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無定向學堂:敢於做錯覺 立體結構化妝的真與美

【明報專訊】今天要學化妝,網上有數之不盡的短片任君選擇。他卻把數十年的經驗一點一滴儲下來,不怕趕客,也不急於見功,因為深信化妝也是一門藝術,他說:「製作是消耗,創作卻是積累。」講技術而不是潮流,是技師還是藝術家?

要用多少年去確立一個個學說,建立成一種流派?

1..教授另類舞台化妝

陳明朗,行內人都叫他朗哥,入行近四十年,參與逾千部舞台製作,多次獲得香港戲劇協會最佳化妝設計獎,一九九五年開始在香港演藝學院教授舞台化妝,二○二○年踏入六十五歲,行將退休之年推出這本《亞洲面孔的美學密碼》,一本可以視為化妝基礎訓練的工具書,也可以是視覺藝術叢書,更承載了數十年的教學經驗和實踐。技術背後是有紮實的理論支撐,而理論又是從實踐而來。游走劇院與學院,反覆驗證,朗哥常說自己是做教學實驗。「我不是學院訓練出身,一直對自己做的東西不太肯定,以為自己不明白學術是什麼。直至約二○○七年,成立了『Splash Makeup Workshop』,才開始有些把握。」

這套獨有的立體化妝論述,在行業中卻不是主流,是如何修煉而成?「一直在演藝學院任兼職導師,同時也在化妝學校教化妝。這些學校通常會在化妝課程中加插兩三堂的舞台化妝,把課程弄得像是很豐富。而在一班二三十名學生中,通常只得兩三個對舞台化妝有興趣,因為大部分來學化妝的人最想做的是新娘化妝,或者是幫明星化妝,講舞台化妝好像不關事,那時才發覺原來整個氛圍很窄,我卻認為要學化妝這便是一個課題,於是自己開辦課程,想到外面有一百個學生,我二十個也可以,雖然經營艱苦,過程也算順利。來上課的人大多是平日也有學化妝的人,他們覺得自己的技術停頓下來,覺得我的課程跟其他不同,就來試試。我時常強調我教的東西不一定比別人出色,只是不同,外面沒有人這樣教。」

2..從素描學起 分析人臉結構

朗哥教的是什麼?學化妝首先要學素描,「學化妝必須從素描開始,要用畫畫概念去學、分析人臉結構。亞洲人的臉不夠立體,很多人認為瘦才是靚,其實肥也可以很好看,只要夠立體就會好看,特別是在舞台上,平面是沒有效果」。朗哥出身於藝術專業學校,繪畫是其專業,他說中國所有化妝學校也是先學習素描,不過是由繪畫老師教。「我教授的素描是可以涵接到人的臉上,畫畫跟素描最大的分別是,畫畫要比例準才似,但我們不用,只要明白光影,如何做到立體,理解臉、色塊,素描關係等概念,然後便可應用在人的臉上。」他說很多學生不想畫素描,他們心急很想學化妝。「我說這就是學化妝啊,你不學之後的課堂就不會明白。其實我也會妥協,所以把素描壓縮至四堂。我會妥協,但也要他們妥協,不是我特別好,而是我不同,學完後全部棄掉也沒問題。最艱難就是跟既有的習慣抗衡。」

立體結構化妝 理解東西方面孔

立體結構化妝,源於對東西方面孔的理解,在香港從事舞台化妝工作多年,朗哥說直至一九九○年代到美國交流,才更明白自己一直的實踐方法。「當年有份參與盧景文製作的歌劇《荷夫曼的故事》,發覺自己有很多東西不懂。於是膽粗粗申請亞洲文化協會的獎學金到美國,當時很多人對我說,一般都是導演、作家這類創作人獲得取錄,技術性的工作機會不大,但我認為自己一直做的也是創作。最後申請成功,到紐約、三藩市考察和交流,其中一站是紐約的大都會歌劇院。我帶了作品去給歌劇院的化妝師看,他對我的作品很有興趣,叫我隨時來找他。有次他主動找我,叫我再拿作品給他看,原來歌劇院準備演出《蝴蝶夫人》,當中有韓國演員參與,於是他想看看我如何在亞洲人的臉上化妝。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我們做的東西跟他們不同,最初只想到來學習,但這就在交流過程中,發現自己的東西別人也會欣賞。然後,有一年香港藝術節,巴黎歌劇院帶芭蕾舞團來港演出,香港演藝學院的學生也有參與,他們對我說,香港跟外國學生的面孔很不同,要把她們弄得一樣。」

