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6期

Happy Pa Ma

下一篇
上一篇

親子筆陣.小學雞媽媽:Jojo Rabbit的人性勝利法

【明報專訊】電影用喜劇調調來說納粹和孩子的故事,《陽光兔仔兵》(Jojo Rabbit)不是頭一次,也不是最深刻一次。大概很多人像我那樣,第一部便想到廿年前的《一個快樂的傳說》。那是我的悲喜劇啟蒙——瘋狂但溫柔,誇張同時誠懇,一面笑出眼淚一面痛得椎心。Jojo Rabbit沒那麼神,但足教人神往。導演(也是編劇)親自上陣飾演只得10歲智商的「希特勒」(其實是小男主角Jojo的幻想朋友),那是神來之筆,但兩個女角也着實精彩。

Thomasin McKenzie演繹的猶太少女Elsa,不止是驚恐的受傷小兔。被Jojo發現藏身所在的一幕,她強悍又憤怒,身處對家主場,卻以復仇女姿態佔盡上風,連手指關節都在示威。後來聽到失聯小男友的消息,她明知虛構,卻依然傷心得像片秋葉,一下子被掃到牆角。聽Rosie說怎樣才算活過女人的生命時,她的年輕臉龐一下子擦亮了。待遇上真正危險,她孤注一擲一如亡命賭徒。每個層次都動人。

信奉快樂 不奉行裝睡

可是打動我最深的,卻是Scarlett Johansson演的單親媽媽Rosie。沒她,便沒故事了。Rosie唯一的兒子是狂熱的納粹追隨者,她卻在他眼底下把猶太少女藏進屋裏。母子倆政見相反(其實Jojo那套談不上政見,只是對獲得團體肯定的熾熱幻想),親子相處的地雷多的是,但媽媽每次出場都四両撥千斤,帶來奇特的幽默氛圍。母子晚餐2人變4人那幕,尤其精彩。

她的話常常樂觀得可以,譬如:即使亂世也不能剝奪一個生命尋找快樂的權利。這對白倘若出自另一人口中,很容易落得蒼白而空洞,像「和理非」常被詬病的「快樂抗爭」。可是配上Johansson嘴角戲謔的微笑,卻彷彿產生了一種令人入魔的神奇能量,教人相信它底下是人生五味煉出來的果子,有着豐厚底蘊。事實是Rosie不簡單,她信奉快樂,但不奉行裝睡。某回經過廣場,看到一排被吊死的人的腳,Jojo「Yuck」的一聲別過臉去,Rosie頭一次露出嚴肅神色,伸手把他的頭扳回來直視暴行。

Jojo問:What have they done? (他們犯了什麼事?)Rosie答:They've done what they can.(他們已經竭盡所能。)

認識「敵人」 打破當權者妖魔化操控

導演把戲標籤為anti-hate satire(反仇恨諷刺劇),說:「來到2019年,我們還要用電影來解說納粹很糟糕,這件事本身就夠慘。」用仇恨洗腦的教育、受人膜拜的無上權威、撕裂的兩代之間……既然大半世紀以前的歷史大教訓今日依然適用,那麼我們不妨從戲裏多帶走一個重要信息:請從認識一個「敵人」開始,讓人看到人,打破當權者妖魔化的操控。這才是人性得以勝利的不二法門。

文:蘇美智

作者簡介:家有兩隻「小學雞」,心願是在人人愁着臉當爸媽的年代,努力做好相信孩子的樂媽媽。作品包括《外傭——住在家中的陌生人》、《壹家傻蛋》、《我們的同志孩子》、《死在香港——流眼淚》(合著)。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76期]

相關字詞﹕納粹 和理非 希特勒 一個快樂的傳說 陽光兔仔兵 名人KOL 蘇美智 小學雞媽媽

上 / 下一篇新聞