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周日話題:從港英政治部到特區國安 警隊一哥與政治部的淵源

【明報專訊】今年全國人大將審議的草案,建議中央可在港設立維護國家安全的機構,此議一出令社會人心惶惶。 「國安」在港正名運作,等同政治警察及特務工作浮面出櫃,亦儼如解散了25年的港英「政治部」重新復活,而朝代更替,角色對掉,中共在香港由回歸前被監視的身分,轉化為政權特務監控的老大,據聞當年曾受過政治部之苦的香港「左派」,聞此亦暗中心驚,擔心隨時有份被送上高鐵或洗頭艇,帶走軟禁一年半載。

國安情治機構細節雖未有詳情,但前一哥警務處長鄧竟成已即時撲出,談及警隊可以如何配合執行,希望激活警隊自1950年代以來政治情報角色,英治時配合英軍情五處(MI5),至日後配合北京國安部的運作。

溯本追源,細看當年港英政治部的工作,有助認識評估本港政治監控的結構及模式發展,以及現代社會警隊及其他執法單位的參與性及可能;其實不少前一哥都有情報治安工作的背景,許淇安更曾任職政治部,1970年代時負責追查共黨組織行蹤,細節如去郊遊野餐飯聚的活動。

港英政治部(Special Branch,又稱SB)早於1940年代成立,MI5派員來港在警隊設立,教授警務人員去做跟蹤、竊聽等,工作內容包括監控政治人物、處理社會運動、和外國勢力周旋等,那些年為一個神秘莫測的部門,據說其他執法單位如廉署、入境處、海關內都有政治部人員身影,以配合港督、政治顧問及中央政策組等,從事政治情報分析。

江關生《中共在香港》一書中,有記錄香港這個歷史悠久的間諜及情報天堂中,警察如何從事情報工作的片段,如1970年代為政治部人員、其後為回歸時警務處長的許淇安,如何被派專門去刺探反英「左派」活動。

共黨人員郊遊 直升機盤旋拍照

書中提及,英國的解封機密文件中,包括1974年時許淇安(Hui Ki-on)代政治部主管給英國報告的信件,詳列港英政治部監視左派活動的一些細節,許當年能羅列出新界由流浮山、落馬洲至打鼓嶺,哪些鄉村的村民同情共黨人員;甚至連共黨組織的郊遊活動地點,都能一一細列出來,如2000名華革會成員等到鶴藪野餐,400名國貨公司人員去鹿頸野餐,當年警方會出動直升機,到若干野餐地點上空盤旋,拍照及點人數等。

當年深得英方信任的許淇安,在回歸前1994年被委出任警務處長,擔任跨越政權移交的治安工作,一直至2001年退休,任期長達7年,為回歸以來任期最長的一哥。

除了監視共黨人員,政治部亦追查間諜在港活動,甚至曾在警隊內捉內鬼,1961年,政治部曾試過在警隊內捉到助理警司、時為警隊內最高級華人警官曾昭科,實際為共產黨潛伏在警隊內的間諜,負責蒐集高度機密,終被港府將他驅逐離港,送到內地,為當年一宗轟動大案。(詳情在羅亞《政治部回憶錄》一書有提及)。

不過,隨着政治部在1995年解散,香港政府的情報工作變得分散;解散後,部分執行性較強的功能,如保護要人(VIP Protection)、反恐等工作,續安排留於回歸初年「情報」工作一度只交餘下「軀殼」及已去政治化的警隊「保安部」(Security Wing)內,加上政府政治顧問人員日少,中策組角色亦有別英治時,只做政策研究。

警隊保安部在新主權下,仍依舊維持神秘模式,內部亦只以「公司」去稱呼在此單位,警隊中人如得知同袍係「公司人」,就自知無謂細問。情報始終為吃重部門,上任一哥盧偉聰坐正前,亦曾長期集中此部工作。此部門的開支經費如何使用,亦一直不向外界公布細節,故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回歸以來,每年的財政預算案都會追問「保安部」的開支,正是想留意警隊會否已暗中增撥人手資源,從事政治情報工作。

入境處情報角色日益吃重

掌握出入境人事資料的入境處,亦隨着與內地對口單位的接洽,開始在情報角色日益吃重,因此得到北京方面的留意,出現自1998年葉劉淑儀以來,接續有入境處長被相中出任保安局長一職(1997以來5任保安局長,3人曾為入境處長),一來權力架構上可制衡警隊,二來亦因入境處早已參與外交及情報工作,主管者已被北京方面全盤檢視所致。最近入境處長曾國衞被委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一職,亦為一折射,本港趨向威權管治,以至掌握情報的武官流向執掌政制的中國特色特殊現象。

國安在港的活躍度,近年日益浮面,所謂「強力部門」跨境執法的可疑案件日多,2015年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被指遭強行綁架帶往內地;2017年內地富豪肖建華在四季酒店被多名「男子」蒙臉以輪椅強行帶走,其後確認身處內地,至今已「失蹤」達3年。

今次國安駐港機構的可能發展,從全國政協常委唐英年的反應,已明確估計國安定必會派員來港,「過往有些中央機構,未能在香港運作,將會可以了」,香港社會多年來一直關注「一國兩制」重點:即內地執法人員不可跨境執法的防線,以及商界對此憂慮,也都被這些港人「代表」完全拋諸腦後。

未知會否大舉混入私人機構

未來國安單位的結構,觀乎香港各紀律部隊尤其警隊、入境處,都努力去「搶佔」成為「國安」在港對口單位地位,以增「價值」,及警隊藉此減少所謂「用完即棄」的風險。 國安在港「工作」的範圍及角色,從往績有理由相信不會如舊日港英政治部的「低調」,而會否如其他中央駐港機構般轉以高姿態運作,更是令人極度憂慮,以「國家安全」為名,蒐集各式反中共政權的資料。未來本港情報單位的人,會否不止派臥底警混入宣傳「港獨或自治」組織收情報這麼簡單,而是進一步大舉混入各涉及「國家利益」的公私營機構運作的可能,仍難以估計。港府現今對國安機構在港設機構無法提供任何詳情下,便宣稱一般巿民人身權利及自由不受影響之說,稍有留意時事的巿民都會認為,這只是一種無法取信的空言。

文//謝弘一

編輯//馮少榮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