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我們其實不用那麼關心特朗普

【明報專訊】每逢歷史紀念,一條不時會出現的問題:這事發生時你在哪裏?

美國總統甘乃迪遇刺周年紀念,老一輩的美國人會告訴你,聽到甘乃迪遇刺消息時身處何方,如何記得Walter Cronkite宣布甘乃迪死訊時抹眼淚;9‧11周年紀念,不少人都憶述當年他們在哪裏,目睹電視直播畫面中雙子塔怎樣倒下,如何被眼前嚇得目瞪口呆。

在排山倒海的breaking news的今天,不知他日有沒有人會憶述美國總統特朗普在Twitter宣布確診Covid-19時,自己身處何方,但可能會記得自己在社交網站上發了一個「哈哈」的emoji。

自2016年特朗普上台以來,全天候盯着他的Twitter已成傳媒工作,那些沒頭沒尾、不時連珠爆發的tweet弄得大家頭昏腦脹,也佔據了過去4年的新聞版面。美東時間2020年10月2日凌晨零時54分,那個確診宣布卻來得簡單,一點也不juicy。

特朗普這個tweet一出,大家紛紛探究總統候選人如果在大選日前一命嗚呼會怎樣;分析這個「十月驚奇」會怎樣影響選情以至中美關係自然少不了──畢竟現今講求breaking news之餘也講求instant view。美國傳媒紛紛追蹤特朗普感染路徑,仔細分析「白宮群組」。特朗普過去嘲笑人家戴口罩、吹噓自己不怕感染的言論自然為大家大書特書:確診前數小時,他才說疫情已見終點,中招似乎是「因果報應」的道德故事。

幸災樂禍的花生友紛紛在facebook上特朗普染疫的新聞打「哈哈」,甚至貼文祝特朗普早日歸西,惹來Twitter及fb封殺。不過,是福是禍還是言之尚早。英國首相約翰遜在疫情之初一邊「佛系抗疫」,一邊呼籲國民「要有失去至親的準備」,叫人連番反白眼,結果今年3月確診,更一度徘徊生死邊緣,他康復後的演說也一度令人以為他脫胎換骨,但其實一切如昔。巴西總統博索納羅屢說Covid-19只是「一點點流感」,他確診後惹來幸災樂禍之聲,但也似乎沒有改變了什麼,民望反而不跌反升。據上月Datafolha民調,其支持率有37%, 較6月上升5個百分點,也是20個月來最高。一些人也擔心,特朗普今次染疫安然無恙後,可以繼續大條道理淡化疫情。

大家心目中的特朗普

特朗普中招會如何影響美國大選難說,但可能沒多少影響大家心中的特朗普。經過2016年大選,自由派對特朗普心存警惕。眼見整個news cycle又被特朗普壟斷,自然又想:這會否是特朗普苦心經營的「十月驚奇」?導演Michael Moore便疑惑,特朗普一直慣性撒謊,為何大家要把這個確診宣布當真?大家也討論,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悶聲發大財的策略似乎有效,不時失言的特朗普或者也想借這招低調一下。在確診消息鋪天蓋地前,特朗普正受連串負面新聞纏繞:《紐約時報》周初揭發特朗普2016年和2017年每年只交了750美元入息稅;特朗普在周二晚辯論中不停打斷對手及主持人,還叫極右組織Proud Boys「stand back and stand by」。

不過,你真的肯定那些是負面新聞?走出自由派的同溫層,看看特朗普支持者的Twitter,赫然發現另一個平行時空:特朗普不交稅是聰明,Proud Boys只是個被抹黑的「愛國組織」。且看看特朗普支持者DeAnna Lorraine的Twitter。她質疑特朗普直至周三辯論前一直安好,而辯論的「咪高峰及講台都是他們為他準備的」,她強調「只是說出我們在想什麼」。當不少主流傳媒都質疑白宮不保持社交距離、不戴口罩時,特朗普支持者繼續說口罩沒有用,「露宿者也沒有社交距離,也沒有口罩,也沒有勤洗手,怎麼他們沒有大規模死掉呢?」

