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同場加映:辰衝之死

【明報專訊】辰衝執笠,有人發文批評那些平時不甚買英文書,卻又在哀嘆「一個時代的結束」的「讀者」。首先,以一個讀書人來說,我覺得沒必要討論辰衝,它不配被懷念或被撻伐。其次,這根本不是「一個時代的結束」,辰衝早在十多二十年前就已經萎縮成植物人了,分店紛紛結業,書架上絕大部分都是保持一手書高價的陳年企鵝舊書,不敢放成bargain books(特價書),欣賞它的人會喜歡那種守舊的書店格調,可是更多讀者走入書店時就感受不到絲毫的親和力。從整個書店格局來看,辰衝一貫的風格就標誌着一種放棄接觸大部分讀者,甚至放棄書店存續的舉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