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星期日現場:特朗普的華人粉絲:只要(看似)反中共,其餘一切都不重要了?

【明報專訊】美國總統大選,老伯特朗普碰上另一個老伯拜登,算是悶局。

然而這場選舉,卻令無數華人熱烈關注。

看到某些香港評論員和網民的評論,我有一刻還以為自己也有一票。

我不是選舉專家,對民調也不熟悉,因此實在不敢預測誰會當選。

至於二人當選後的對中政策會有何分別,孔誥烽教授等已多次論及,我也無謂班門弄斧,大家可自行去讀那些訪問和文章(劇透:答案是二人分別不大)。

本文反而想談一下,為何很多港、台以及留美中國人好像着了魔一樣,為特朗普搖旗吶喊?究竟發生什麼事?

如果讀者不知道特朗普在華人圈子的受歡迎程度,建議可以瀏覽一下連登。此外,但凡香港或台灣的傳媒報道有關大選的消息,大家也可以看看留言:基本上都是盛讚特朗普是明君,相信他將能帶領世人推翻中共。至於拜登,則被貶為戀童、老人癡呆、被中國買通等等。網民通常比較興奮,不難理解。然而一些讀書人以及曾支持進步價值的中國民運人士,都加入挺特大隊,甚至不惜散播假消息、擺明車馬講大話,頗令人側目。

反中共為先 視拜登「中共傀儡」

例如王丹,不久前才大力支持台灣同性婚姻合法化,大講「普世價值」。但近幾個星期卻不斷在Twitter上為特朗普助威,說「理由是:第一,我擔心民主黨在左的方面走得太遠;第二,川普團隊(而不是他本人)的對華政策比拜登團隊正確」。拜登可謂民主黨中的中間派(甚至偏右),這正是很多年輕人對其厭惡的原因(我在美國的同學都對其嗤之以鼻)。我校一位講師甚至指出,在移民政策上,奧巴馬政府比共和黨的列根更右。然而當年的副總統拜登卻被王說成會令民主黨「在左的方面走得太遠」了。另外反獨裁中共的余杰,本來就是右派。到了美國後,更「進化」成為基督教福音派的忠實信徒,視特朗普為上帝所揀選的領袖。來到香港,陶傑、李怡、練乙錚、顏純鈎等著名論者,近日全部加入挺特啦啦隊。陶傑自不用說,一向仰視白人強人(這心態或稱「小農DNA」),無視美國有色人種的處境,對早前的Black Lives Matter運動也大加撻伐,會視特朗普為救世主實在不出奇。李怡為了述說特營遭受美國左派主流傳媒打壓的故事,竟然說Fox News和《華爾街日報》是「較中間的媒體」。Fox News乃右派的堅實大本營,長年挺特,此乃全美上上下下不分黨派都同意的事實。但在李怡口中,竟然變成「較中間」。是無知還是刻意造謠,只有他本人才知道。

早前《紐約郵報》爆出所謂「亨特門」,指控拜登家族通烏又通中。自由派傳媒冷待,facebook等社交網絡壓制相關報道,確實有點不智。畢竟拜登本人並無全面否認事件,反而給予極右派口實。但不得不提的是,特朗普的團隊曾經向右翼大報《華爾街日報》推銷該「醜聞」,卻不獲接納。對,不是《紐約時報》不接納,而是極親共和黨的《華爾街日報》。紐約前市長兼特朗普律師朱利亞尼親自炮製這單「醜聞」,卻連右翼大報也不願賣人情,可見當中的指控有多「證據確鑿」。美國群眾對「亨特門」未有太大反響,反而是一眾留美中國民運公知,以及港、台意見領袖和網民(還有「民主大報」《蘋果日報》)如獲至寶,興奮異常:他們心中所創造的「中共傀儡」拜登,現在有「證據」證明了!

狂熱程度早超「策略挺特」

有些華人撐特反拜,其實不難理解。正如王丹也坦白,說因為他認為中共是世界的最大敵人,而他又深信特營能對付中共,因此挺特。然而不少人的狂熱程度,早已超越「策略挺特」,變成全面擁護特路線。反拜登不是問題,因為我也反。拜登所代表的,正是一群不願見到真正改革的自由派。他們經常說支持男女平權、反對種族主義、要扶助弱勢等等,也會提出一些修正的政策,但永遠不會(也不敢)動搖整個美國政經建制的既得利益(所以也應該感謝特朗普,他令這批自由派無法再騎牆,也令更進步的力量得到支持,例如Bernie Sanders、Elizabeth Warren,以及AOC)。然而挺特朗普,則問題極大。

當你挺特時,其實在支持什麼?在第一場總統候選人辯論中,華人圈子只在意拜登是否老人癡呆,以及特朗普有多威風。但不少美國人卻聽到特朗普公開呼籲「驕傲男孩」(Proud Boys)「準備就緒」(stand by)。「驕傲男孩」是什麼?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法西斯主義組織。早在3年前,有左翼人士在小鎮Charlottesville示威反對另一群右翼示威者,一名白人至上主義者開車撞向示威左翼群眾,殺死一人。特朗普說:兩邊都有錯,兩邊都有好人。如果在香港,有藍絲開車撞死一名示威者,然後特首說「兩邊都有好人」,不知道李怡和陶傑會否收貨?特朗普執政以來,鄙視女性、抹黑有色人種、力挺警察血腥鎮壓示威、對黑人所受的警暴視若無睹。特朗普也曾在Twitter公告全國:傳媒是人民的敵人。在其羽翼下,極端右派等不斷壯大。他們過往備受鄙視,現在終有出頭天。對,特朗普或許無說過「我支持種族主義」,但我想無任何種族主義者會說自己是種族主義者,正如無獨裁者會說自己是獨裁者。如果你讀過特朗普過往的種種言論,依然夠膽說特朗普支持種族平等,我會質疑你的閱讀能力。那些在香港反警暴的人,卻支持美國警暴;那些說南亞裔人士也是手足的人,卻支持種族主義政客。敢問一句:你哋係咪跌咗個良心?

