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網學時代:學倉頡 重新認識繁體字

【明報專訊】時日太快,曾幾何時倉頡輸入法是最多香港人使用的中文輸入法(據2000年輸入法研究者李祥文章),但現在有一個說法是:「老嘢先用倉頡」。這個說法震撼了我,一個多年來只懂速成、一直想學打倉頡的記者。這個念頭尤其在趕稿的晚上最為強烈,即那些不斷按空白鍵都找不到那個該死的字的時候。因此,趁着倉頡尚未成為「集體回憶」之前,記者決定一圓少時倉頡夢。苦練一番,卻換來意外收穫,發現自己有很多字一直以來都不懂得打,甚至不懂得寫,但從來沒有正視過,學倉頡一下子就弄明白了。

■記者實測

學識時間

影片:10分鐘

實測時間:半小時

成果:打55個字,其中7個字要查倉頡字典

影片:【中文打字】10分鐘完美KO倉頡輸入法!(YouTube)

◆3部分

1· 認識24個倉頡字母和輔助形

2· 拆碼:

一個字最多取5個碼,分辨字是一舊(例:倉)、兩舊(例:靚)、還是三舊(例:徵)

使用取碼3個規則:

一舊=頭3尾(取頭三個碼加最後一個碼);

兩舊=頭尾 頭2尾(第一部分取頭尾兩碼,第二部分取頭兩個碼加最後一碼);

三舊=頭尾 頭尾 尾(第一部分取頭尾兩碼,第二部分取頭尾兩碼,第三部分取尾碼)

3· 認識例外情况:

圖A右下方有一些複合字要死記,例如:「門」字為「日、弓」,僅取頭尾兩碼,不用全取四碼。

記者找來上周三(28日)《明報》A1第一句作自學測試:

//【明報專訊】已宣布解散香港分部的學生動源,其前召集人鍾翰林及前成員何忻諾和陳渭賢,繼7月底被警方國安處拘捕後,昨日再度被捕。//

不計標點符號和數字,共55字。平時打速成不消一分鐘完成,看影片自學後第一次用倉頡輸入法拆碼,花了足足半小時才完成,其中7個字還需要查倉頡字典,包括報、專、學、成、被、處、後。

■4大疑難

疑難1、很多輔助形都不記得

原以為已有速成根底,第一部分認碼不是問題,但驚覺原來速成只需打頭尾兩碼,有很多中間的輔助形根本從來都不需要打,更遑論記得。例如「報」字的右邊「卩」,誤以為打「弓」,實是「尸」的輔助形。

達人建議:背口訣

學過倉頡的人都必定聽過這句口訣「日月金木水火土,斜點交叉縱橫鈎,人心手口,側並仰扭方卜」,對應的是24個倉頡字母和84個輔助字型。為何不直接叫「竹戈十大中一弓」和「尸廿山女田卜」,而是「斜點交叉縱橫鈎」和「側並仰扭方卜」?

曾開班任教倉頡輸入法超過20年、膝下學生超過十萬的蔡劍南(蔡sir)解釋,這套口訣不是港人自創,而是真真正正源於倉頡輸入法發明人朱邦復。「尸讀側,是代表凡是在側邊框住的字型,如ㄈ、卩都是側形,所以熟讀口 訣是不會將尸和鈎搞亂。」

疑難2、一舊定兩舊?

除了簡單的字如「明」(倉頡碼:日月)外,幾乎每個字的中間碼都令記者感到疑惑。首先是如何定義一舊(連體字)還是兩舊(組合字)?影片中將「倉」字視為一舊的例子,那「專」字亦理應是一舊。查過倉頡字典,才知道「倉」字和「專」字原來都是上下二分的組合字,而非連體字!

達人建議:不用分幾多舊,想像手中有鉸剪

蔡sir解釋正統的拆字方法是將字一開為二,分為字首和字身。如何開二?他反問記者:「你想知道認真還是搞笑原因?」原來,在一九七六年誕生的倉頡輸入法原名是「形意檢字法」,朱邦復拆字的方法不是跟部首也不跟筆劃,而是根據字型特徵,「不是人人都有透視眼一眼就見到部首,人們打字時是好直觀的,第一眼看到什麼特徵就打出來,這是倉頡好重要的原則」。搞笑的原因則是,朱邦復當年是手持鉸剪,將字典中的字逐字剪出來拼貼,最佳例子是「力」字(圖B),亦是在中間剪一刀。也就解釋到何以「力」的倉頡碼不是依筆劃的「心竹」,而是「大尸」。蔡sir強調雖說是搞笑的原因,但是朱邦復手持鉸剪創造輸入法,是千真萬確的史實。

疑難3、拆碼原則難記

影片所教的三個拆碼原則有太多數字,令我在應用時覺得容易混淆且艱澀,例如「一舊=頭3尾」,但其實意指取四個碼。

達人建議:緊記「字首頭尾,字身三碼全取」可打95%字

他的拆碼原則是這樣:

1.三碼全取,打到25%常用字,例子:好、我、件

2.字首取頭尾,字身三碼全取,打到70%常用字,例子:常、拆、訣

以上兩原則已打到95%常用字

3.字身多過三個碼的字其實不多,只佔5%。

字身可再分次字首和次字身。即一個字最多分3份:字首、次字首、次字身,3份各取頭(1)尾(E,End),總共1E1E1E,共6個位,取其中5個位,即兩個可能性:

