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七情上面:美國大選牽動全港情緒鏈的KOL Thrill Ride

【明報專訊】過去幾個月,美國大選峰迴路轉,最後階段民情大起大落,特朗普在搖擺州領先,香港KOL開香檳慶祝,宣布特朗普連任無懸念,香港仔香港女歡喜若狂!怎料美國一夜之間,拜登反超前,特朗普勝出機會渺茫。美國大分裂,手尾長。不少青年人、中生代都難過,慨嘆「世界末日」。當晚蕭若元垂頭喪氣;「袁爸」、江峰等,話鋒一轉,大談選舉舞弊陰謀,宣布第二回合打官司。港人捲入美國大選風暴,幾十年來罕見。奇怪的是,香港的自由派、本土派、開明進步分子,彼此之間出現大分裂。正反歸邊,反威權的港人,把希望寄托在橫行霸道的特朗普身上。而美國的開明派,卻痛恨特朗普損害民主自由。本文不是特拜之爭,而是民情報告。經歷了幾個月KOL thrill ride,試試第一身去了解,這一波詭異的社會情緒,如何呈現出強烈的無助與不安。

我是退休人士,工作有彈性,奉獻了不少時間給一眾KOL。香港的、美國的,收看率最高的華語自媒體,幾乎都是「撐特反拜」。大家可想而知,香港人、台灣人、海外華人,投入這場大選,肉緊、動情,人數史無前例。我是自由派:平權、環保、反歧視、支持槍管、人權自由……你數得出的左膠價值,我都係膠膠哋。四年前特朗普上場,到去年反修例運動,我一直都不認同特朗普的橫蠻行徑。對他而言,香港係make deal嘅棋子。疫情早期,他輕挑浮躁,有不少美國朋友,談起美式防疫,反晒白眼,自嘲「我哋個總統係癲佬」。

特朗普代出頭 港人吐烏氣

港人民情異變,在於特朗普對中共轉趨強硬,用他的爛舌,大駡中共播毒;武漢封關,卻讓中國人飛往全世界。他要追究中共責任,並以強大魄力,串聯全世界發達國家,促成反共大聯盟,各國逐一歸隊。蓬佩奧與彭斯的演說,一反過去溫吞的外交語言,直指中共敗德苛政——在新疆犯下人道罪行;在香港侵犯人權,違反國際承諾;在歐美盜取知識產權,滲透造假,脅迫外交,在他國恐嚇異己,賄賂政客……大家想一想,這些你我皆知的勾當,一年前不會在國際舞台上,如此直白的宣之於政要之口。對受盡屈辱的港人來說,有巨大的移情作用,覺得侵侵是救星,可挽救香港危牆之既倒。而老實講,佢反共去得好盡。

雖然特朗普的作風,與我所肯定的價值觀格格不入,但他對中共強悍,吸引力蓋過了我對他的反感。國安法之後,鐵腕管治,步步進逼,不想移民又不肯做順民的港人,苦無出路,看不到希望之所在,自己珍而重之的價值被煎皮拆骨,面對不可逆轉、不可抗拒的強權,而有另一個美帝強權,用前所未有的力度,直斥中共之惡,咁夠薑,自然吸引大量無助的港人。這是我走進KOL動情thrill ride的第一步。也是不少港人關注美國大選的第一步。面對一個seemingly invincible power,特朗普為香港出頭,港人有吐出一口烏氣的快感。而美國當地,特朗普引起的巨大爭議,在香港變得十分次要。

接下來,還有很多觸動情緒的過程。新疆與香港,突然被連在一起,港人直接感受到人權被侵犯;類比新疆,更覺沉重。而正義無法在香港既有的制度中得以伸張,美國通過香港人權法及自治法,及後宣布制裁名單,辣招咬到入肉,林鄭團伙have it coming的快感,記憶猶新。基本上,港人的尊嚴每次被踐踏,都加深了對特朗普的投射與依賴。

操作情緒引力 反精英觸動民情

KOL不時操作一些慣常的情緒引力。例如, 8、9月期間,有一段長時間,他們會不停說,「大招來了」,美國制裁下星期就殺到,說的時候七情上面,有幾犀利得幾犀利。正面來說,是公理伸張;反面來說,是報仇雪恨。正反都令港人有痛快之感。特朗普在香港變成是希望之星。

KOL喜歡傳達恐懼。不止一次,自媒體達人,誠懇警告:快啲移民,愈快愈好;你應該明天就走,把所有積蓄換美金,不要買港股,賣樓,搵定後路……當然,香港形勢惡劣,移民是不少人的考慮。但有時善意提醒,也加深了焦慮,決定倉卒,倒瀉籮蟹。而焦慮是會上癮的。KOL也喜歡談軍事衝突,打到嚟,擦槍走火,自不待言。緊張情緒能吸引觀眾。有很多次流傳打台灣、打南沙、打核戰,警號講到似曾曾,有埋日期及具體戰略。

