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星期日現場:來一場「利多於弊」的小考(局部)

【明報專訊】想像今屆一個DSE考生,就像參加不知跑道有幾多百米的比賽,溫書過程因為疫情無啦啦攤長,說好的終點(開考日子)又不知是不是真‧終點。好了,總算進了試場,鼓足幹勁寫呀寫、寫呀寫,又原來可能會取消試題,分都唔知點計。面對一波好多折的DSE,考生們,實在辛苦了。歷史科橫空生出一個「利多於弊」的問題,便交由社會來答,教育局長楊潤雄認為試卷資料及題目令學生答得偏頗,可是不少曾教/讀歷史科的老師學生卻說,係人都知歷史科這樣的題目不要求必定答一種立場,訓練正反論辯,只要言之成理。這種題目,被人鬧得多的通識科也有類似,我們邀請幾位曾教歷史、通識的老師,來為「……利多於弊」作個試題,然後自己接招作答,探索一下在教育中,我們如何思考。

中學校長會主席鄧振強說取消試題弊多於利,這題由前主席李雪英校長接力答,她認為教育界答這一題,不如先從考生角度出發,想想他們的慘。另外曾教西史的雄仔叔叔及中學老師周子恩不約而同設下關於學生重回學校的問題,雄仔叔叔答案曲直難辨,利中寫弊,弊中又好似有利;周sir則忍不住在答案之中呻香港教育發展至今,老師困局重重,行文顯出教書壓力好大,最後要「利申」保平安。謹以這場小考獻給教育局,更思何為教育。

試題一:

今屆DSE歷史科有關中日關係的題目「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引發爭議,取消試題利多於弊,你是否同意此說?請就你所知解釋答案。

答:

只見其弊不見其利。若由我來答受爭議的中日關係考試題目,亦是這個答案。

在作出取消試題與否的決定前,應先了解Data Based Question(歷史資料題)設計的原意。Data Based Questions是考核學生分析歷史資料的能力(skill based),誘發學生思考。資料中某一片段的歷史,只是作為引子及刺激,學生須配合日常所學作答。來自不同國家的歷史材料,會呈現不同的政治立場,歷史資料題正正用以培養學生分析資料的能力。若只容讓學生接觸單方面的資料,當學生面對其他國家刻意曲解歷史時,又怎懂維護自己國家?

針對種種對題目的批評,說「資料偏頗」,這次引用的兩項資料,不能說是最好的,但也不是偽造資料。資料C引文是較中性的描述,資料D有關日本貸款並不是無條件支持,既需抵押,又復高息,且兌換率由日方訂定,是活脫脫的經濟侵略,對中國只有不利。說「答案有引導性」,問題要求考生答1900-19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不是單單涵蓋資料顯示的年份,正正要學生運用自己所知所學,才能完整地答題。這段時期的21條款、918事件、1937全面侵華、八年抗戰日軍的暴行等,都是學生耳熟能詳的史實,深信題目最合理的答案是,日本以不同方式侵略中國,弊端處處。用這種方法去設計資料題,並非今年首創,上年的歷史卷也有類似擬題方式,而擬題的主線是中、港共同反日(見2019年試題1)。問題本身沒有錯問,歷史科評卷也沒有要求學生在「利多於弊」的這類題目需要有駁論。學生作答時,絕對可以選擇答百害而無一利。這刻仍未了解學生作答內容,亦難以推測學生有否被誤導,取消試題,言之尚早。

考卷中的資料題共兩部分,首兩條與中國及香港歷史有關(題一問香港的殖民統治;題二問20世紀上半葉的中國和日本,亦即爭議題目),後兩條是歐洲歷史(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經濟統合、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戰爭與和平),全部必答,如果取消題目,只餘兩題歐洲、一題中國及香港來評分,比方說有外籍學生對歐洲史比較熟悉,在這2:1的比例下,對其他考生會否有損公平?再者,該中日題目難度不高,即使沒讀夠書、沒讀歷史,都可答一二,日本侵華基本上是常識,有誰不知?考試時間有限,考生作答亦講策略,若選擇先詳答此題,再答第一條,後者草草答過就得收工,比起先答第一題的人,取消試題對這群考生來說可謂欲哭無淚。况且香港入大學競爭激烈,少粒星也關鍵,取消一條8分題,對成績等級可有顯著影響。

整個學界包括教育局及考試局,過去數月攜手合作,努力讓DSE能順利進行,當中大家都花了氣力,安排隔離區、撲口罩、保持座位距離……務求讓勤學多年的考生,能透過考核,將過去所學的成果展示出來。現時對考卷的攻擊,以致有取消試題的建議,有沒有考慮過對修讀歷史的考生有多大威脅?下星期尚有中史、地理等科目要進行考核,對修讀兩史一地的考生,又有多大的影響?取消出現問題的試題,在過往公開試的不同科目中,確有先例,均按既有機制而行。在考試及評卷完成後,當發現某些問題讓大部分考生理解錯誤,會刪除該題。那是在考試完結後處理的事,如果在處理機制內,經歷史教育等專家評估題目認為有問題、誤導性高,又或學生答到亂晒大籠、全部對日本歌功頌德,這樣是違反題目原意的話,大可取消,但不是這一刻,這一刻學生連試都未考完。另有說現在應公開題目的評分準則(marking scheme),我亦不贊成,這對考生影響很大,若此時考生一看評分準則,自覺答得不理想,接下來如何還有動力考試?

今天不少評論已由考評推演至日常教學,甚至教師操守。事件發酵數天,試題處理仍未有共識,更不知如何推論至此。所有老師在教授相關課題時,均大量引用釣魚台被侵佔、慰安婦被凌辱、三年零八個月的苦難歲月等等。考核不是日常教學,日常教學要讓學生認識所有歷史事實,若用公開試題目的量(3小時半)去評價教學的質(兩年多),是極粗疏的邏輯推論,對老師並不公允。

(中學校長會前主席李雪英,1984至2000年間曾任教中一至中七各級歷史科)

文//曾曉玲

編輯//王俊杰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