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5期

Happy Pa Ma

網上教學:視像實時授課 師生互動 多聽多講

【明報專訊】受新冠病毒影響,全港學校被迫停課,卻催化了電子學習的發展。過去一個多月,上至大學,下至幼稚園,都紛紛採用不同形式的網上教學,落實教育局「停課不停學」的呼籲。師生要突然改變傳統的教學與學習模式,有什麼困難?如何克服?總結這些經驗,可作日後優化電子教學和自主學習的參考。

文︰沈雅詩、許朝茵

打從2月下旬開始,位於大埔的三水同鄉會禤景榮學校每天都非常熱鬧,師生你一言我一語,劃破了寂靜多時的校園。「齊齊洗手捽捽下,捽啲手指捽啲罅……」學生輔導教師張麗珊播放着YouTube短片,帶領四年級全體學生邊做動作邊合唱近期大熱的麥兜《20秒洗手歌》,笑聲此起彼落;另一個課室,又隱約傳來小孩子朗讀課文的聲音,「一隻鳥,兩片雲,三座碼頭,四隻船……」原來中文科教師王燕珊,正和1D班的學生,重溫量詞的用法。聽着聽着,另一個班房傳來牧童笛聲,推門而入,是音樂科教師陳詠棋向三年級學生示範如何吹奏牧童笛。

恐跨境生難來港 迫切開展視像教學

雖然教育局宣布全港學校停課,但禤景榮學校早已「復課」,只是學生不用回校,由教師使用雲端視像會議軟件Zoom來授課。校長李小寶不諱言,這次創新的安排,是受環境所迫,「我的學校,過半數以上的學生都是跨境生,即使教育局說最早4月20日復課,但如果內地疫情持續,他們還是來不到香港的,實在有迫切性要盡早開展視像實時教學」。

作為語文科教師,王燕珊的擔憂來得更實在,「我們的內地生多說普通話,從開學初期,我需要跟他們用普通話溝通,到後來,他們已經可以用廣東話上課,進步是很大的。怎知現在突然停課,我很擔心他們又會在家說回普通話、家鄉話。事實上,早前我請同學錄音朗讀課文,我發覺他們的粵語發音確實差了」。

上午3節課 下午輪流練英語會話

說起電子學習,禤景榮學校從來都不是先導,甚至可說是「輸在起跑線」,「以往我們也沒怎推電子學習,翻轉課堂亦少做」。由無到有,且在大半個月內極速「上馬」,李小寶說,全體教職員,以至家長、學生都需要齊齊「落水」,缺一不可!

她表示,資訊科技(IT)組的角色固然重要,由物色兩地都合用的網絡平台、軟件,到提供種種技術支援, IT組功不可沒,但李小寶強調,若沒有班主任的協力,亦難以成事,「在推行視像實時授課前,各班班主任都花了很多時間,逐一致電學生,了解他們家中有沒有電腦設施、能否上網。之後,又在WeChat群組指導家長、學生怎樣使用Zoom,還要再每天提醒學生準時上課」。

目前校方暫安排學生每天上午上3節課,每節30分鐘;下午則輪流跟外籍教師練習英語會話。每天學生平均出席率約有95%,李小寶對此感到滿意。「最初有部分學生沒有電腦、沒有手機,連Wi-Fi網絡也沒有,我們迅速找機構借來25部平板電腦、Wi-Fi蛋,想辦法支援他們。」惟由於有少數內地學生仍身處鄉下,對外通訊有困難,校方稍後將安排他們補課,追回進度。

難即時回饋 掌握進度不及面授

禤景榮學校「復課」近3星期,運作漸見暢順,但原來當初亦有不少「蝦碌」場面,「最初幾次,同學們興奮得忘記所有課堂常規,不時交談,見到軟件上有互動白板功能,又紛紛在屏幕上亂畫一通,都幾失控」。說起初期的混亂情况,數學科科主任吳家豪也忍俊不禁。

總結經驗,該校大部分教師也認為,在停課期間,視像授課可發揮一定作用,但卻非「無敵」。吳家豪以數學科為例,「平日若遇見個別學生在算式上有困難,我會走到他身邊,執起筆,逐個步驟列出來給他看,但網上教學在這方面就會有少許失色」。另一名數學科教師刁頌殷補充:「平日上數學堂,我可以立即請學生試做,那便知道他們究竟是否明白,但現在用Zoom上課,很難做到即時回饋。另一方面,學生人數眾多,我也無法透過屏幕看到所有人的反應,對於掌握學生是否完全學會,信心不及面授課堂大。」

■家長心聲

「復課」免躲懶 調節作息

譚先生的兒子Oscar在禤景榮學校念小一,他很支持學校用Zoom授課,「比起停課初期,只是睇教學影片,現在Oscar可以跟教師、同學一起討論,互動大很多」。同時亦有助重新調節孩子的作息時間,「始終停課久了,小朋友會有點惰性。但現在網上實時9:40上課,Oscar便不能再賴牀,最遲8:30要梳洗吃早餐,讓他有重新上學的感覺」。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85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