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影像特區:「失樂」園

【明報專訊】主題樂園之於童話,就是Neverland。人們可化成長不大的小飛俠,透過進入理想世界,逃脫現實苦難。或許對於微笑指數長期處於低位的香港人來說,到樂園消費享樂,即使獲得一個加工微笑,仍能帶來難得喘息。

不幸2020年世界迎來不一樣的春天。瘟疫肆虐,全球經濟蕭條,各國紛紛鎖國、封城、限聚。過去不曾想像過的面貌、事件、數字,佔據媒體頭條,敲破人們慣常生活模式。疫症奪去了生命;剝削了外出的自由;也掠走了發夢的機會。

香港經歷三波疫情,政府曾多次要求娛樂、康體設施、主題樂園關閉,又限制社交活動,市民只可留於家中工作、學習。失去了娛樂,有如被困牢籠,使人慢慢在抗疫日常中窒息。桎梏鎖起人的自由,口罩在人與人之間籠上一層淒迷,教人不得不直面孤獨與死亡。

然後,等了又等,疫情緩和,終於樂園宣布重開,人們急不及待重回夢幻島準備狂歡。不過,入園時規矩多多,需量體溫、頻頻消毒、遵守社交距離。本似烏托邦般的樂園,卻默默提醒人們現實存在的魑魅魍魎。

進樂園本為尋樂,但往員工和遊人臉上一看,容貌隱沒於厚沉沉的口罩,更別說歡笑。人類表情說來微妙複雜,相隔一層薄膜,一時分不清是喜還是悲。原來要讓人歡笑的樂園,竟找不着笑容,眼前熟悉畫面頃刻間愈發陌生。

樂園今日打着本地遊的旗號重開,香港人仍可在此找到慰藉心靈的力量,或只能換一場空夢?踏進樂園,也分不清楚這是以假亂真、還是以真亂假。大抵生活的怪誕和超現實,早比主題樂園建構的世界更甚。

要尋樂,恐怕港人還要發揮想像了。

文、圖˙林靄怡

美術•胡春煌

編輯•陳志暘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