KOL經營焦慮之餘,也提供希望。袁弓夷就是大好友,經常說形勢大好,perfect storm,打擊中共,此其時也。選舉前,民調拜登領先,但近年民調誤差大,低估了「不表態」的特朗普支持者。而形勢愈緊張,特朗普逆市取勝的推算,也大有市場。有幾個KOL,事前萬二分肯定特會大勝。反而被稱燈神的蕭生,基本上步步為營,提供不同的資料與觀點。

拜登醜聞一出,所謂「10月驚奇」,更把這架「過山車」推向高峰。Thrill ride之所以吸引,亨特拜登的色慾毒品之外,還有金權勾結、權貴偽善、通中賣國,戲碼強勁。KOL演繹醜聞,抨擊主流媒體隱而不報,在在都能引起觀眾義憤。當中有合理的質疑——拜登是否知情?有沒有參與討論金權交易?拜登之子何以官方出訪中國?凡此種種,都有嚴重的公共利益問題。

KOL們再深挖下去,「義憤」就開始放大得頗為詭異——傳統精英媒體保護拜登,打擊特朗普,自私自保,是莫大陰謀。此外大財團為賺中國錢而強推拜登上場。KOL批評傳統精英偽善,食得和米多,又高高在上,白眼看人低,庶民侵粉,就是這樣被主流偽君子看不起。反精英,能觸動民情。特/拜之戰,被認為是光明與黑暗之戰。有個美國華人基督徒評論員,更提升到信仰上的善惡層次。正邪對決,有效召喚人心。

我家有個大小姐,平日最大的嗜好,就是暢讀美英外媒,投入世界政事,而對香港困局刻意保持心理距離。我看KOL看上癮,她就唱反調,嘲笑我「燒壞腦」,她喜歡fact check我的KOL資訊,還不時勸我解解毒,介紹我看看特朗普的三世書、拜登的悲慘過去。我不時反擊,批評她的精英觀點condescending。其實我三分投入、七分做臥底,連接港人的希望與失望,但連而不繫,不困其中,嘗試明白多一點箇中的心路歷程。

特未穩勝就報捷,票數被追上又要停止點票,行徑粗野,不尊重投票與點票的共識。郵寄票確係「有啲蹺蹊」,朱利亞尼到費城開記者會,指斥數以萬計的死人票、假票弊票,周圍都係,講法誇張,卻未有鐵證。愈大的陰謀,就要有愈確鑿的證據。有趣的是,有幾個美國華人KOL一口咬定,這是美國選舉最卑劣、最黑暗的舞弊。而在香港,把希望寄託在特朗普的朋友們,可謂哀鴻遍野,絕望之情溢於言表,也有朋友因失望憤怒,而口出惡言——拜登你又老又殘,鬼唔望你早啲死,仲要死全家(而拜登的至親,確實已經死咗三個)……

撐特thrill ride一路走來,我已經不算是塘邊鶴,很明白hate speeches爆粗背後有深刻的義憤與絕望。港人的壞情緒,本來就由去年累積到今天,不忿與悲情填滿胸臆,無從紓解。特朗普正好是宣泄悲情的寄託。然而,幻影般的希望,短暫的逃避,解決不了香港衰亡的困境。當希望幻滅,失望之情加倍反彈;有部分港人馬上跳入第二回合的thrill ride,追看舞弊陰謀論,期待選舉訴訟攻防戰……

追求自由 要靠不懈在地堅持

「真國際線」精英,嘲笑香港侵粉,腦殘一如藍絲。但請開明、清醒、進步的反特朋友,不必苛責侵粉too simple and naive。大量港人寄望於侵侵,是強烈的投射,是深刻的失望,背後是對香港消亡的無限傷痛,是對公義、自由、尊嚴的渴求。而這些曲折心理,神推鬼使,有如掩眼法,令港人看不見(或不介意)特朗普的自戀、橫蠻,以及美國有一半人對其恨之入骨;香港人則把特朗普的真身簡化為一個反共梟雄。須知道,就算特朗普連任,一定不會令香港一天光晒,那是不切實際的一廂情願。特朗普、拜登,真小人與偽君子,各有不光彩的往續,以及靠不住的政策。世局難料,但可以肯定的是,美國分裂成咁,有排亂。希望美帝打救香港,隨時變泡影。苦難不會輕易過去,外力只是助力,港人追求公義自由,要靠長久的、不懈的、在地的堅持。

文˙馬傑偉

美術•張欲琪

編輯•王俊杰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