制度民主 仍可出現威權實踐

但要數特朗普政權最大的破壞,乃令民主價值在全球陷落。威權的誘惑時時都在,因此我們需要好榜樣。北京近年動用國力,向全球輸出威權,與俄羅斯、土耳其等互相扶持,推動全球威權化。長久以來,美國作為世界的民主燈塔,令多國的人民嚮往民主(儘管我會說美國的所謂民主其實金玉其外,千瘡百孔,但此處不論)。美國宣講自由、人權、多元,或起碼包容,令投身民主運動的人有學習對象,令希望民主化的國家有模範跟隨。民主的價值是什麼?最起碼要保護少數權益。特朗普政權大肆貶低各種民主價值:種族平等、新聞自由、少數權益,統統被特朗普貶為「政治正確」,一眾港、台、中意見領袖也鸚鵡學舌,繼而嘲諷攻擊。對,美國以至西方的自由派政客,很多都非常虛偽。政客本來就是虛偽的。有些自由派學者也只是坐在冷氣房,口講很多理論,但其實也不怎麼推動政治改革。因此事實上,自由派有時得不到基層支持。但,這不等於自由民主的價值都是虛偽的。難道工運得不到工人支持,我們就因此要認為爭取工人權益只是「政治正確」嗎?

當世界看不到一個運行良好的民主大國,「民主」這塊招牌就會蒙塵,民主價值與制度在全球的合法性繼而崩壞。這對全球的民主化都造成衝擊。香港和台灣的意見領袖為特朗普搖旗吶喊,固然不會怎樣影響選舉結果,因為他們無票(留美華人就另當別論吧)。但他們的言論,卻能帶動港台輿論,把充滿威權色彩的意識形態注入香港的民主運動和台灣的民主社會。當你們支持特朗普時,難道不是同時支持「護家盟」嗎?當你們讚好特朗普時,難道不是在宣稱黑人就是較低等嗎?(事實上,有些連登仔真的如此認為。)你可以不撐拜登(我也不撐呀),但不撐拜登不等於要支持特朗普。令人尷尬的真相是:你們本來就無票,不要講到自己要兩害取其輕呀。

好多人有個錯誤概念,認為只要國家是民主、制度是民主,則所有在那個國家發生的事都是民主的。因此民選的總統說傳媒是人民的敵人,都是民主的。傻的嗎?民主制度是要靠價值承托的。當政客、當權者、人民等開始放棄民主價值,擁抱威權,仰望強人,則民主制度也不能撐多久。長期研究多國民主進程的獨立機構V-Dem Institute,早前發布新一輪統計數據,指出美國共和黨由2014年起大幅走向專制(illiberalism),愈來愈靠近匈牙利的威權政黨Fidesz,以及印度的種族主義執政黨BJP。各位,獨裁政權不是突然由石頭中爆出來的,而是一點一滴慢慢形成的。學者Marlies Glasius發表過一篇論文,題為「What authoritarianism is... and is not: A practice perspective」,見解獨到。她批評政治學者過分關注制度,特別是選舉,令分析有缺漏。她認為我們應該關注「實踐」(practice)。在制度民主的國家,絕對可以出現威權的實踐;而威權的實踐,貼近人的真實經驗。那些天天高呼美國民主自由的人、那些高喊特朗普是民主男神的人,其實才是最離地最看不到民間疾苦的人。

真心相信的口號

一定有人會說:現實一點,不要跟我講價值,最緊要是擺脫中共獨裁統治。好吧,我們現實一點:你真的以為特朗普再多4年任期,就能令中共倒台或令中國民主化嗎?如果你真的如此想,我看你才是離地萬丈。然後又再現實一點看:你以為獨裁政權倒下,或脫離獨裁統治,就會走向民主嗎?你看看俄羅斯:蘇共倒台,但缺乏強大公民社會,人民也不重視民主價值,結果就是普京之後,還是普京。

記得在反送中時,時不時都見到有人高呼馬丁路德金的名句「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繼而呼籲國際關心香港。但這幾個星期我發現,不少港人真心相信的,其實是Injustice in Hong Kong only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我們所受的痛苦就是真痛苦,全球都要關注我們。至於美國黑人所受的壓迫則是假壓迫,是共產黨捏造的假象,因此全力支持美警鎮暴。(有人說:BLM很暴力呀!傷害了無辜人士呀!我只能回應:你真的是香港的抗爭者嗎?)

我其實不是逢共和黨必反的。我有票的話,也會投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如果候選人是亞伯拉罕.林肯的話。

文˙莫哲暐

美術•胡春煌

編輯•劉子斌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