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4期

Happy Pa Ma

半職爸爸:查殺、自刀、金水 孩子的狼語

【明報專訊】疫症下孩子都貓在家裏,爸媽上班了,Zoom的老師跑了,電視和書都看厭了,有什麼比打電子遊戲機更好?

當讀小二的兒子因為抽到某種虛擬恐龍而大呼小叫時,讀中學的姊姊打開電話的揚聲器,跟一群不知從哪裏來的人互相用我們聞所未聞的語言,煞有介事地討論問題。我係全場唯一真預言家、警徽流、查殺、自刀、金水……

媽媽一直以為姊姊在練習口語考試。過了幾天,我學着姊姊,胡亂套用「考試」術語:「媽媽今天燒的菜很難吃,真是『自刀』了,弟弟吃飯吃得慢,要『表水』至得,我係『全場唯一真預言家』,『查殺』這碟叉燒飯!」弟弟說:「不怕,我有『新手光環』!」說了一堆,其實全家人都不知道大家在說什麼。

狼人透過電話「殺」人

媽媽一頭霧水,爸爸好整以暇地說:「這是『狼人殺』,台灣綜藝節目成日做!」雖然曾幾何時我有買過「狼人殺」這紙牌遊戲,但是我從來不知道有這麼多出口成章的術語,第一次聽姊姊一本正經說着一堆聽不明白的語言,感覺好像某些成年人在討論股票的「牛熊分界線」和「頭肩底」一樣。

電話程式不斷傳來其他玩家賭馬術語般的「三穿七」發言之後,接着輪到三號(即是我女兒)發言,她好像完全知道大家在說什麼,又發表了一堆「五號膽拖六七八號」的變種狼語,「全場唯一假預言家」的我,全場只能聽懂程式女聲用普通話說的一句話:「三號玩家發言結束,用時二十五秒。」一輪廝殺之後,好人全軍盡墨,三號鬱鬱寡歡。我問三號:「怎麼啦?」三號長嘆一口氣說:「連續三鋪輸了!有兩次按錯鍵!」接着三號又不由自主說了一堆「警徽流」(最初聽還以為是一棟建築物名為「景輝樓」)之類的高深莫測的語言。狼人「殺」了很多人後,那些年紀聽起來至少有二十多歲的哥哥姐姐開始說回人話,一個二個說明天要上班,所以要告別啦,三號默不作聲,全場好像只有她一個「唯一唔使返工真玩家」。三號後來悄悄告訴我,很擔心被人發現她年紀太小,會受到歧視。

說謊、拆穿謊言 帶來快感

雖然我始終無法掌握那些狼語,但是我明白這遊戲為何好玩。因為這遊戲可以給玩家兩種快感,一是說謊的快感,一是拆穿別人說謊的快感。遊戲一開始好人較多,壞人(即是狼)則只有三個,但是狼互知身分,好人除了預言家外,無法看清是非黑白。每「晚」,狼會殺一人,預言家則可查一人,全體玩家到了「白天」,亦可票投某一玩家出局。難玩的地方是,狼可以假扮好人甚至預言家,弄到真假難分,最後好人逐個被殺。唯一破解方法是,預言家盡早說出真相,其他好人行動一致對抗隱藏的壞人。這遊戲的教訓是,真相永遠是我們最有力的武器。

文:張帝莊

作者簡介: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既是悠閒的寫字人,又是忙碌的爸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94期]

相關字詞﹕名人KOL 張帝莊 狼人殺 半職爸爸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