很多人把這種「平行時空」歸咎於社交網。近日在Netflix放映的The Social Dilemma便極力渲染社交網如何操控了大家眼中的現實,甚至利用心理機制預測以至操控行為。特朗普的競選團隊2016年善用大數據找出潛在支持者,遠較對手希拉里只着眼選民政治取態這類數據更全面;後來鬧得滿城風雨的「通俄門」更進一步鞏固社交網的「無所不能」。

不過,沒有社交網和大數據前,陰謀論早已不陌生。1997年荷李活電影Wag the Dog已設想,競逐連任的美國總統捲入性醜聞,為轉移視線揑造一場虛假戰爭,令國民沉醉於愛國情懷,將性醜聞擠出新聞版面,令總統成功連任。Spin doctors(政治化妝師)也成為英美傳媒樂於報道的人物,總之一切都是spin,沒有事實。但特朗普的支持者真的只是活在社交網同溫層的「網民」而已?

弔詭的是,特朗普白宮的「透明度」一直十分高,因為上至特朗普下至白宮小職員也口沒遮攔,爆料不斷,人們也樂於追看這齣肥皂劇,一時是前任國務卿蒂勒森罵特朗普是白癡;一時是孤獨的特朗普每天看4至8小時電視;一時是白宮的反抗聯盟在《紐約時報》撰文誓言要阻止特朗普搞破壞;一時是特朗普的姐姐罵他是大話精。白宮彷彿中門大開,一本本爆料著作相繼問世,Michael Wolff的Fire and Fury、Bob Woodward的Fear、前白宮安全顧問博爾頓的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特朗普白宮的花生多得目不暇給,到Bob Woodward今年再出版Rage一書,雖然大爆特朗普對疫情如何表裏不一,但大家其實早已有點「特朗普疲勞」,保守派一貫把爆料看成deep state心懷不軌的證據;對自由派而言,這些連串爆料也只是印證了他們心目中的特朗普而已。

社交網出現前,政治早成了有如《白宮群英》或《紙牌屋》的肥皂劇。前總統奧巴馬是懂得說故事的人,喚起大家的夢想,一直抱怨自由派不懂得運用語言的語言學家George Lakoff在2008年便深慶自由派終於出現一個會說故事跟國民溝通自由派價值的人。奧巴馬2008年在初選擊敗政壇老手希拉里,也是個扣人心弦的故事。特朗普2016年打動保守派選民,爆冷勝出共和黨初選和總統大選,其實就是奧巴馬的翻版,在支持者眼中是局外人挑戰建制的典範,那些粗野語言和隨機表演更能惹保守派共鳴。特朗普就職演說中的「這場美利堅浩劫(American carnage)就在此時此地結束」更說到保守派心坎去,正如奧巴馬的「The change we can believe in」:支持者愛填上什麼內容都可以,反對者也可以填上任何內容。

遠離政治肥皂劇 看看現實 

於是,總統辯論愈來愈令人難以忍受。特朗普和拜登的首場辯論的七嘴八舌、慘不忍睹,特朗普看似沒有章法,但如果熟悉其支持者的關注,他反覆說的都是取悅支持者的關鍵詞。特朗普和拜登固然談不上有辯論,連真正交流也沒有,大概正是現實恰如其分的寫照。

社會分裂當然不是禁止大家用社交網便可,關鍵可能在於遠離政治肥皂劇,看看現實社會正在發生什麼事。就在特朗普宣布確診前數小時,亞馬遜首次公布旗下員工感染情况,旗下連同Whole Foods的美國前線員工自3月以來有19,816人感染,佔總數1.44%。亞馬遜在疫情中大賺,但倉庫不時傳出確診個案,令外界關注員工福祉,但該公司一直拒絕公布全面數據。特朗普染疫應該會得到很好的照顧,相信醫生不會為他注射漂白水,他也不用擔心付不起醫療費用,更毋須擔心隔離不能上班弄掉飯碗:我們其實不用那麼關心他。

文•林康琪

編輯•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