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

從倫敦跳到網絡 互動遊戲劇場 點睇由觀眾話事

【明報專訊】從電腦屏幕看到一幕幕畫面,感覺既遠且近,觸動神經心靈。網絡世界是虛擬還是真實?原來從屏幕帶來的創傷,不是廉宜的眼淚,更像心如刀割。一個從屏幕開始,因疫情而生,嶄新的網上演出,你再不是被動的觀眾,而是跟隨感覺自由選擇。這是一場舞蹈演出,也是一個互動遊戲。

創作主題圍繞社會創傷

過去數月,大小劇團都把節目免費上載,網上重溫成了疫症大流行下劇團的指定動作。《臨界》(Meniscus)雖然也是瘟疫蔓延時衍生的創作,呈現形式卻多了一層意義。Meniscus去年11月在倫敦首演,由兩名香港年輕編舞家組成的Ghost and John共同創作,集合了26個來自不同國家的演出者,當中有做音樂,有寫詩寫作,也有舞蹈,圍繞着社會創傷這個主題創作。原本7月在倫敦重演,不過當兩人在3月從倫敦回港後,慢慢把作品演變成今次網上演出。

「我們原本計劃逗留1個月後回倫敦,因為在當地也有不同演出和創作計劃。然而遇上疫情,很多演出也改期甚至取消,於是便留在香港。」John說決定因應當前環境而創作,「這段日子大家都對着電腦屏幕,想到可否做些相關的東西。這個作品本身是關於screen trauma,因為屏幕而帶來創傷,原本在實地演出,如今轉至電腦,這一點引發我們更多的思考」。Ghost提到這幾個月他們也看了很多舞團的免費網上節目。「在舞台和劇院以外,我們的版本可以用怎樣的方式進行。」

舞者自行用手機拍攝

John和Ghost去年12月在倫敦完成舞蹈碩士課程,兩人本科卻分別是生物學和IT,大概也讓他們對舞蹈這個創作媒介有另一番想像,以至作品的可能性也夠大。《臨界》依舊集合了來自不同地方的舞者,包括瑞典、挪威、西班牙、加拿大等,「13名舞者,回歸自己國家,各自在所在地方用手機拍攝,然後再透過我們整合」。John說正是因為疫症,原本在倫敦的演出者也要回到自己的家,所以這個演出絕對是為此時此刻而設。除了從劇院轉至網上,觀看模式也隨之而改變,觀眾不止是安定地盯着屏幕,更要主動去觀看,去參與這個遊戲。「就像網上遊戲,觀眾要作出不同的選擇,但不是故事發展,而是視覺上和畫面上的抉擇。」John提到當中的動作指示跟原本的劇場演出一樣,但換了平台已經完全是兩回事。「例如飲水,在舞台和燈光之下,跟在家裏用手機拍攝,效果已經是兩樣。」

1條命或8條命?觀眾有得揀

簡單來說,《臨界》就是一個以遊戲方式來呈現的演出,對兩人來說,觀眾的體驗從來也是重要的一環。本身是程式設計師的Ghost,一直思考如何運用數碼互動,「如何利用程式讓觀眾參與,例如在劇場內也會邀請觀眾用手機做一些任務,提升體驗。平日在劇場,觀眾可以自由選擇看什麼,但網上播放只能提供攝影師的角度。我們的平台卻是提供選擇,讓你去揀你想看什麼,而不是我們預設一切」。有點像電視劇《黑鏡》那集互動的獨立單元,觀眾也是邊看邊選,至於在《臨界》中觀眾要選什麼,不同的選擇帶來什麼體驗,可能還是有點抽象;然而正是這種不可預知,更能引起興趣。「這是為疫症大流行的日子而產生的作品,也是特別設計在家中觀看,能夠與觀眾互動。」John表示你可以選擇1條命還是8條命,因為節目分兩個價錢,一個是兩小時內的一次體驗,另外則是8小時內任玩。舞蹈結合遊戲,必然帶來藝術新體驗。

《臨界》

演出時間(香港):

7月17日晚上8:00;18日凌晨3:00、晚上8:00;19日凌晨3:00

收費:

20港元/2英鎊(開演後2小時內玩一次、每次最長約30分鐘);80港元/8英鎊(開演後8小時內無限次任玩)

網址:www.GhostandJohn.art/meniscus-going-online

文:林喜兒

編輯/王翠麗

美術/謝偉豪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相關字詞﹕香港歷史博物館 臨界 文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