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在大學教植物學:番石榴之惑

【明報專訊】「教授,你講解的『留下石頭』,真可謂『一字萬金!』」一個德高望重的專家從聽眾席中站起來說。我以為他講的只是捧場的客氣話,所以笑着隨口回應說:「不敢當,不敢當!如果報社在考慮稿酬時像您這樣評價就好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