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無定向學堂:「可以為有型,也可以是生活提醒」 Dreadlocks一頭亂要點整?

【明報專訊】約在離島碼頭碰面,遠遠便認得阿鼠、阿產,還有帶着小女兒的高妹,三人同樣頂着dreadlock頭,有型地邊聊天邊走向我。近看他們留着一綑綑纏實的頭髮,不像普通辮子有清晰紋理,是不是要常常噴gel?阿鼠耍手擰頭,更說一種最受歡迎的企身髮泥是dreadlocks天敵。「千祈唔好噴定型水,背後精神就係唔好理佢」,他哈哈笑着分享心得。三人都說保持這個髮型,不是為型,是為提醒自己要做個怎樣的人。

如果讀者上星期有看「星期日生活」黃津珏訪問阿鼠,會知道他才華不凡,是雷鬼(Reggae)音樂人,去年更赴牙買加錄製黑膠碟《MouseFX in Jamaica》,唱片封面主角亦見留着dreadlocks。阿珏寫阿鼠炮製的廣東話雷鬼,大家都覺得最對味,「有嗰浸除」,阿鼠私底下就與我分享一次演出唱的歌詞,「Dreadlocks啲dreadlocks接收信號,我哋於這世間上究竟有乜嘢任務」,他說:「對這個髮型背後文化不認識的人可能以為只是時尚,長輩甚至以為仔女學壞,或者不乾淨等。但留dreadlocks的真正意義正正用作提醒自己的思想言行,人類與大自然的緊密關係,還有屬靈的生活方式。Dreadlocks和剃光頭都是世上認真的修行人最普及的髮型。」

DIY——扭髮綑辮 鈎針鎖緊

他們坐在友好Chill Chill Country的店,伙計阿揆獻出他的頭髮給高妹作示範。高妹的髮型由自己一手包辦:「我用了12小時,由晚上8點整到早上8點。」阿鼠提供的工具只有兩件,是兩支鈎針,從網店很易搜尋到,一支是0.75mm雙頭鈎針,網上也有0.5mm版本,都說是「髒辮專用」;另一支鈎針的末端設有可開合的扣,是簡單編織用具。

1. 先分出一撮頭髮

2. 循一個方向扭緊成一條幼辮

3. 將尾巴分兩條,一條往左、一條往右地拉開,將頭髮向上鎖緊

4. 不斷重複,直至整撮頭髮纏成一綑

5. 用雙頭鈎針將頭髮勾入辮裏,令辮子更「實淨」

tips:高妹說當摸到辮子有「軟淋淋的部分」,便要用鈎針伸入頭髮裏將髮絲互相纏緊,這個動作是不斷將鈎針伸入頭髮及拉出,但要留意不是把針完全拉出,「將頭髮在入面形成一個loop,不是將它整根扯出來,而是扯一半,再篤入去時是第二個角度」,她把針斜下伸入辮子,然後扭向上微微拉出,便又再把針伸進去,直至該部分「成形」,不再鬆散。

高妹解釋如要紮dreadlocks,最好在洗頭吹乾後、髮絲乾爽時做,像當天時近黃昏,阿揆髮上已出油就較難處理,不過示範雖只是很幼的一撮頭髮,她頭上的粗辮亦用同樣方法製作,這種twist and rip是自家製dreadlock的常見方法,「有些人會用很密的梳倒梳頭髮,令頭髮不斷打結,飛出來的頭髮就用鈎針再鎖入去;有人會往菲律賓或泰國,是直接用針鈎,織得好靚;更有些free form是任由它自然形成,因為頭髮不梳和不落護髮素也會打結,有人會由它不分一撮撮,由得佢乾,不梳頭,亦會形成dreadlock,只是沒那麼整齊,有大嚿細嚿」。

頭髮生長,點算——髮根應「鬆鬆地」

髮型完成後,可以keep幾耐?阿鼠說可以keep一世;餘下就是打理的工夫。長出來的頭髮,他拿起另一款有個小扣的鈎針,拿起自己額上小撮劉海,用與高妹相似的手勢將髮絲捲成一條,不過他會在捲好後,將頭髮繞成一個小圈,才拉近到原有的「dread」(dreadlocks的簡稱),以鈎針穿來插去將劉海纏入dread,這支針的好處是插入頭髮時末端的扣會打開,拉出時會關起,能把頭髮鎖住拖出。他的心得是「唔好去咁盡」:「我以前日日出街見女仔,修到靚一靚,現在會接受不理它有自然的美。以前好姿整,每條頭髮都要梳返入去,頭髮咪甩囉。」頭髮生長出來,「髮根要留兩三吋由佢鬆鬆地」,不把每吋髮根都拉入dread,保護頭皮以防過度拉扯。

個頭好痕,點洗——洗頭有大有細

追求萬物平等,與大自然接觸,頭髮就如天線般,讓他們加深與自然的互通。其實這種互通很貼地和實際,例如落雨時,他們便比常人敏感,知道洗頭「走唔甩」了。Dreadlocks亦有另一個名字叫「髒辮」,但聽三人如何愛護髮型,卻比其他人更愛乾淨。辮子一直保持不會拆,如何洗頭,對每個留dreadlocks的人都是大考驗。洗頭分大洗、細洗,阿鼠說他們不會用超級市場買到的洗頭水,因為如雜質殘留頭上,「個頭會臭」。大洗約一個月一次,是先盛一盆水,加些梳打粉(baking soda)浸頭髮,洗好再盛另一盆水,加入蘋果醋護髮。而細洗就是比較恆常的洗頭方法,頭痕時點算?他們的法子各有不同:

