位於澳洲偏遠山區旱廁的相片,馬桶後方張貼了使用守則提醒用家在如廁前後都要用水清潔廁盆、不要丟任何物件進馬桶,守則最後寫道「Thanks, from the next user」。趙善施說,其實無痕山林的概念是一種價值觀的取態,並沒有分對錯。之於他自己,為了後來的山友都能夠欣賞同樣的美景,就決定奉行這一套價值觀。

盧澤琛則直言,在香港作為戶外教育工作者,難免感到有點氣餒,因為近年愈來愈多香港人喜歡行山,但對於保護環境的意識仍然薄弱。「香港郊野環境很接近市區,變成市民去郊外玩的時間,也很易將城市生活的一套模式套用於郊野上,例如將垃圾掉進垃圾桶就自覺盡了義務,但在野外,猴子和野豬是會翻垃圾桶的。又或者有人會直接用洗潔精在河道或水源地方洗碗,覺得平時在家中都是這樣做,但他們沒有考慮這樣做會破壞環境,令大自然復原不到。」他明白宣傳教育需時,而在市民未培養到環境保護意識前,加強執法是現時比較直接可行,以及令自然環境在較短時間內得到改善的無奈方法。

文˙ 彭麗芳

{ 圖 } 受訪者提供、網上圖片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