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5期

Happy Pa Ma

半職爸爸:先苦後甜學鋼琴

【明報專訊】女兒在小學4年級完成鋼琴8級,之後就沒有再讓她考鋼琴了。幸運的是,她從來沒有離開過鋼琴,有時我會買一些日本動畫鋼琴譜給她,有時她會在網上找一些琴譜,有時她憑耳朵把音樂記下自己再彈一遍。有段時間,女兒喜歡拿着手機裏的程式測試我的「音準耳力」,五音不全的我成績當然非常「可觀」。女兒看到爸爸如此低分,大樂,不時在我面前炫耀,說自己的擁有完美音感(perfect pitch)。我本來半信半疑,後來發現,在這方面女兒說的倒是不假。

從「他學」變成「自學」

在女兒自學(或者稱為自娛更為恰當)彈鋼琴的日子,家中少了考級的音階和我聽來很古怪的「現代音樂」(通常是藍調或爵士風之類),卻多了動畫主題曲和其他古典名曲,例如《新世紀福音戰士》的《殘酷天使的行動綱領》、改編自莫扎特《土耳其進行曲》麥兜的《仲有最靚嘅豬腩肉》、宮崎駿的動畫配樂(多為久石讓作曲)、蕭邦和拉赫曼尼諾夫。雖然我經常點唱的歌曲,例如《足球小將》主題曲(內木弘作曲)和《龍珠》主題曲(菊池俊輔作曲),都給女兒評為膚淺,但有時她也勉為其難為有這種古怪品味的爸爸和弟弟彈奏一曲。

我沒有辦法經常強迫女兒因應我個人品味彈琴,只能暗中買了一些自己喜愛的影視配樂琴譜,希望她偶爾無聊,可能會拿來試彈一下。可惜,《幪面超人》這樣的歌曲完全不入她法耳,武俠電視劇主題曲多數蒙塵。有一天下午,耳中忽然傳來熟悉的旋律,那是《聲光伴我心》的配樂(今年逝世的Ennio Morricone作曲),原來女兒蕙質蘭心,把這首歌翻了出來彈。那天,真是很幸福的一天。

沒有錯過女兒彈的每一粒音

印象之中,女兒學鋼琴,跟其他許多小朋友學琴一樣,過程都是艱苦的。小學2年級時女兒考了我完全無法理解的5級樂理,至今回想,仍覺不可思議。女兒學琴期間,我每次陪伴在側,老實說,那是一種很痛苦的修煉。不懂音樂,但在那幾年,不管是練習還是比賽,她彈的每個音符我都沒有錯過。每周帶她去導師處上課,每天坐在她身旁心專心看着她練習,這樣的日子,要求很高,過程很難,有笑聲,也混雜着淚水,好幾次忍不住對女兒說,不要學啦,不要學啦,反正沒人逼你學,現在想來,魔鬼爸爸很對不起那時的女兒。

到了今天,我仍然不覺得孩子學鋼琴一定要考級,仍然不解,為何孩子學彈琴總是那麼「苦」。但是,想起那段艱苦的陪女兒學琴日子,我還是充滿感激的。弟弟現在學琴,壓力比姊姊當年輕(其實仍然有點「苦」)。我看着姊姊隨手翻了翻弟弟的樂譜,輕輕鬆鬆為弟弟示範3級考試歌,作為冷眼旁觀(而且五音不全)的爸爸,心情說不出的愉快。

文:張帝莊

作者簡介﹕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既是悠閒的寫字人,又是忙碌的爸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15期]

相關字詞﹕鋼琴 名人KOL 張帝莊 半職爸爸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