1E1E(.)E,例子:語、讚、謝

或1E1(.)1E,例子:護、讀

疑難4、不斷想放棄,轉回速成輸入法

打了20年速成,早就習慣了只打頭尾兩碼,就可得出天下所有漢字的方法。因此,看影片自學初時,不斷拆碼失敗難免氣餒,總是忍不住想轉回速成輸入法打字。

達人建議:找出學習動機

速成與倉頡的關係密不可分,到底速成作為簡化版倉頡,是學習倉頡的踏腳石還是絆腳石?記者曾認為是後者,因為學會速成成為我不學倉頡的最大理由,甚至不時自詡「打得快過倉頡」。但接連遭上司潑冷水:「所以成日打錯字」。蔡sir亦突破盲腸,速成用家面對最大問題是在自己的電腦打字很快,但換一台作業系統不同的電腦速成的選字列表次序很多時完全改變,又要重新適應。

所以蔡sir認為,找出為何必學倉頡不可的原因和鬥心是非常重要,「每個人原因都不同,如果你覺得打到就打,打不到就算,是無可能學懂的。這亦是為什麼普遍男生影相比女生叻,因為用來『溝女』嘛」。

蔡sir教路後:記者刪除了電腦和手機的速成輸入法,強迫自己硬練倉頡,誓要打得更快更準。再重打那段55字的測試,今次花了10分鐘完成。

■意外收穫

從不懂打的字 成就解鎖

速成用家大抵都有個通病就是依賴關聯字,訪問蔡sir之前,記者一直都不懂得打「肉」字,而是選擇以目標為本,不求甚解的方式,先打「豬」字,然後取其關聯字「肉」。因為,我不明白為何不是按筆劃輸入「月人」?但了解到拆字原理後,才恍然大悟改用剪刀拆字,由最頂部的「人」字先打,終於將多年來積壓於心底的「肉」字解鎖。

而且,我很久沒有認認真真地細看一個中文字,多少年來不知道「鬱」字如何書寫,因為重學倉頡輸入法,我將鬱字拆成三部分,字首「木木」、次字首「月」,次字身取「山竹」,一次就成功打到鬱字,原來要解鬱還是要用心體會。

■達人教路

倉頡盛衰20年

由於此欄會邀請達人解畫,談論到底網上教學有沒有教錯手勢或注意事項,但談到倉頡達人?怎樣的人才稱得上倉頡達人?幸而,在網上搜尋時找到兩則有關蔡sir的有趣軼事,包括二○○九年一名澳門學生以每分鐘213中文字打破港澳區學界中文打字比賽紀錄,而此學生的學校曾兩度邀請蔡sir到校指導,學生的打字速度因而突飛猛進。此外,今年在「親子王國」論壇上有家長發出「尋人啟事」:「請問有冇人知道蔡劍南仲有冇教倉頡?阿女想學,上網搵唔到佢開班嘅資料。」其後逾十個網民留言說,自己都曾經跟蔡sir學習倉頡。

蔡sir聞之笑言,二○一三年後已經沒有再開班教授倉頡輸入法了,不過又留下伏筆:「退隱就是為了重出江湖嘛。」他最新的動向是在梅窩開了一間小書店「瀞書窩」。他憶述,本身從事電腦行業,一九九一年開班教倉頡,由最初只有四至五人一班(IT人為主);到一九九○年代末電腦開始普及,倉頡進入黃金時代,各行各業大公司開始包班讓員工來上課,高峰期一班學生人數可達三百人,數數手指自己教過的學生超過十萬。後來迎來兩個轉捩點,包括二○○三年SARS公司削減培訓開支,以及二○○七年iPhone出現,雖說變成人人都要打字,但同時輸入法的選擇多了,不少人選用手寫、語音輸入法等。

問他巔峰時期的打字速度,他搖頭拒絕回答,稱免得被人下戰帖。但就說如要鬥快,大新倉頡輸入法比倉頡快,前者一分鐘可打逾二百字,倉頡最多百餘字,因為大新將一些少用的倉頡字母改為常用字,例如「的」字,只需打一個「H」就完成。至於打得快的秘訣還在於興奮,那份成功拆碼打字帶來的滿足感,成為繼續練習的動力,漸漸地變成你的肌肉記憶。

■文化分析

AI語音輸入 溝通新常態

最近連登又有一篇帖文問:「全球係唔係得番香港人會用倉頡速成來打中文字?」環顧四周,台灣、中國和新加坡的主流中文輸入法都是拼音。中大文化及宗教研究訪問學者林國偉說AI語音輸入的出現,令語言主導文字成為新常態,而新科技的出現是必然令某些傳統消失,或許是可惜的,但對於好多人而言未必如此重要,「因為對好多人來說,輸入法是用於溝通,只要達到目的,並不會關注手段」。

林國偉特別提到一個社會學概念「affordance」(直觀功能),意指人們一看到某些物品就知道其特性,例如iPhone的出現令我們見到屏幕都會用兩根手指頭放大和縮小畫面,這些都是科技所帶來的人類行為改變。

文˙ 彭麗芳

{ 圖 } 彭麗芳、影片截圖

{ 美術 } 張欲琪

{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