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寫作與學習的事

【明報專訊】今屆諾貝爾文學獎公布前又有一輪競猜遊戲,最後不少人都覺得爆冷,有人嘆息「注定要錯過昆德拉」,村上迷則好像已經沒好氣。在世紀版寫專欄「囫圇海」的彭依仁本來為大熱門瑪格麗特‧愛特伍做了功課,很多人看過愛特伍筆下改編為電視劇的《使女的故事》而且印象深刻,有關寫作本身,有關發掘那個她認為不必然是陰暗的「第二自我」,她的經驗分享,在今日香港會否被認為有危險?

又或者,《娃娃看天下》漫畫中的小女孩瑪法達,處身阿根廷的黑暗時代,總是不識相的問這問那,不懂得乖乖噤聲,導致創作者要擱筆甚至離開出走,在悼念這位剛於上月辭世的偉大漫畫家季諾的同時,如果我們邀請與瑪法達同齡的孩子一同重溫這本漫畫,跟瑪法達交個朋友,又會否被認為是好危險?

在動不動就會犯禁的時勢,有一名小學老師被政府釘牌,褫奪教師職權終身,就只憑一個部門首長一個人的判斷,你都咪話唔危險;然而,遠離禁忌與陰暗,真可以造福學生得到優良的學習體驗?或者學小學老師羅佩麗倒番轉頭諗下自己,做乖學生有什麼代價。

「見字抄經」今期刊出第二期,談孔子的「正名」,也是關於措辭與用字。今期的書法是隸書,好高興上周收到不少讀者寫回來的書法,詳情請登入我們的臉書專頁。先前無暇或未及提筆的,歡迎今周試試。

編者話˙黎佩芬

美術•胡春煌

編輯•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