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人物

忍者決鬥 關公大戰外星人 模型高手自編自導奇幻世界

【明報專訊】Diorama一詞原是希臘文中「能透視」的意思。在19世紀,發明銀版攝影的法國人路易達蓋爾,與畫家查爾斯瑪麗布頓,在一個透明箱型空間內,用平面影像的遠近佈置,加上燈光調度,使觀眾恍如親歷其境,營造引人入勝的「幻象」。來到現代,不僅電影藝術普及,更先進的虛擬實境亦得以實現,但diorama未有因此退場,在模型界就有不少人沉迷創作「情景模型」,沿襲diorama理念,結合模型素材,創作出像關公大戰外星人、江戶忍者大亂鬥等想像力飛馳的情景。

藝術家慕容桑(Sean)的「S99模型工作室」,室內沒有窗戶採光,工作環境暗無天日,桌上還散落着各種小零件與化學品,相比起模型工作室,這裏更像個瘋狂科學家的實驗場。今年47歲的慕容桑,3年多前辭掉工作10多年的職位,全心投入「情景模型」的世界,在這期間,他曾分別在日本濱松情景格蘭披治、台灣國際模型公開賽,以及香港公開模型大賽中,多次獲得大會的提名及獎項。

跟許多人的童年一樣,最先把他引領進模型世界的,就是日本動畫「高達系列」的周邊模型。大多數人玩模型都着眼組裝和塗裝技巧,他卻更在意模型帶來的「情節」,喜歡安排機械人模型在特定情景,想像角色之間的對話和交流,甚或是恩怨情仇,成就他最早期的「情景模型」創作。當年作品沒有留下來,在搬家時被父母大意丟棄,而踏入青春期後,他一頭栽進搖滾樂世界,忙着練團和表演,直到結婚生子後才與模型重遇。

名字好壞 影響作品觀感

「那時候要陪兒子玩,不知該玩什麼,就想到了小時候玩的高達模型。」不過兒子玩過一兩副後,就失去興趣,倒是他玩得津津有味,從高達模型玩到軍事模型,後來又創作自由度更大的「情景模型」,自此不能自拔。製作「情景模型」的趣味何在?他說:「像我玩樂隊時雖然也很享受,但始終要顧及隊友感受,不能獨行獨斷,創作『情景模型』則不用對別人負責,可以像造物主般掌控一切。」

在高達模型、軍事模型世界裏,模型都是預先設計好,考工夫的地方通常在組裝和塗裝,但「情景模型」要顧及的範疇更多。慕容桑以電影比喻,「情景模型」創作者除了是編劇,要編寫情景和情節,同時又是掌控大局的導演;但模型的組裝和塗裝部分,也得由自己一個人獨力完成,所以他也要身兼道具組的工作。就像整個片場發生的一切,都由自己一手包辦。

至於創作方向,慕容桑指他的主題較無定向,主要來自本身的愛好和興趣,也會把模型世界以外的觀念融進作品。像他在2018年度香港比例模型會主辦的「香港公開模型大賽」中,奪得科幻情景組冠軍的作品《羅馬假期 Roman Holiday》,就以喜歡的動畫《機動戰士高達0079》動畫為背景。在作品中最搶眼的,自是居中位置那一隻「中空懸浮」的渣古,他說在這份作品中融入了超現實畫作中常見的錯視技巧,帶來一種奇觀的效果。至於作品名字,則來自柯德莉夏萍主演的《金枝玉葉》的原文片名,也是創作者本身喜歡的電影。

「別小看名字,命名對『情景模型』非常重要。」他解釋,名字是作品唯一的文字資訊,起名的好壞,會直接影響觀眾對作品觀感。以他另一個作品Just Like Heaven為例,同樣是以動畫《高達》為背景,作品名字來自他喜歡的英國樂隊The Cure的一首曲目,不過用在刻劃軍人聯誼聚會的情景,則讓人感受到這戰爭中的片刻寧靜,與戰友休閒聚會的安心舒坦。

相對於技巧,慕容桑更重視作品意念,如何從無到有去創造一個情景氛圍,就像創造一個自足的宇宙。然而在「造物」之前,還得對萬物形態有基本概念,這方面就相當考驗日常生活中的觀察力。慕容桑說,他平日會特別注意各樣物品的形態,甚至連扔在桌上的垃圾,他都會拿到手上把玩一番,研究能否用到作品裏。

創作前實地觀察 閱讀史料

像上文提到的《羅馬假期》作品,其中一個角色脖子上繫着的相機,就是他從零開始創造出來。「很多時候做『情景模型』,雖然部分物件可以用模型套件改裝,但如果找不到適合模型時,就必須由創作者一手一腳雕刻而成。」另外亦可以看看,他奪得2018年「香港公開模型大賽」情景組亞軍的《忍び Shinobi》,刻劃忍者間的決鬥畫面,其中忍者用到的各樣武器,例如攀岩走壁用的「鈎繩」,實際使用的情况會怎樣?其拋物線是什麼角度方向?要製作貼近真實世界的場景動作,除了平日要多觀察,另一些日常生活中較少接觸或觀察到的事物,就需要創作者的歷史知識,所以他在創作前期準備時,除閱讀大量相關史料,更特意走到日本的「江戶東京博物館」蒐集資料,只求作品更貼近現實。

一人主宰 造就無限可能

「情景模型」的創作形式看似無拘無束,但作者必須從頭都尾嚴格掌控情况,不過這倒符合他想主宰創作的個性。《關公大戰外星人》是他新近完成的作品,奪得日本「第8回濱松情景格蘭披治」Fine Molds賞。作品以一比一的電視為框架,情景則取材自1970年代的台灣同名電影。無論是作品本身的玩味,或對香港風景的還原度,水準都十分高。更特別的是,如果你到作者專頁查看作品,會聽到他為作品配上的原創音樂。在觀賞關公對抗外星人,城市滿目瘡痍的情景同時,配合跌宕起伏的節奏,其氣氛甚至不遜於原著電影,讓人驚歎「情景模型」的無限可能。

文:林京賢

編輯:劉家睿

facebook @明報副刊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