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藏在花婆婆後花園的春天

【明報專訊】春暖花開。花婆婆的後花園種滿了不同的花,適逢時節都開得特別燦爛,樹叢間掛滿了她的畫,有人有鳥有走獸但最多的還是花,她喜歡畫花,她說:「因為花養活了我一家人,要畫花感謝花!」花婆婆只有幾支畫筆和油漆,每晚她都會推着手推車,很慢步行到村口的收集站揀選環保物料,再推回後園繪畫,有時我夜歸都會在路旁跟她寒暄幾句。八十八歲的花婆婆視力漸漸退化,她的筆觸愈見粗獷,畫幅愈畫愈大(年初她在村口畫了三幅約10×3米的壁畫賀年),顏色卻愈來愈鮮艷。過年前有一個晚上我又在路上遇見她,代編輯問她可否為《明報》讀者畫一張鼠年賀年畫?她沒答應,只帶我到她後花園,在一大堆木板和膠袋中揭開一張高過她的畫,她說:「你睇呢張得唔得?」原來她每年過年前都會畫幾張新畫擺在後園,讓拜年的親友來欣賞一番。大紅花盆上寫着「大吉大利」,金黃色的桔仔幾乎堆滿整個畫面,每一粒都是她一個祝福印記,多到滿溢。但我見到的不止財富,而是熊熊的生命力:生存生育生產樂天知命逆境自強意志力創造力活力,這是花婆婆的人生。看花婆婆的畫就是在畫面上看她的生命力如何在本來年老虛弱色衰的身心內爆發出來,她就如桔盆中精靈的老鼠,四處亂竄尋覓食物。反轉是另一幅梅花圖,繁花似錦,每片花瓣都畫得極細膩,花開富貴,最少新年頭我們應抱點夢想和希望。最後我問花婆婆有冇幾句想跟讀者祝賀,她說了幾次:「健康健康最緊要大家健康,平安平安最緊要大家平安!」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