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圖文城市

【明報專訊】昨夜(1月22日)朋友P去荔枝角收押所外聲援獄中義士,回來她說:「滿滿的人群,跟裏面的手足一起過年。仍會對裏面的朋友有滿滿的愧疚,但起碼呢種愧疚唔孤單……很怕有日自己也會遺忘手足。」這刻我才想起W這封信,很愧疚!我竟然這麼輕易就忘記手足!恐怕有日運動完了,各人各自回到原來的世界,你我之間就像戀人分手後在街上撞面,不知所措。除非我們留有一同的傷痕,才能一同帶住悲傷把理想守護下去,當血、哀和命織成結印,香港人復仇的意志一致,就不會再有囚中或囚外和理非和勇武的分別,只有抗爭和革命!香港人,忘掉過去,我們一起往前行吧!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