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拍與不拍

【明報專訊】食肆禁止堂食那一天,社交平台上海量流傳着午飯時間各行各業的市民在街邊進食的照片。有人以肩膀挾着雨傘在公園扒飯盒,有人雙膝下跪以石壆作為餐桌。措施無情,天公也不作美,有人看了照片,勸喻何不放下鏡頭,為狼狽人兒保留一點尊嚴,讓他們至少可以不被打擾地吃完一頓飯。沒有尊嚴的悲慘,應否被直視,道德上又該如何平衡?新聞攝影能否透過記錄慘况,讓人的尊嚴在曝光下得到照亮?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