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People

FEATURE

愛上「小心地滑」 鑑賞告示牌 似蕉、害羞還會滑倒……

【明報專訊】「觀察小心地滑,我找到好多奇觀,而收藏,只能小部分地形容我對它的狂戀程度。」銘輝這個「小心地滑鑑賞師」,如數家珍般翻閱手機相冊,2025張小心地滑的相片,是他仔細研究過其圖案、材質、字款,甚至姿態、情緒等,才納入囊中的藏品。收收埋埋3年,最近他開始在臉書「展藏」,為小心地滑譜傳,害羞的、風塵僕僕的、凱旋而歸的、遙距戀愛中的……看似平庸至極的告示牌,能被鑑賞出什麼來?

文:宋霖鈴

是不是只有價值連城、金光閃爍的物件,才值得被收藏?對臉書專頁「小心地滑鑑賞師」版主銘輝而言,俯拾皆見但常被忽略的事物,倘若能發現其有趣之處,才是千金不換:「我就是收藏一些看來平庸的事物,捕捉人們連0.01秒也不會望的物品。收藏方式是將它影低,影低了就屬於我。」此城最平庸的東西,也許就是你家樓下那一塊塊默默駐守街道的小心地滑告示牌,數量比便利店還密集,卻比黑夜中的蟑螂更隱形無害,提醒人們小心避開,下一秒就被遺忘了。

「滑」字的錯

提到這塊告示牌,腦海大概會馬上浮現黃底黑字的A字板形象,銘輝卻會鉅細無遺地審視牌子上的一切。以往任職平面設計的他,對每塊牌的字形、色彩、圖像均觀察得仔細入微,令人驚訝的是,原來大部分牌子的「滑」字都是錯體字,「骨」中的「口」翻轉了在左方。至於正中央的公仔,動作介乎於快滑倒和不滑倒之間,手腳比例、水漬大小,往往也是變化萬千。遇上某些特別的小心地滑,甚至會令他興奮得如一趟艷遇:「見到零舍窄或闊的,我會好開心,或材質特別如木製的、磨砂的,甚至像香蕉形的。」

他像集郵般將不同姿態的小心地滑定格於相片中,分門別類,某些會被編為一個系列去鑑賞,「彎形弧形的有一系列,還有害羞得只露出小小頭部的、兩三個遠遠分隔像遙距戀愛的……我也很喜歡改變了用途的小心地滑,繫上了風扇、工程燈的,也有些小心地滑是多餘的,不是為了警惕行人之用,可能是為店家不用為顧客負上什麼責任」。

與周遭景物連結起來,小心地滑不只是物件,更是一種景觀,有人們「掂過」的痕迹:牌子為什麼會卡在怪異的鐵柱間?為什麼站不住腳滑倒了?為什麼破了個大洞?仔細觀察下,每塊告示牌都可牽引出無盡的想像:「我喜歡有隱藏意思在背後的東西,很多小心地滑都位於市井、骯髒的空間,在那兒我會觀察工人活動的軌迹、低下階層的生活習慣。」世上沒有兩個相同的人,街上也大概沒有兩塊相同的小心地滑,「行啲咁講,就是平凡中發掘趣味」。

在街上注意小心地滑,漸漸成為他的反射動作,「就像有雷射眼,我不需要特地找它,直接就會對視,然後即時判斷它的稀有程度,再找個ok的角度拍下」。拍攝只是這名「鑑賞師」的其中一半職責,另一半,是他拿手的文字工作。銘輝寫作出身,曾擔任文藝雜誌編輯,專頁上見他一會兒為牌子抱不平,「風塵僕僕的小心地滑,一言一語雖已乏力,或許仍然力抗着最壞的空白」;一會兒詩意勃發,為黑色的小心地滑寫道:「我們都試過遁入幽暗,閉歇在無光之境,再而瞥見微弱的光,知道一個啟示」。冷冰冰的告示牌,在細膩筆觸下,由是擁有了溫熱的內在、立體的人格。他這個記錄及創作並行的過程,想來也有點像為城市寫野史,「每人發現香港的美,所挑選的位置都不同,不同人的職訓就在於此,有些人處理的紀實是大型社會事件、隆重場合,有些人是細眉細眼的看,才找到那種美」。

然而,銘輝並不滿足於只當一名小心地滑的收藏家或鑑賞師:「可能未來我是小心地滑的匠人,是再創造者,或將小心地滑混入表演藝術,甚至以建築師身分將它放大。」他天馬行空的想法中,藏着許多點子,而「小心地滑」也許不過是個契機,一道借題,「如果連平庸不過的小心地滑,也能渲染其他人,其實什麼都可以,這不就是藝術行為的本質嗎」?

編輯:陳淑安

美術:謝偉豪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 fea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