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周日話題:查車牌一剔入冊 採訪齊「犯法」 工具變罪證

【明報專訊】「查了車牌沒有?」無論是交通意外瘋狂駕駛、財金新貴或騙徒的資產核證,到出入中聯辦禮賓府商家到政黨單位的私家車主身分,查車牌基本上是傳媒核證資料的良好操守黃金標準,無論記者小編到總編,一聽到已查了車牌,都會對報道準確性多一份安心,萬料不到是特區政府已暗中設局,將報道的良方變成予報道者死亡的毒藥,上網查車牌已變成「一剔犯法」。

上周政權的獠牙以查車牌犯法為由,拘捕香港電台《鏗鏘集》編導蔡玉玲,今後亦可以隨時翻舊帳,找傳媒這一年所有車牌查詢紀錄,令傳媒機構由總編到記者,通通都有可能被盯上,只要一聲「投訴到」,警察即高調上門拉人。

公眾或會好奇,緣何傳媒對「查車牌」這麼重視,答案其實好簡單,因為這個工具是有助核實事態資訊,以至嚴重案件中當事人身分角色。近年傳媒教育尤其是調查報道的討論中,查冊如查車牌登記、公司註冊、土地註冊恍如「三寶」,三者猶如「串燒三兄弟」,互為補足,助傳媒追查事態真相,大學新聞學院的課程,亦專門找資深記者教授學生使用這些工具。

查真相常用 非獨門醬汁

查車牌其實也不算是特門武器奧秘,而是每日新聞操作上,由突發新聞到港聞事態,財經及娛樂新聞的採訪中,都會用到工具,儼如廚師的柴米油鹽選項,任何入廚者都用到,非什麼獨門醬汁。這個做法亦由來已久,由回歸初年未有網絡查冊,傳媒要派員到運輸署親身查車牌,至今只須在運輸署網頁申請「車輛登記細節證明書」。查車牌可以助傳媒掌握到車輛的車主名字、車輛型號款式、首次登記的日子、價格及相關稅項的資料。

如數廣為人知涉及「查車牌」這個採訪工具的新聞,不妨翻看2002年3月24日《蘋果日報》「駕車者貌似巨星 助手事後認司機 謝霆鋒240萬元法拉利撞毀」的這宗突發新聞報道,當中提及滂沱大雨的早上,藝人謝霆鋒所擁有的法拉利F360Modena跑車,在中區紅棉路失事撞毁,其後謝所屬公司的司機成定國再自行到警署報案自認是涉案駕駛者;緣何報道能確認該車為謝霆鋒持有?就算過往娛記見過謝駕此車也不一定代表為同車及其持有,正因根據查車牌所知,「車主登記是由謝賢及謝霆鋒註冊的謝氏兄弟(香港)有限公司所有」,傳媒當日報道,其後觸發廉署調查事涉「頂包」,當年22歲當紅的謝霆鋒亦因「妨礙司法公正」罪成,還押兩周後,判240小時社會服務令。社會上「頂包」不法之風,亦因而被阻遏。

十多年前轟動案件如此,筆者隨便以「車牌登記」查找這一兩年新聞報道,也見大量報道提及查車牌的核證過程,例如去年2月一宗私家車在筲箕灣路上反車冒煙的交通意外,傳媒透過查車牌掌握到涉案車主只是落地16日「新牌仔」,有助公眾判別意外的因由,令報道更豐富全面。

又例如涉及瘋狂駕駛這些影響道路使用者安全行為的新聞報道,記者也定必會查車牌,如2014年有人駕駛平治房車撞向在旺角的人群及記者,傳媒都會即時透過車牌查詢系統,找出車主身分,以便快速作準確報道。

