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8期

Happy Pa Ma

媽媽維特:操控與信任

【明報專訊】看了一篇關於照顧長者的文章,卻讓我想到親子間的種種。文中說一名護士,見到一名孝順女兒用心用力地替爸爸按摩,卻不時重複說:「唔准你咁講!」護士稱讚女兒用心按摩,問伯伯是否享受,他卻不發一言。護士問他是否想力度放輕一點,他輕輕點頭,女兒這才知道,原來自己太用力了。

後來護士問她有什麼事不准爸爸講,原來是伯伯說他「不想活下去了」,那女兒接受不了,所以下令不准再講。卻也因為這樣,老人變得什麼也不想說,女兒無法得知爸爸內心所想。護士說:「唯有讓他暢所欲言,才會繼續講……並非要你認同他的看法,只是他不用講你想聽的話……可以有話直說。」那女兒聞言靜了,我也陷入思索中。

我們當家長的,未必會把「唔准你咁講」掛在口邊,但很多時其實都會被類似的心理駕馭。我們渴望和子女溝通,但當孩子說「我唔鍾意返學」、「我唔想做功課」、「我唔想食」等不中聽的真心話時,我們往往未必能以開放諒解的態度,平靜聆聽。

內心不安致恐懼 驅使控制小孩

為什麼呢?我覺得,因為我們內心覺得不安全。我們擔心,一旦認同孩子的感受,也就等於認同孩子的想法和渴望。我們害怕,在認同孩子感受的同時會頓失力量,不知如何處理。

再想深一層,我們想擁抱的是怎麼樣的力量呢?是陪伴孩子成長的力量?支持和指導的力量?還是操控孩子的力量?我知道,尤其在不安的狀態中,父母往往不自覺地渴求操控。子女聽教聽話、成長路上風調雨順,是每個父母都難以抗拒的美好願景。

要看見自己的不安、看到操控對愛的蠶食,確實並不容易。曾經何時,我多少會抱着低貶之心看所謂「怪獸家長」的行為,但現在我深深明白,怪獸都是來自不安。這份巨大的不安,並非只屬於個別家長的軟弱,而是潛伏我們社群多年的一片瘴霧、一頭巨獸。早年,殘酷的競爭風氣讓瘴霧不斷伸展;而今,社會浮現的崩壞和荒誕,不斷餵食巨獸,使其由不安暴發成為恐懼。

在恐懼的時代中想掌控自己,是自然不過的反應。操控的欲望會體現在生活不同層面,包括如何帶孩子。只是,當不自覺地被恐懼過分支配,操控也容易過了頭。

我細仔剛升小一,就讀的算是「快樂學校」,小一首兩學期不設考試默書,校長教師充滿愛心。儘管如此,家長群組中仍是苦水連連。有同學仔不夠專心,他媽媽擔心孩子落後,形容自己「壓力大到不能睡覺」,做功課連溫習往往捱到晚上12點,「大人小朋友都好累」。又有一名家長,見手冊沒指明英文生字要抄多少個,孩子說教師吩咐抄5個,但課本列出的生字有9個,她認定是自己孩子搞錯,「我不信她,要她寫全部,抄到嘔血」。隔天教師要小朋友抄餘下4個生字,她才知逼錯了女兒,但孩子見自己早已抄了全部,拒絕做這次家課,媽媽唯有又逼她一次……

我明白,家長都是因為害怕,希望能透過自己「出力」監控,確保孩子不會「出問題」。大家心裏缺乏信任,對孩子能夠在錯誤中成長的信心,甚至更深層的是,對自己在顛沛挫折中也能好好過活的信心。

我漸漸看清,自己能對孩子的最好教導,不是為他們尋找萬全的成長路,而是擁抱自己內心的平安,允許自己和他人的脆弱,同時教導孩子,善用恐懼的提醒,而莫讓恐懼支配。

大仔明年升中一,很多同學和家長都很緊張,我兒子也難得地對課業着緊了些。我告訴孩子,已為你物色了上中下三路的學校各一間,最終入讀哪個檔次就看你努力了,不過三間都會是很好的學校,媽媽不會擔心,也信任你會找到最合適的路。

文:葉杏麗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8期]

相關字詞﹕媽媽維特 葉杏麗 名人KOL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