3..日常化妝=做錯覺

東西方面孔不同,東方藝術卻有其共通之處。朗哥以歌劇與戲曲為例,兩者同樣都是戲假真情,觀眾都知道台上的東西是假的,但演出者的情感是真的。「歌劇在視覺上比較着重真實,戲曲就是相反,好像做一個拿着馬鞭策馬的動作就代表騎馬,但歌劇可能真是要拖一隻真馬出場。不過在台上卻不需要很真實的化妝,因為服裝環境,以至台上所有東西都是假假地,所以化妝也是假, 要明白這是某種程度的假。戲曲演員都是自己化妝,像一種儀式,那種精緻是給自己看的。不過這些假的東西也要令人相信,不論是東方或西方,都要在舞台上做到令人相信這種假。舞台化妝不是平常的真實而是戲中的真實,要明白這個分別才會做得好。」朗哥認為這種假的概念其實也可應用於日常的化妝上。

欺騙別人眼睛

「日常的化妝其實就是做錯覺,要敢於做錯覺。例如一般畫眉,就是把所有有眉毛的地方畫上,所以眉形一定是只能粗不能幼,但我卻可以畫得比原來幼。因為一般畫眉是首先把眉周邊的雜毛拔掉,其實雜毛遠看是稀疏,不太顯眼的。如果能將這稀疏也畫實,既不舒服也改不到眉形。所以我畫眉,只要在旁邊畫一條你想畫的眉形,原來的雜毛其實是看不到,就不用拔,這便是錯覺,但一般人不會這樣做,我畫素描,舞台化妝也會這樣。」朗哥留意到學生在舞台化妝做得好,其他方面的成績都會不錯,因為敢於試,這種視覺經驗帶來的體驗。「這是觀察也是思維方式,在於你是否敢於嘗試。如果你明白平日化妝也是做錯覺,是欺騙別人的眼睛,那便很好玩,你敢做敢試的東西會很多。」

4..心理上與模特兒演員同步

以為化妝是關於美,原來是真與假。「真善美,其實一樣。我們說美其實是順眼、自然、身體和心理上健康,單純是特別靚,但單純不等於蠢。當然你可用技巧去改善,但美的標準其實也是由人定的,怎樣才算是靚。例如化新娘妝,有人說最重要是新郎覺得靚,如果這個是目標,在試妝時就請她帶一張相,是新郎眼中最靚的一面,化妝師就是要找這種美出來。學化妝當然有某些簡單的標準,其餘就是要在心理上同你的模特兒或演員同步。這是我從舞台化妝悟到的道理,戲曲演員是自己化妝,我們跟演員化妝,也就要代入他們,自然會找到那種靚。」

5..「你覺得那是真 很自然會去做」

這本書是朗哥自資出版,話說十年前已有出版的念頭。「某年我替劇場人楊慧儀在一個演出中化妝,之後她來我的工作室上課,後來更提議我把教學經驗出書,替我申請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最後申請失敗,因為這本書好像有商業元素,既是關於美術又是戲劇,他們不知怎分類。於是便決定自資出版。本來打算在二○一七年出版,但四月又開始在演藝學院教書,於是再推遲,發覺又可以再改,很多都不是我預期。」這裏也「利申」一下,十年前筆者是有份參與這本書的文稿編輯工作,因為申請資助失敗,我以為不了了之,原來朗哥一直沒有放棄。「其實我也沒有強求,是興致勃勃地去做。」感覺上是很隨緣,朗哥形容這是求真的態度。「你覺得那是真,很自然會去做,不會覺得辛苦,也不需很勇敢,關鍵是你是否看到真的東西。我們追求的真,是我看到這條路是真的,你們懷疑,我便行給你看,因為我知道是真的。從來是有另一條路可以行,只是你們不理會,不是開山劈石而是現成的,我只是重新把路行出來。」朗哥提倡的立體結構化妝,最初在行業中可能是有點另類,他卻堅持,那就是因為他看到真。「在商業世界,人人跟你說要生存不是這樣。面對當前政治社會環境急劇變化,跟商業環境也是一樣,這是對我們的考驗,我們如何應付?回想自己的經驗,過去好像不太困難,因為是我看到真實,就像我看到戲假真情中的真,看到那些畫面,自然明白怎樣去化好一妝。藝術其實也是教我們怎樣去生活,只要用同樣思維去面對生活,解決問題,自然覺得輕鬆。」

6..退而不休 辦網上教學

朗哥說明年便準備退休,不過這是退而不休,他將會主力辦網上教學。「教學是很興奮的,因為不是單向,很喜歡同學提問,都是我沒想過的東西,但當他們提出時,以往的經驗忽然在腦海閃過,我便在當中找答案,原來我也忘記了那些很好的東西。」

大概是當教師的關係,朗哥總是可以滔滔不絕,談了一個下午,從化妝談到生活談到社會。當我提出問題時,他很快便找到過往的經驗作例子,而這些經驗都是寶貴的東西,篇幅所限,未能盡錄,希望將來他能把這些東西也一一記下來,出一本化妝與舞台密碼。

文˙ 林喜兒

{ 圖 } 馮凱鍵、受訪者提供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