查冊「檢查」新官員背景

除了交通意外,傳媒亦利用查冊,以助了解社會爭議人物的背景,尋找新聞線索,有問題作跟進報道,如特區新官上任,傳媒常以「身體檢查」模式,查看新官的住宅至車輛有否特殊之處,會否涉及官商勾結等,另對社會問題主角,如發生死亡事故的美容集團老闆,到虐老安老院的話事人,以至財金爭議事件中人,也作相類追查。2018年底在鬧市撒錢而聞名的「幣少爺」,曾辦講座推銷加密貨幣,傳媒都會關注是否涉任何欺詐行為,故採訪時審視住所物業、所駕名車,透過查車牌發現他所駕駛的林寶堅尼名車掛出的車牌,卻是屬一輛2013年出廠的豐田,報道多一項資料,也助公眾判別。

另外,在一些新聞事態追查,傳媒都會習慣地透過車牌去查找背後一些蛛絲馬迹;如去年7月,有旅遊巴載400白衣人到大埔連儂隧道撕毁告示,傳媒留意到這批人由旅遊巴接送到場,遂追查背後組織,即透過查接載車輛車牌找出旅遊巴車主為旅運及投資公司,並順藤摸瓜地透過車牌登記地址,查找土地註冊等資料,追查涉事人的身分及公司關連等;去年反修例衝突時,元朗有一輛受破壞的車被指與中聯辦有關,《文匯報》查冊後證實與中聯辦無關,反映不論左中右媒體,查冊是慣常做法,助找真實,甚至能為不同當事人、弱勢、被誤會者平反。

回看去年就查冊的各大大小小的事態,到今次拘港台記者的大動作式恫嚇,可見政府要將公開資訊如車輛登記等,逐步全面收回國有,並步步進逼。在去年10月,運輸署先靜雞雞地將查車牌的網頁更新,將申請人「查閱用途」一欄,由「其他」改為「其他有關交通及運輸的事宜」,沒作諮詢,公眾以至傳媒不得而知,運輸署一直無任何顯著公眾提示,警隊亦無去「主動執法」,至8月收緊行動正式啟動,先是一名51歲男子因查車超過1200份證明書,被警方拘捕,但卻一直未有落案起訴。

據筆者了解,該男子因曾受一些傳媒機構委託去查車牌,事件也開始觸動部分傳媒機構關注及內部討論,甚至直接影響到傳媒機構在處理重大社會利益事件時,無法或不敢查車牌核證的情况,導致不少報道跟進有被「綁手綁腳」的情况,而傳媒機構內當時對如何查車牌仍莫衷一是,有主管亦未察風險,依舊叫前線記者去查車牌,有記者亦試過用個人身分去查冊,以求核證。

走進政府的陷阱而不自知

除了極少數新聞工作者聞風感受轉變外,本港大部分傳媒在過去數月,對正朝着一個政府挖出的陷阱走下去而不自知,至今次港台《鏗鏘集》編導製作《7.21誰主真相》報道期間,「查車牌」被指涉嫌虛假陳述申請用途 ,違反《道路交通條例》被捕,面對一經定罪可判罰款5000元及監禁6個月的可能,整個新聞界才驚醒,警察已殺到上門,品行端正的記者可因為做好報道,每日在編輯室內查車牌「犯法」而不自知。

高官明星到商賈多年來也面對傳媒不時查車牌的監察,2013年政府曾因社會聲音,提議修例收緊查車牌的安排,但終擱置,當年未有令記者「查冊變入冊」; 但至去年反修例運動期間大量警務人員投訴被查車牌「起底」後,執政者未知這是否已變成按不住兵權的催促,決定着令運輸署在沒有修例情况下,收緊查冊安排。縱有法律學者分析今次行政修訂阻公眾查牌,未必有足夠的法律依據,但政權檢控單位律政司選擇控告,警方更高調拘捕記者,以「示眾」方式向全港傳媒下警示。

政府高官及警方,現仍常不時口口聲聲宣稱「尊重新聞自由」,對本港大多數新聞工作者來說,這句說話,真係難聽過講粗口。這個收緊查冊的發展再往下去,終會如綑綁着記者什麼也不可主動跟進調查,令傳媒只能乖乖站着轉報官方版本的信息,損失的終會是普羅大眾的知情權,而非官商名人或應受社會監察執掌公權者的所謂「私隱」。

文˙謝弘一

美術•胡春煌

編輯•林曉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