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未來城市:給南區劏房孩子一張變形碌架牀 有牀有椅有私隱

【明報專訊】晚飯後,10歲的哥哥在閣樓爬上爬下嬉鬧,5歲妹妹在長椅摟住爸媽嚷着要看電視。時光荏苒,這對小兄妹長成青少年,各自需要獨處小天地。媽媽反倒舒一口氣:「我們不想孩子長大後仍舊與我們一起睡覺呢。」

港大建築系學生設計了一張陪伴小兄妹長大的睡牀,固定的上鋪睡牀,讓哥哥在需要時拉上布簾打機、溫習。下鋪睡牀既可拉出來做長椅,讓家人相聚聊天,亦可打橫收進牀架,讓妹妹靜靜休息。

茶樓廚房變劏房

昔日有些香港舊式茶樓的廚房和客層分開兩層,中間利用小型運菜機或人手傳菜。而香港仔田灣這幢樓高13層的商住兩用大廈,在1980年代,地下3層亦曾是舊式茶樓,1、2樓是客層,3樓則是設有男女廁的大廚房。而港大建築系學生在2017年到訪時,大廈地下已變成書店、便利店和食肆,茶樓結業的時間已無法考究,3樓廚房亦被一劏為八。

今次改造的劏房單位位於3樓西南面一隅,面積約160呎,住了一家四口。於改造計劃進行期間,任職港大研究助理的建築師鄭兆泰說,原先這家人住在同區另一間劏房,其後因為親戚介紹搬到現址。學生團隊跟着這家人搬家,從零開始設計新居。

1小時完成安裝

因為單位樓底高,因此媽媽找來師傅在屋內建造一個閣樓。學生團隊就提議幫他們在閣樓之下增添一張變形碌架牀,令閣樓、上鋪與下鋪合共設3個牀位。單位算得上方正,在牀架前方還可以張開方形摺桌食飯和做功課。

團隊汲取了以往的改造劏房經驗,今次的牀架設計得較為輕巧,當日只花約69分鐘即完成安裝。鄭兆泰笑說,還記得這位媽媽很健談,有時還會幫鄰居剪頭髮掙些錢。「這個單位都幾有趣,幾乎整層樓都是互相認識的同鄉或親戚,所有單位門口都貼了同一對黃色符,不知是不是當地的習俗?」之後,他們再次上門家訪,發現一家人都幾滿意這個牀架的設計。

社工靠洗樓接觸劏房戶

每一次學生探訪劏房家庭都會有社工陪同,當時有份參與計劃的前任明愛香港仔社區中心督導主任朱峯接受電話訪問時說,南區劏房主要集中在香港仔、田灣和鴨脷洲的唐樓,而田灣劏房則主要在登豐街、田灣街和嘉禾街一帶。其中不少南區劏房戶都是內地來港的夫婦和新移民,他們大多都正在輪候公屋。

由於劏房戶家中未必有電視,故缺少接收資訊的渠道,因此社工需要靠洗樓,即逐家逐戶拍門和派傳單去接觸劏房戶。雖然朱峯坦承這次改造劏房計劃中,部分家俬做得並不完美,因為學生和社工都沒有類似經驗,但他感受到每次受惠的劏房戶都是由衷感謝和感到好開心,因為知道有人關心他們,而且設法嘗試改善他們的生活。

鄭兆泰亦欣慰道,自己成長於單親家庭,經常往社區中心跑,小時候亦曾得到很多社工幫忙,了解到原來香港有一班人會因為想幫助他人而生存。又因為小時候經常和媽媽姐姐逛商場,她們購物,他看商場,於是早在中一已經決定要做建築師,想成為一個專業人士後回饋社會。

◆個案三

居民狀况:四口之家,一對夫婦,一個10歲兒子和一個5歲女兒

單位面積:160平方呎

建築狀况:原本1、2樓是茶樓,3樓廚房;其後2、3樓被改為劏房

劏房狀况:單位位於3樓,一劏八戶

地理位置:香港仔田灣

存在問題:睡眠空間不足、沒有善用高樓底

◆單位架構

‧客廳136呎,門口正面放有煮食爐頭;獨立廁所23呎

‧2017年租金約為4500元

‧單位坐向:西南方向

◆團隊

主持教授:杜鵑

參與團隊:鄭兆泰、孫偉僖

參與學生:趙芷澄、李家瑩

參與機構:香港大學城市生態設計研究室;明愛香港仔社區中心

■閣樓下變形牀

學生為這家人設計單位,媽媽需自行出錢找師傅建造閣樓,學生則免費製造閣樓下的變形牀。

Stage 1

哥哥:10歲;妹妹:5歲

孩子們仍緊密依戀父母,為騰出更多空間供每天晚飯後的家庭活動,下層牀鋪用作聚會的梳化。

Stage 2

哥哥:13歲;妹妹:8歲

哥哥成為青少年,妹妹仍是小孩。哥哥需要有私人的學習和休息空間。L型佈局中,上鋪成為哥哥私人空間,下鋪仍然用作家庭聚會或母女休閒娛樂空間。

Stage 3

哥哥:16歲;妹妹:11歲

妹妹都成為青少年,兄妹都需要更多私人空間,在I型佈置中雙層牀拉上布簾後,變成兩個獨立的空間。

■設計策略:下鋪拉出拉入 變身長椅或收納

初訪家庭,哥哥10歲,妹妹5歲,每天晚飯後一家四口相聚聊天。為騰出更多空間供家庭活動,牀架可用L型佈局,下鋪拉出來作為長椅,而牀架下方空間即可用作儲物空間,上鋪成為哥哥的私人空間。

孩子漸長,小兄妹將成為青少年,他倆都需要更多私人空間。此時可將下鋪放回牀架,形成I型佈局,拉上布簾後,雙層牀變成兩個獨立空間供兄妹各自學習和休息。

【改造劏房系列之三‧系列完】

文//彭麗芳

圖 // 受訪者提供

編輯 // 蔡曉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