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

貓界網絡讀劇 共憶社會運動

【明報專訊】有危便有機,城市停擺,劇院關閉,演出要繼續,也得另覓方法。

網上直播演出也不是新鮮事,當社交距離成新規條,互聯網便成了聯繫彼此的安全通道。這次換上貓兒做主角,與你談談香港過去一年的種種經歷。原來貓兒也在關心社會,只是不讓主人們知道。

文:林喜兒

《七個愚笨奴才》的策劃陳偉基(Felix),於4月已辦過一次網上劇場,帶來甄拔濤編劇及導演的《如何向外星人介紹瘟疫下的香港人感情生活》。這次形式一樣,利用網上會議通訊軟件演出,「就是踢人入會,進入一個網上私人會議空間,一格格的。當時感覺這樣面對面好像有點尷尬,想到如果大家抱着一隻貓上鏡又會是怎樣」。

抱貓上鏡 隨時群貓亂跳

Felix與另一參與讀劇演出的演員曾棱尉都是養貓一族。「我們想到在疫症蔓延時,其實貓也受苦。牠們也關心世界,因為擔心主人能否到街上買罐罐(貓罐頭)給牠們,所以家中的貓一路以來也關心香港發生的事。以貓做主題,其實是用另一種形式去談社會事件;其實劇場這種藝術形式,正是用一種有距離、迂迴的方式去說一件事,不是批評或提供答案,而是呈現某一種情况,讓觀眾去對應自己的生活。」

在上次的網上劇場,觀眾可選擇不開啟鏡頭,這次參與則須抱着貓上鏡,而演出也會放到YouTube,觀眾可付款觀看,所得款項扣除演出開支後,將給予各出鏡的「貓主子」最少一個罐罐。Felix說希望大家都有付出。「演員會抱着貓讀劇,我們也想到要讓貓乖乖坐在鏡頭前也是很大考驗,所以如何控制也是流程之一,隨時會出現群貓亂跳的場面。」

讀劇演出改編自英國劇作家Caryl Churchill的劇作《七個猶太小孩》,以貓與貓討論人類的角度。「貓咪們在討論,說不要告訴主人外面發生什麼事。其實貓的討論內容是過去一年香港發生的事,我們不是針對更不是消費社會運動,只是我有一個很強的信念,就是這些事情發生了,你參與了多少,有多少強烈感覺……香港市民不能釋懷,不開心的情緒一直被壓抑着。而劇場正是一個地方,通過演出,讓演員和觀眾抒發感情。」Felix說劇場不是說一句香港加油,或只是重現事件,最重要是分享和釋放情緒。

社運改變港人藝術追求

經歷去年的反修例運動,今年又遇上疫症爆發,現今的劇場還有什麼作用?在英國進修的Felix去年回港,直覺香港的劇場正在轉變。「在我離開前,總覺香港的劇場跟社會沒多大關係,觀眾要花很多氣力進入劇場世界。然而社會運動的爆發,不止帶來政治上的影響,還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政治立場強化,看事物的方式也不同。例如從前香港人看戰爭片,看到示威場面,只會着重那些特技是否逼真;如今卻會看內在的精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這是對生活對藝術有要求的表現。大家會思考自己在看什麼,而不是隨意扭開電視管她播什麼便看什麼。而不能否認的是,不理政治立場如何,大家也用不同形式去關心社會,不論是正面還是負面。而關心社會也就是對身邊事物有感覺的表現。」

Felix認為要人參與藝術,首先需要這班人對身邊事物有感覺,才會把社會的關心轉化成藝術的追求,或是尋找更加貼近生活的藝術創作,他們又覺得自己值得擁有具質素的娛樂,否則生活就只是吃飯和睡覺。「這也是令我們劇場人想創作更多不同形式藝術的原因,希望更貼近時代,與觀眾有更好的溝通。」

七個愚笨奴才

日期:5月16日(明日)

時間:晚上8:30(香港時間)

詳情:粵語演出,約15至20分鐘,之後將設貓界討論會

登入:演出前3小時將發出登入Webex系統/YouTube link資訊,晚上8:00將開放給觀眾入內測試

收費: A類貓觀眾免費觀看但貓兒需要全程見樣(90名,額滿即止)

B類觀摩觀眾,最低付費30港元/120新台幣/3英鎊;歡迎額外捐款,所得款項將扣除演出開支後,希望能夠給予各出鏡的貓主子最少一個罐罐,以表謝意

網址:bit.ly/3dClLju

查詢:felixchan@reframetheatre.com

編輯/李東阳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