阿鼠:「我會用茅招,如趕住出門口,個頭痕到不得了,又怕有味驚失禮,可以不必洗整個頭,最臭通常是頭殼,用噴壺噴梳打粉水,再用濕布抹,吹乾,就好好多,老婆又唔鬧。」

阿產:「我就一兩個星期用手工皂洗一次,也是塗在頭頂,之後不斷冲水。」阿鼠問起泡會否好難清?因為有時以為已經洗乾淨,用手一揑還是會出好多泡,阿產就說他用的手工皂效果ok。

高妹:「梳打粉水洗得密對我來說太乾,會出頭皮,我轉用液態梘(castile soap),它用來洗咩都得,好溫和但洗得好乾淨。夏天會隔日洗,秋冬一個禮拜洗一兩次。」

tips:頭髮一定要乾﹗在香港的亞熱帶天氣,他們最怕頭髮不乾爽,因為濕髮藏在裏面會發霉,如何知道?「剪開會見到白色的粉,也會有霉味」,不懂打理之道,dreadlocks就要報銷。

dreadlocks有段古

阿鼠說廿多歲時到髮型屋想弄個dreadlock頭,誰料髮型師只為他電髮,「給他看照片,他落定型水幫我電曲個頭,變了Michael Jackson,我話好似唔係咁喎,佢話都唔係吖,幾似呀,還落gel」。但三人並不在乎這個髮型是否每根頭髮都靚靚仔仔地收入dread,而是提醒自己追求怎樣的生活。高妹是在party及band show認識二人,「一開始因為聽Reggae,開始留意歌詞,覺得我想改變,同一年我轉了素食,這是8年前的事」。

Dreadlocks也被稱為「雷鬼頭」,阿鼠提及另一個關鍵字「Rastafari」。「如果說dreadlocks與什麼音樂最有關係,應該便是Reggae。Reggae有好多種,是牙買加流行音樂的統稱,裏面一個類別叫Roots Reggae,背後是Rastafari精神的Reggae。Rastafari可被視為一種宗教或精神生活,有很多門派,沒有很統一的說法,有些門派比較自由,是從大自然接觸去領悟生活,亦有些是講與神的關係。」在約400年的黑奴貿易中,有多達70萬非洲人被運到牙買加做奴隸,Rastafari原是上世紀30年代在牙買加興起的宗教運動,在當地為奴的黑人將埃塞俄比亞視為應許之地,相信會有救世主解救受壓迫的黑人,讓他們重回非洲。

阿鼠補充:「原本是關於黑人抵抗白人對他們施加的勞役,如他們將白人勢力稱為Babylon,後來Babylon代表的不止是白人,甚至指自己生命中都會被一些東西壓制。逐漸發展下來,崇尚Rastafari亦慢慢演變為一些精神,講世界和平、種族之間互相尊重。」高妹說她最受雷鬼音樂觸動是歌詞裏one love的信息,因此茹素,並以頭髮為外在的方法提醒自己反思生活。阿鼠強調並不是崇尚Rastafari精神才可留dreadlocks,古埃及人、海盜都見這種髮型,為型亦無不可,只是在他們眼中具有這份意義,阿產就說碰到髮型相似的人都會有份親切感,希望能互相交流,包括用什麼洗頭水最好。

誤解與溫柔

與住在離島的阿鼠和阿產相比,在城市生活的高妹接觸更多馬路廢氣,所以洗頭洗得更密。頭髮變相成為身體接觸污染物的偵測器,阿產說,自從留dreadlocks之後,亦留意更多食物、用品對自己身體的影響,「這麼大把頭髮亦要身體健康才keep到」,漸漸這在他們身上如同一種內觀自己真正需要的修行,阿鼠說這個髮型不為一些工種所容,亦能為自己篩走不想做的事,做音樂便肯定沒問題了。

訪問期間有幾個路過的阿姨都好奇問他們怎樣洗頭,高妹說她也慣了,「我由細到大咁高,別人也會愛問我,你係咪打籃球、排球?」這個髮型留了8年,家人總當這只是她反叛而已,「但其實當時我是倒過來,想做番一個更好的人」,她在這8年學懂的是,「不要理人點睇你,或不必出太多力解釋你是個怎樣的人。好奇怪的,香港的人見到dreadlocks,一係就話『好型呀你』,一係就露出嫌棄的表情,但你不可受太多其他人的說話影響自己,之前我覺得好痛苦的是,為何常常要跟別人解釋我不是壞人?」小女兒兩歲多,很愛纏着媽媽,高妹回應女兒總是溫柔,「係呀,因為我想佢對其他人也好溫柔」。她笑說:「有時因為dreadlocks感受到其他人對我不溫柔,我不想她成為那類人,希望她有同理心,也希望到她長大的將來,世界亦是如此。」

文、圖˙ 曾曉玲

{美術 } 胡春煌

{編輯 } 劉子斌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